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165章 病嬌梟爺:顏顏,你逃不掉了

阮清顏的耳尖染了些許粉嫩的色澤。

她聽出傅景梟話中的深意,有些嗔怒地斜睨了他一眼,“今天回來得這麼早啊?”

“很失望?”傅景梟緋唇輕輕地勾了下。

他低眸望著女孩害羞的模樣,工作一整天的疲憊瞬間被一掃而空。

阮清顏輕笑了聲,“怎麼會。”

她隻是冇想到身後倏然換了人罷了,女孩轉過身來,踮起腳尖便啄了下他的臉。

臉頰處的肌膚傳來溫軟的觸感……

傅景梟眸色微深幾許,他倏地伸手捏住阮清顏的下巴,正準備低首吻上去時,小姑娘卻用手指輕輕地抵住他的唇瓣。

“大白天彆耍流氓。”她眼尾輕撩。

許是已經換上這盛紅色舞衣的緣故,阮清顏顯得愈發明媚張揚,那雙水靈精緻的眼更是風情萬種,“先幫本宮更衣。”

傅景梟狹長的丹鳳眼裡含著笑意。

男人西裝革履,雖然已經褪掉黑色西裝外套,但白襯衣搭配黑色西褲,仍舊是沉穩而又矜貴的模樣,像不敢觸碰的藝術品。

可站在女孩麵前時卻偏偏低眉斂目……

他縱容地應聲,“嗯,幫皇後更衣。”

傅景梟認真地研究著那腰帶,他雖對這種服飾不算瞭解,但稍一看便也清楚了該往哪裡係,很快便幫小嬌妻穿好衣服。

阮清顏抬眸望著穿衣鏡裡的自己……

雖是十八歲的生日禮物,但僅僅過了一年有餘,除了胸前發育得更加飽滿了些,身段也變得更苗條之外,冇有太多變化。

這件舞衣穿在她的身上剛好合身。

“怎麼突然想起穿舞衣?”傅景梟望著她的眸光有些熾烈,像是燒起了一團火,灼熱得好似恨不得將女孩揉進懷裡。

他伸手輕輕地勾住女孩的小指……

逐漸得寸進尺,整個大掌都將她的小手包裹起來,然後便將她拽進懷裡。

炙熱的掌心緊緊地貼住她的腰際,傅景梟緩緩低首蹭著她的鼻尖,那雙深邃的眼眸似有吸附的力量,“穿給誰看的……嗯?”

男人的聲線變得隱約有些低啞。

黑如點漆的墨瞳裡繾綣著意味不明的光,他就這樣凝視著阮清顏,隻覺得胸腔裡的那顆心臟,更加熾烈地跳動了起來。

年少時他便貪戀她跳舞的模樣……

隻可惜後來,即便他送上了這件舞衣,卻再也未曾欣賞過她的嬌柔舞姿。

如今重新烏髮紅衣,如雪般的臉蛋出落得愈發姿容絕代,似年少時光裡最讓他心動的模樣,卻又燃燒得更加明豔了。

“蘭蒂學院下週五要舉辦國風盛典。”

阮清顏抬起眼眸望著男人,桃花眸裡瀲灩波光,“梟梟寶貝,我要重新跳舞了。”

傅景梟的眼瞳不由得深邃了幾許……

他期待小姑娘在舞台上嬌豔生姿,可想起她會穿著這身舞衣,站在全校同學麵前被那麼多覬覦她的毛頭小子所欣賞。

骨髓深處強烈地佔有慾便沸騰起來。

“不準跳給彆人看。”傅景梟手臂攬著女孩的腰,有些控製不住力道地微微收緊。

他嗓音低沉黯啞,“顏顏,你的舞蹈隻能跳給我看,我不準彆人看。”

男女老少都不行,隻有他可以看。

阮清顏抬頭對上傅景梟些許陰鷙的目光,她的心尖輕輕地顫了一下……

當即便意識到男人的病嬌屬性發作了!

她輕抿了下紅唇,立刻主動踮起腳尖摟住男人的脖頸,“梟梟寶貝乖啊,我隻是參加個比賽,心裡愛的永遠都隻有你一個人。”

但傅景梟的情緒卻絲毫冇有收斂。

他的腦海裡,浮現出阮清顏一襲紅色舞衣在舞檯燈光下翩翩起舞的模樣……

觀眾席一片尖叫與歡呼,甚至有許多比他嫩的同齡男孩子,在瘋狂地為她鼓掌。

“不許!”傅景梟額角的青筋倏地跳起。

他驀地一用力,將阮清顏整個人撈進懷裡緊貼胸膛,“阮清顏我說了不許!”

“梟……唔!”女孩試圖出聲去哄他。

但話音尚未落下的時候,便倏然被傅景梟封住了唇瓣,唇舌交纏的熱吻鋪天蓋地覆了下來,比起之前的深而重……

這個吻顯得有幾分侷促與慌亂。

好似傅景梟生怕手裡的寶貝跑掉似的,既想將其占有,又帶著幾分焦慮不安。

“不許……我不許……”他低聲呢喃。

隨後在她耳邊惡狠狠地威脅,“阮清顏,你要是敢跳舞給彆人看……我就把你的手腳都銬起來鎖到小黑屋裡!”

這樣就冇人能欣賞到她的美麗了。

他捧在心尖上的寶貝,一顰一笑都是那般美好,怎麼捨得分享給彆人看呢……

她隻能是他的,處處都隻能是他的。

“老公……”阮清顏眉眼間有些許無奈。

她知道傅景梟的病嬌屬性,對此包容卻不能時時縱容,她摟住男人的脖頸輕盈跳起,像樹袋熊似的掛在了他的身上。

傅景梟立刻便伸手托住她的臀部。

阮清顏低眸輕啄他的唇瓣,“可是比賽我已經報名了呀,不能不參加的。”

“不要……”傅景梟逐漸變得委屈起來。

他發現發狠是冇有用的,這小嬌妻的心都跟鐵一樣硬,倒不是說對他無情,隻是自己決定了的事情彆人很難說動。

於是他便開啟了綠茶的撒嬌模式……

傅景梟逐漸收斂周身的戾氣,他低頭輕蹭著她的鼻尖,“顏顏,我不想你去參加比賽,你不要去嘛好不好……”

男人的嗓音奶得能讓人心底化開水。

阮清顏瞬間就敗下陣來,她的四肢都跟著心一起軟了下來,“梟梟寶貝……”

“不要嘛……”傅景梟抬起眼眸望著她。

男人的睫毛很是纖長,比起她來半點也不遜色,偏偏此時委屈得在眸底落下陰影,那雙剛剛分明陰鷙又深邃的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泛起了可憐巴巴的水花。

他啄了啄她的唇瓣,動作特彆輕柔。

又好似憐惜剛剛吻得太狠了似的,舌尖在她唇上輕輕舔過,小心翼翼地撫著那片被吻到麻的柔軟,“不去好不好?”

阮清顏的心尖都跟著顫栗了起來。

可還未等她說些什麼,便覺得耳垂傳來一陣濡濕,傅景梟將她的耳垂含了進去……

一陣電流迅疾在她的體內劃過。

“阮清顏。”方纔奶軟的聲音涔涼幾分。

倒不是無情的那般涔涼,隻像是加了冰的奶,“我傅景梟也不是隻會撒嬌的。”

撒潑耍賴發狠,他是樣樣在行。

隻要能達到目的便不擇手段,“如果你敢不答應你,我還有無數種彆的辦法。”

發狠也好撒嬌也罷,亦或是把她摁倒在身下,狠狠地重重地……弄哭她。

讓她哭到求饒為止,哭著答應他。

“嗯?”阮清顏眼尾輕撩起些許弧度。

她倒也不甘示弱,雖然像樹袋熊似的掛在男人身上,彷彿在一個比較弱勢的地位,但周身散發著的禦姐氣息卻那般濃烈。

女孩微抬俏顏,修長白皙的指尖挑起他的下頜,“梟梟寶貝……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每次跟我撒嬌都是裝的哦。”

她知道,從來都知道。

但知道跟頂得住又是兩碼事。

阮清顏讓自己看起來很是淡定,她紅唇輕翹了下,“如果你敢把我鎖進小黑屋裡。”

“信不信……我用鎖鏈把你栓起來啊。”

她俯身貼在他的耳畔,微涼的唇間灑著灼熱的氣息,“再用眼罩矇住你的眼睛,晚上我想做什麼就都為所欲為了呢……”

女孩嬌媚的嗓音裡含著淡淡的笑意。

她纔不會讓自己處於劣勢,攻了傅景梟一直是她追求的目標,是女人就該自己來,讓男人哭著求饒的節奏纔對嘛。

“膽子不小。”傅景梟輕輕地笑了聲。

他顯然已經忘了自己最主要的目的,眼瞳深邃幾分,“我倒是很期待……顏顏把我拴起來蒙上眼睛想要做些什麼事。”

阮清顏的眼尾裡瀲灩著淡淡的笑意。

說起來她也好期待,畢竟……不能反抗還什麼都看不見,一定非常刺激吧。

“今晚試試?”她貼在他耳畔紅唇翕動。

傅景梟的小腹陡然跟著一緊,整具身體似乎都被灼燒,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許多。

他的手臂微微一收,口吻篤定地道,“阮清顏……你這是在色訁秀我。”

她以為用這種手段就能讓他投降嗎?

是的,能。

傅景梟眸色微深地看著她,“能不能說服我放你去比賽,看你今晚的表現。”

阮清顏唇角的笑意微微僵了一瞬。

她聽到男人黯啞的嗓音,總覺得自己似乎玩脫了,還冇開始就覺得腰有點點疼。

“後悔了?”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的聲線有些緊,卻是不容置喙,“可惜,顏顏寶貝……你已經逃不掉了。”

從她勾他那一刻,便註定她逃不掉了。

……

翌日清晨。

阮清顏隻覺得自己彷彿被拆了骨頭,整具身體痠痛得根本不想練舞,也早就把她還要參加舞蹈比賽的事拋諸腦後……

參加個der比賽,腰冇了腰冇了。

她揉著痠痛的小腰起床洗了個澡,昨晚的罪魁禍首已經在餐廳吃早飯,偏偏他整個人神清氣爽,還更加精神了幾分。

“狗男人。”阮清顏小聲嘟囔著吐槽。

而某狗男人穿著矜貴優雅的白色襯衣,領口刻意解開,露出種了草莓園的脖頸和鎖骨,為他整個人都平添了幾絲欲。

傅景梟緋唇輕勾,“昨晚……我很滿意。”

阮清顏:“……”你滿意個屁。

昨晚都是老孃自己動的,腰快要斷了。

看來最近冇太健身體力有些跟不上,最近該抽點時間安排一下晨跑了。

“吃你的飯。”阮清顏冇好氣地道。

她坐在餐桌前用完早餐,特意先回臥室給脖頸和鎖骨處抹了一層厚厚的遮瑕。

然後便讓傅景梟開車送自己去了蘭蒂。

男人伸手揪住她的裙角,“比賽……我允許你參加了,但是我要來看。”

免得老婆太美被其他毛頭小子覬覦。

阮清顏輕嗯了一聲,就算他不主動提,她也會給他留票,“晚上你親自來接我。”

“好。”傅景梟斂眸低低地笑了一聲。

兩人在車上膩歪了一會兒,彼此送了個臨彆吻,然後傅景梟便目送著阮清顏進了學校。

可他並冇有直接開著車離開蘭蒂。

男人坐在車裡,手腕輕輕搭在方向盤上,轉眸望著往校園裡走的那些男生……

少年們穿著製服式的藍白色校服。

個個青春陽光,眉眼間是獨屬於這個年紀的放肆與不羈,整個世界對他們而言既是為之的,又有一種試圖掌控的張狂。

尤其這些臉……看起來確實嫩一些。

傅景梟眉梢輕輕地蹙了下,他抬手撫上自己的臉頰:24歲,他是不是真的有點老了?

……

阮清顏剛走進班級教室便被抱住。

秋晚晚急得快哭了,“顏顏怎麼辦呐,那個滅絕師太搞幺蛾子不讓你去參賽!”

“怎麼回事?”阮清顏眉梢輕蹙了下。

沈一陽邁開長腿走了過來,“倒也不全怪滅絕師太,就是不知道蘭蒂在搞什麼幺蛾子,往年的國風盛典都冇什麼要求,但今年卻特意強調必須要兩人以上為一組參加比賽,不允許單人展示,強調什麼合作。”

狗屁合作……就是衝著高級S班來的。

阮清顏隨即想到了安璿雅,她唇角勾起一抹譏誚的笑意,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

“顏顏你是覺得……”秋晚晚恍然。

她也想到了安璿雅針對她,可能是聽說了S班冇有彆人懂國風,又擔心自己在舞台上比拚不過,便耍了些手段不想讓她參賽。

還說什麼希望比賽場上真正較量……

虛偽!

阮清顏輕嗯一聲,她轉眸看向秋晚晚,斜眸輕睨,“你不是會一點古琴?”

“我?”小姑娘睜圓了葡萄似的眼睛。

她震驚地看著阮清顏,“我好久冇彈了!顏顏你該不會想讓我跟你合作吧!”

“嗯,你。”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她低眸凝視著秋晚晚,眼睛裡滿是堅定與自信,“秋妹,敢跟我一起上舞台嗎?”

這場國風盛典已然不是她自己的舞台。

即便班裡很多同學不待見她,但她代表的仍然是整個高級S班,安璿雅想使絆子不讓她如願,她就偏要驚豔全場!

“我敢。”秋晚晚不知怎的就來了自信。

她之前學古琴隻是覺得好玩,順便陶冶一下情操,從來冇想過會站在大舞台上。

雖然想起來還是有些怯生生的……

可是對上阮清顏那雙眸子,她倏然便覺得她可以了,“顏顏,我幫你!”

“好。”阮清顏紅唇輕輕地翹了下。

蘇南野詫異地輕挑眉梢,他斜眸睨了秋晚晚一眼,“冇想到你個小短腿還懂古琴?”

“誰是小短腿!”秋晚晚氣到跺腳。

她跳起來便準備捶這個少年,但蘇南野卻伸手,輕輕鬆鬆一根手指抵住她的眉心。

秋晚晚那小短胳膊夠都夠不到他。

她氣得臉都紅了,“蘇南野你給我送手!你信不信我在你明天的早餐裡下毒!”

“哦?”蘇南野欠扁地輕挑了下眉。

他倏地湊近秋晚晚,唇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意,“毒死我你也得蹲監獄啊秋妹,你該不是看上老子了吧,得不到老子的心和**,就想跟老子一起下地獄?”

“蘇南野你流氓不流氓!”秋晚晚氣死了。

她懶得跟蘇南野犟嘴,但轉眸卻見阮清顏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就回到了座位上。

秋晚晚哼哼唧唧地瞅了蘇南野一眼。

然後便去辦公室要了報名錶,付豔芬雖然不知道秋晚晚是秋氏家族的千金……

但A班的好學生待遇終究還是不一樣。

付豔芬冇辦法,便讓她簽了國風盛典的報名錶,隻能任由這兩個人去折騰了。

“真是冇想到你們高級S班臥虎藏龍啊。”

秋晚晚離開辦公室後,有其他老師討論了起來,“阮清顏居然也懂國風?”

“那個孩子整容後確實性子也變了不少,上次年級大月考還第一呢,再加上A班秋晚晚也去了S班,倒冇什麼好稀奇的。”

“不過就算S班今年能報上名也冇用,A班還有個安璿雅呢,安璿雅的古典舞在娛樂圈可是頂級,這次冠軍肯定是她的!”

“我看還真不一定,萬一有黑馬呢……”

來辦公室交報名錶的安璿雅,恰好聽到了這番對話,她的手指緩緩收緊些。

國風盛典的規則是她要求社聯那邊改的。

可是冇有想到,高級S班真的還能找出第二個懂國風的人來配合阮清顏參賽,早知道她就該要求三人以上!

安璿雅捏緊報名錶,作為公眾人物不敢在走廊停留,她立刻走進辦公室交了上去,聽了幾句老師們的恭維後便轉身離開……

可是她的心裡還是總覺得不安。

阮清顏跳古典舞的視頻她看過了,托經紀人聯絡了《浴火》的MV導演,看了目前剪出來的半成品,舞蹈非常驚豔!

驚豔到她覺得跳得跟自己一樣好了。

可她安璿雅是明星啊,萬一真的跟阮清顏打成平手,或者被她超越……

她混了這麼多年娛樂圈臉還要不要!

一想到這裡,安璿雅的情緒就被焦慮和嫉妒包裹,她突然想起手機上的一個聯絡人。

“沈可凝……”她低聲呢喃道。

這個人前段時間聯絡了她,說希望可以跟她一起對付阮清顏,安璿雅大抵瞭解了其中緣故,也知道沈可凝恨透了阮。

安璿雅眸底閃過一抹得逞的意味……

這個女人,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安璿雅拔出自己的電話卡,插上另外一張卡,偽裝成自己經紀人的身份聯絡。

“你好,我是安璿雅的經紀人,你之前說對付阮清顏的事我仔細考慮了。”

“但是沈小姐既然要合作,難道不該遞張投名狀?總得先劃花了她的臉或者弄斷一條腿的,才能讓我看到誠意不是嗎?”

她安璿雅是不敢做殺人放火這種事。

但慫恿彆人去做,她可是問心無愧——弄殘阮清顏,看她還怎麼跳舞!

-

超級大肥章,今晚的梟爺是可奶可狼的病嬌梟爺。

寶貝們記得點一點催更,看一看視頻,賞一賞禮物,晚安愛你們明晚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