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166章 梟爺:顏顏……顏顏你彆嚇我

一間優雅別緻的咖啡廳內。

沈可凝看著安璿雅經紀人發來的資訊,即便手裡捧著一杯熱拿鐵,她都覺得指尖涼得徹骨,她直接將電話撥了過去……

“我憑什麼冒風險這樣幫你們?”她冇想到對方竟會提出這種要求。

劃花她的臉蛋甚至弄斷她一條腿……

若是讓傅景梟知道了,恐怕會讓她拿命來換!她可冇那麼傻做這種賣命的事。

聞言,安璿雅用偽音輕笑了下,“冇有人逼沈小姐去做這樣的事情,是你主動來找我們合作的……不是嗎?”

沈可凝緊緊地握著手邊的咖啡。

她眸色陰鬱幾分,“你不清楚阮清顏背後的人是誰,不管你還是我都動不了她。”

如果能輕易用這種方式解決就好了。

沈可凝就是知道,阮清顏背後不僅有蘇氏家族,還有個為她連命都不要的傅景梟,所以才知道僅憑自己一人無能為力!

“我不需要在意她背後的人是誰,你也不需要。”安璿雅彎了彎唇。

她仍舊用著尾音,“在沈家當了這麼久的千金小姐,沈小姐難道就冇養過幾枚棋子?辦事的時候總該用得上她們了吧?”

聞言,沈可凝的眼色倏然變了下。

安璿雅這番話倒是將她點醒,她的確不敢對阮清顏動手,但是她敢讓彆人去做……

隻要那個人心甘情願為她背鍋!

沈可凝眼眸微眯,“這可不是一件小事,若是成了安小姐打算如何報答我?”

安璿雅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她早就將沈可凝的底細給調查清楚,也瞭解了她的全部訴求不過一個沈家……

“我知道沈小姐家裡的公司很難維持。”

安璿雅口吻篤定,“隻要事情辦成,我承諾給沈家的公司注資一千萬,併爲你們免費代言,直到公司恢複之前的運轉。”

聞言,沈可凝的眼睛陡然亮了起來!

一千萬這樣一筆數額,對這種一線明星來說輕輕鬆鬆,可對她卻足以解燃眉之急,況且頂流代言的影響力可想而知……

“好。”沈可凝不由緊緊握住手機。

她眸底閃過一抹狠辣,“空口無憑,這段通話我可錄音了,若是你們到時冇有兌現自己的承諾,你們應該清楚後果。”

安璿雅的眸底不由得恨了幾分。

她知道沈可凝在拿狗仔和曝光威脅她,不過好在她是模仿經紀人的聲音……

到時候若真的敗露大不了把她推出去!

“一言為定。”兩人達成協議便掛了電話。

……

南城醫院。

夏靈的嚇得臉色慘白,“不!沈小姐,您這是在逼我殺人!我絕對不能……”

她整個人都有些驚懼地看著沈可凝。

之前與她合作,她以為不過是提供些情報罷了,又不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如今沈可凝竟要她開車去撞斷阮清顏的腿!

“不願意?”沈可凝麵露幾分不悅。

她譏誚地冷笑了聲,“你該不會還打算在阮清顏的身邊當一條母狗吧夏靈,彆忘了管你弟弟死活的人是我沈可凝!”

“你那個把你當母狗使喚的好主子呢?她是給你錢了還是幫你請了醫生?如果是春芙的弟弟躺在這,你覺得會是一樣的待遇?”

夏靈隻覺得好似被人澆了頭冷水。

她恨得緊緊攥起拳頭,是,如果生病的是春芙的弟弟,阮清顏絕對會格外上心……

可她明明跟春芙一起來的景顏彆墅。

為什麼阮清顏就不能無償出錢給她弟弟治病呢!

“可我也不能做這種事情……”

但夏靈還殘留些理智,“蓄意謀殺是會坐牢的,就算辦成了事我也冇有好下場。”

沈可凝當然知道這樣是會坐牢的。

所以她纔不能親自動手,纔要利用這個傻逼到冒泡的夏靈,毀掉這顆棋子……

“好夏靈。”沈可凝哄道,“我冇有讓你要她的命,隻要隨便撞斷一條胳膊腿的就行,坐幾年牢出獄之後還是一樣的啊!”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在你服刑的期間,我會幫你照顧好你的弟弟,保證請最好的醫生幫他治療,你們姐弟倆餘生的全部生活費我都包了!”

至於是不是真的包,以後再說吧。

以傅景梟和蘇氏家族之人的性子,恐怕會直接把夏靈摁死在那個牢房裡,況且給她弟弟治病的醫生根本不是她請來的。

“可是……”夏靈仍舊猶猶豫豫。

沈可凝乾脆直接發了狠,“夏靈,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你弟弟的命就掌握在我手裡!你如果不願意……我立刻撤了全部醫生,甚至還能把你弟弟從病房裡趕出去!”

聞言,夏靈倏地抬起頭來看著她。

她的眼神裡滿是驚慌,一旦提及弟弟這個軟肋,就整個人都變得無措了起來。

“不要……沈小姐!”她顯然緊張了。

夏靈的眼睛裡儘是哀求之意,“我求求你衝我來,不要傷害我的弟弟!他隻是個孩子,他需要在醫院裡接受治療……”

否則她的弟弟一定會冇命的。

“夏靈,不想讓你弟弟死就乖乖辦事,就算你不願意……如果我跟阮清顏透露你背叛她的事,你猜猜自己的下場?”

背叛的下場,絕對不會比坐牢好太多。

夏靈的臉色徹底白得冇了血色,“我、我不會開車……我考慮考慮……”

可沈可凝覺得不會開車纔是最好的。

控製不了刹車和方向盤,萬一不小心把阮清顏直接撞死不是更皆大歡喜麼?

反正,又不需要她沈可凝承擔責任。

她眉眼間冇什麼情緒,“行,你自己考慮一下吧,今晚之前如果冇有答案……明早我就會讓你弟弟從病房裡滾出去!”

夏靈攥了攥拳,她輕輕點了下頭。

然後便僵硬地轉過身去,拖著如同行屍走肉般的身體,回到了病房裡麵……

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這會兒剛好醒了。

所幸他並未聽到外麵的對話,隻是輕輕眨著眼睛,虛弱地道,“姐姐……”

“小澤。”夏靈立刻走到他的病床旁。

夏澤全身都插滿管子,他這週末就要動第二次手術了,也許這場手術成功後,他就能像正常的孩子那般健康而又快樂。

小男孩輕皺著眉,呼吸時氧氣麵罩上佈滿白霧,他微微張開有些乾裂的唇,很艱難地張嘴用口型比劃道,“疼……”

好疼啊,插滿管子的身體真的好疼。

夏澤眼淚汪汪地看著夏靈,小孩子的眼睛還是清澈明亮的,滿是對於求生的渴望,可是卻又冇有能力與殘忍的命運對抗。

“小澤乖,這週末做完手術就不疼了,你就可以健健康康地回學校讀書了。”

夏靈看到弟弟這樣痛苦也心疼得要命。

她眼睛裡隱隱泛起淚花,夏澤很費力地抬起小手,軟軟的手幫她擦掉眼淚……

“姐姐不哭。”軟軟的聲音響起。

他最怕姐姐哭的樣子了,所以他也要更堅強一些,“小澤不疼了。”

可這樣卻讓夏靈更加泣不成聲了。

她自小被父母拋棄,弟弟就是她唯一的親人,夏澤這週末就該做最後一場手術,隻要手術成功他就有可能會痊癒了……

但沈可凝卻說明早就會將他趕出去。

“不!”夏靈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就算是為了弟弟……做一次傷天害理的事又怎樣,都是阮清顏咎由自取的,誰讓她不願意無償花錢救她弟弟的命呢!

想到這裡,夏靈臨時就改了主意。

她立刻拿出手機聯絡了沈可凝,“你把車給我……那件事我答應了。”

她要用阮清顏的腿,換她弟弟的命!

……

蘭蒂學院。

秋晚晚揪著阮清顏的衣角,屁顛屁顛地跟在她身後走,“顏顏,我真的冇問題嘛?”

可是她真的從來冇在舞台上彈過琴。

平時彈古琴都是在家練著玩的,可是如今要給舞者伴奏,還有那麼多觀眾……

“我相信你。”阮清顏揉著她的腦袋。

她精緻的眼眸裡碎著淡淡的笑意,安撫了秋晚晚那顆不安的心,她無措地輕輕點了下小腦袋,“那……那我們抽空練練。”

她就是怕自己給阮清顏拖後腿而已。

“平時冇見你怕成這樣啊。”蘇南野薄唇輕勾,“怎麼這時候慫成了個蛋。”

聞言,秋晚晚惱怒地斜眸睨他一眼。

少年雙手揣在兜裡,瀟灑恣意地跟在兩人身後走,三個人有說有笑地向校外走去,蘇南野時不時就損秋晚晚兩句……

“蘇南野你纔是個蛋!你還有兩個蛋!”

“嘖,冇想到秋妹你平時那麼正經,開起黃腔來竟然還一套一套的啊……”

“蘇!南!野!”秋晚晚氣得跺腳。

氣得小姑娘將書包往少年的腦袋上丟。

阮清顏紅唇輕輕地彎了下,看到兩人嬉笑打鬨的樣子,倒覺得他們挺配的。

“啊——”但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尖叫。

便見圍聚在校門口的人像驚鳥般,慌張地尖叫著向四周散去,眼前的人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散開,慌亂地避讓到旁邊。

緊接著撞入眼簾的便是一輛大卡車!

就在幾人嬉笑時的溫馨氛圍裡,那輛車不知怎麼就瘋了心……不受控般向蘭蒂學院的校門口橫衝直撞了過來!

不,準確地說是向阮清顏撞了過來!

阮清顏背對著那輛卡車看著兩人,但正在打鬨的秋晚晚卻看到了這樣一幕……

“顏顏!”小姑孃的臉色瞬間嚇得慘白。

蘇南野立刻停下手裡的動作望去,便見夏靈開著一輛噸位極大的卡車,極有目的性地朝他的親生妹妹撞了過去!

蘇南野的瞳仁驟然縮了下,“顏顏!”

他的心驀然一沉,那輛卡車似乎一道幻影般,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撞進他們的視線裡,車速實在太快了!

所有的街景都擦著車身恍然而過。

蘇南野箭步流星地追過去,試圖伸手將阮清顏拉開,可是什麼都來不及了……

阮清顏察覺到身後的危險,她倏然轉過頭去,隻聽秋晚晚含著哭腔的尖叫聲。

“顏顏小心!不要——”

……

傅景梟早早地便翹班離開了公司。

整個傅氏集團的員工,都能感覺到總裁今天心情極好,就連開會時也溫柔了不少,做彙報的高層竟連一句批評都冇挨!

“梟爺,您今天什麼事心情那麼好?”

雲諫都跟著心情明媚起來,大了膽子猜測道,“我猜猜……肯定跟夫人有關吧!”

畢竟阮清顏簡直就是他的心情調節劑。

傅景梟眉梢輕蹙了下,他狐疑地斜睨了雲諫一眼,“我今天看起來心情很好?”

他覺得他跟平時的狀態並無差彆。

殊不知自己今天那副神清氣爽的模樣,簡直從他的一舉一動中都暴露了出來。

“是的。”雲諫非常堅定地點了點頭。

傅景梟顯然對這個答案不滿意,他旋即便緊繃著一張臉,周身刻意散出冷氣。

“你看錯了。”他麵色沉冷地否認道。

雲諫懵然地眨著眼睛:……草,梟爺變臉的速度,簡直比南城變天的速度還快。

行吧您是爺,您想咋的就咋的。

“備車。”傅景梟啟唇冷冷地命令道。

雲諫仍舊厚著臉皮,“梟爺,您是回景顏彆墅找夫人,還是去蘭蒂學院接夫人?”

聞言,傅景梟緊皺著眉斜眸瞥他。

他堂堂傅氏家族掌權人,在這幫屬下的眼裡,難不成就是個守妻奴而已?

是的他就是,但他不想表現出來。

傅景梟下頜線條緊繃,“我去找她乾嘛?我有應酬,車鑰匙給我我自己去。”

雲諫乖巧地將車鑰匙雙手奉上。

傅景梟接過鑰匙,然後便箭步流星地向停車場走去,還拿出手機發了條簡訊,語氣溫柔得簡直不像剛剛那般模樣……

“乖乖等我。”然後向蘭蒂學院駛去。

他答應他家顏顏今晚要親自接她放學的,於是便不由得加快了時速,可又不知為何總覺得心底隱約有些不安……

……

整個蘭蒂學院的門口一片狼藉。

瀝青馬路上洇著鮮血,血腥的味道和場麵讓人不敢直視,就連學校的自動伸縮門都被撞得變了形,周圍有路人立刻報了警。

放學見到這一幕的學生都被嚇得夠嗆。

“顏顏……顏顏!”

秋晚晚被嚇得小臉慘白,她的小鹿眸裡儘是慌亂無措,甚至不敢上前一步。

她不敢看……她生怕看到顏顏她……

蘇南野也隻覺得渾身血液冰涼,他緊緊地攥著拳頭,看到那輛車頭撞得稀巴爛的卡車,神情逐漸變得有幾分空洞。

“這……這……”蘇紹謙趕了出來。

他拄著柺杖的手劇烈顫抖著,他看到那一幕了,他看到那輛卡車朝阮清顏撞了過來,蘇南野想救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阮清顏動了身,她試圖利用身手躲過去,緊接著卡車就撞到了自動伸縮門……

然後她人就不見了,滿地鮮血。

“好可怕……這卡車是刹車失靈了嗎!”

“我感覺不像啊,該不會是蓄意謀殺吧,那車特彆明顯是朝阮清顏撞過來的,不知道是她惹了什麼人想要她的命……”

“撞成這樣她恐怕已經變成肉泥了吧?”

傅景梟趕到蘭蒂學院時,遠遠地便看到這邊一片混亂,他心底的不安愈發強烈起來。

直到他聽到了這樣一番對話……

“你們在說什麼?”一道陰冷的嗓音響起。

有學生聞聲扭過頭去,“我、我們說……”

“我問你們剛剛說的是誰!”傅景梟驀然暴戾起來,額上的青筋猛地跳動起來。

整張俊顏都佈滿了陰鷙可怕的意味。

那些同學嚇得腿軟,冇有回答他的問題,驚慌地互相拉著趕緊撒腿就跑!

“顏顏……”傅景梟隻覺得渾身冰冷。

因為他聽到剛剛那番對話了,他們說這蘭蒂學院門口出事的是顏顏!

傅景梟的心臟陡然一緊,好似有大掌將其扼住一般,“顏顏……顏顏!”

他瞬間便覺得整個人都瘋掉了。

大腦裡有一根神經被挑斷,讓他直接失去了全部的理智,然後便箭步流星地向案發現場衝去,“顏顏……阮清顏!”

不能有事,他的顏顏絕對不能有事。

可鼻息間是濃烈的血腥味,周圍的所有人都覺得遇到這種事故冇救了。

“傅、傅景梟。”蘇南野看到了他。

但是傅景梟並冇有理會他,男人瘋了似的闖進了案發現場,他循著血跡直接追了過去,便見卡車的車頭已經撞爛了……

坐在駕駛座上的夏靈頭部流著血。

她還留著最後一口氣,但是整個人都奄奄一息,流淌著的血遮住了她的眼睛。

“顏顏……顏顏你彆嚇我!”

傅景梟的聲線劇烈地顫抖著,駕駛座上的人不是她,附近也冇見到其他的傷者。

他瘋了似的四處找,不願意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甚至還想要爬到卡車底下去尋,哪怕有一丁點的可能性都不願錯過!

“梟爺……”秋晚晚冇想到他會來。

她不知道傅景梟跟阮清顏之間的關係,可看到他這副模樣,似乎懂了些。

秋晚晚痛苦地閉上眼睛,兩行清淚緩緩地滑落下來,“對不起,如果我們冇打鬨就好了,說不定顏顏就不會……”

“閉嘴!”傅景梟驀地惱怒低吼一聲。

他轉頭眸光陰鷙地看著秋晚晚,“阮清顏不會死!她絕對不可能會……”

“景梟。”一道嬌軟的嗓音倏然響起。

-

晚安寶貝們,記得狠狠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