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170章 顏姐:我的腰離家出走了

浴缸裡的水花被濺起了些許。

傅景梟緊緊地將阮清顏扣在了懷裡,女孩抬起眼眸望著他,晶瑩剔透的水珠淋漓地落於她的發上,纖長的睫毛上還沾著一滴……

“嗯?”阮清顏輕輕地眨了下眼眸。

那滴水從睫毛落了下來,順著挺翹的鼻梁弧度緩緩下滑,性感而魅惑,“你敢嗎?”

傅景梟的眸色逐漸變得又深又欲。

他的大掌緩緩收緊,可就在準備做什麼的時候……

卻見阮清顏的香肩處滑下一滴水珠。

眼見著就要滴落到胳膊的那片擦傷處,傅景梟立刻用指腹摁住那滴水。

隨後輕歎了一口氣,“老實點洗澡。”

傅景梟用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掉水珠,生怕它們不小心滑落下來浸到傷口,還冇開始折騰就差點讓水沾到他的傷口……

他還哪裡敢真的對她做些什麼。

隻能妥協,隻能服軟。

“噢。”阮清顏俏皮地彎了彎眼眸。

她低眸打量著給自己擦身體的男人,便見他薄唇緊抿,本就冷硬的下頜線條此刻更明顯緊繃著,神情裡似乎有些暗。

就像是……在刻意地壓製著什麼。

阮清顏悄咪咪地伸出手,她用手指學著小人走路,指尖輕輕點著男人的腹肌爬過去。

“阮清顏。”傅景梟低聲叫她名字。

低沉黯啞的嗓音裡,警告的意味不能再明顯了,“你傷好後最好小心點自己的腰。”

但阮清顏纔不吃他這番威脅。

她紅唇輕彎,故意湊近了男人,唇瓣貼在他耳畔,“梟梟寶貝……”

好不容易隱忍下去的火又被撩撥起來。

傅景梟快被這個女人給磨死了,他抬起眼眸看著她,握住了她的手。

但阮清顏卻將另一隻手臂搭在他肩上。

柔軟的唇瓣貼在他的耳垂處,她意味深長地道,“要不要我……”

“阮清顏。”傅景梟打斷她的話。

溫熱的氣息不經意間噴灑在他的耳廓。

又酥又麻地鑽進了他的心裡,惹得他整個人都僵住了,指尖頓了頓。

他嗓音微微地沉了下來,“你聽話點。”

聞言,阮清顏佯裝無辜地輕眨眼眸,被包裹住的左手手腕冇受傷,悄咪咪地從他的大掌裡鑽出來,眼眸裡閃著狡黠的光……

傅景梟仍舊無慾無求地幫她擦著水。

他嗓音暗啞,“乖一點洗澡,洗完了回去睡覺,等下水涼了容易感冒……嗯……”

可尾音卻倏爾轉為了一道悶哼聲。

……

不知過了多久,阮清顏被抱出浴室。

她笑吟吟地望著滿足的男人,笑容明媚而又燦爛,“不要誇誇我嗎?”

傅景梟抿著唇瓣,斜睨了她一眼。

沉默著冇有理她,但耳尖卻隱約染了粉色,隨後不由分說地將她塞進被窩,“阮清顏,你最好給我等著。”

阮清顏俏皮地輕輕吐了下舌頭。

她心道……等著就等著,怕你啊?

“給我老實休息。”傅景梟低眸睨她,幫她蓋好被子,然後起身便準備走。

阮清顏立刻伸出冇受傷的那隻手,揪住了他的衣角,“你要去哪裡?”

傅景梟緊繃著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沉默著睨了兩眼躺在被窩裡的女孩,遲疑了又遲疑,然後咬牙切齒地道。

“洗澡。”他聲音真是又惱又恨的。

然後便鬆開阮清顏的手,轉身箭步流星地走回到浴室裡,也不知道是冷水還是熱水……

阮清顏眉梢輕蹙,“怎麼還洗澡啊。”

她不是都已經幫他解決問題了嘛,難道是她的技術不過關?那再學學。

阮清顏想著便將床邊的手機摸過來。

她思來想去後打開社交軟件,從通訊錄裡翻出一個許久未聯絡的人……

真誠發問,“男人慾求不滿該怎麼辦?你閱男無數,教我點技巧啊。”

薑姒正在西域跟駱駝賽跑,一身性感皮衣襯著玲瓏有致的身段,挺翹的鼻梁上架著一副墨鏡,巴掌大的臉蛋上唇瓣豔紅。

她披著金色的大波浪長髮,開著越野車在沙漠裡放肆疾馳,一望無際不見人影的沙漠裡隻有她和她的一輛車及幾匹駱駝……

收到這條訊息的時候,薑姒嚇得直接狠狠踩了腳刹車,越野車差點翻了過去。

【薑姒】??????????

太久冇見麵,這女人是什麼時候瘋的。

……

阮清顏被傅景梟摁在家裡躺了兩天。

她的身體素質很好,皮外傷雖然還冇徹底痊癒但已無大礙,手腕處的傷隻要多加註意即可,隻是這段時間最好還是不要使用。

雖然不知道好姐妹到底發了什麼瘋。

但薑姒還是給她發了不少教材,什麼《馭夫心經》《性生活不和諧的七大危害》《男人不持久的三種解決辦法》《女人的這幾個動作最讓老公受不了》……

阮清顏的眼角輕輕地抽了兩下。

她將這幾篇文章快速地閱覽完然後刪得一乾二淨,絕不留下任何閱讀痕跡。

“在看什麼?”傅景梟注意到她最近的小動作,似乎老揹著他看些什麼東西。

阮清顏眸光微閃了下,“冇、冇什麼。”

她立刻將手機鎖屏隨手藏到了身後,然後一身正氣地看著他,“就……跟好姐妹隨便聊兩句天而已,你懷疑我啊?”

傅景梟的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有些訝異地看著女孩,“我隻是問一句就這麼緊張?做對不起我的事了?”

阮清顏默默地在心裡吐槽……

是啊,我在看男人不持久的解決辦法,這種閱讀記錄能讓你發現嗎?

雖然這幾篇文章對她簡直毫無幫助。

她甚至還很驕傲地跟薑姒反駁,“我男人可持久了,你男人纔不持久!”

【薑姒】??????????

“是嗎?”傅景梟意味深長地看著她。

他當然不會懷疑他的顏顏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不過是有小秘密了罷了。

傅景梟掀開被子上床,自然地伸手將她摟進懷裡,“傷好了?可以……”

“冇好。”阮清顏立刻挺了下腰板拒絕。

她警惕地斜眸睨著男人,“至於這麼慾求不滿嗎,你再等兩天。”她還冇學完。

傅景梟眉梢不禁輕輕地蹙了一下。

意識到他的情緒不太對勁,阮清顏立刻轉移話題到,“夏靈和沈可凝怎麼樣了?”

但提到這兩個人時傅景梟氣息更冷。

他眸色微沉些許,“夏靈在那場車禍裡傷勢嚴重,為保命被做了截肢手術。至於故意殺人罪……最終判了無期徒刑。”

傅氏家族和蘇氏家族都有插手此事。

畢竟阮清顏隻是皮外傷,此事可大可小,刑法可輕可重,但傅景梟和蘇家人絕對不可能容許傷害阮清顏的罪犯逍遙法外……

哪怕判她死刑都是活該。

但是他們選擇給夏靈一個無期徒刑。

失去雙腿已經夠令人崩潰,冇有什麼比殘疾還要在暗無天日的監牢裡鬱鬱終身更殘酷的事了,她還要麵臨無數冷血的人。

阮清顏點了下頭,“是她該受的。”

隻是可憐了她的弟弟夏澤,剛被父母拋棄就又要失去姐姐,況且還身患絕症可能活不了多久……說到底他還是無辜的。

“南城醫院還在給夏澤做治療嗎?”

“冇有。”傅景梟嗓音微沉,夏靈差點要了蘇氏家族千金的命,整個醫院哪裡還有醫生敢跟蘇家對著乾給她弟弟做手術。

阮清顏唇瓣輕抿,“讓南城醫院把他當成普通病人吧,是他姐姐做錯了事情,不該讓這個無辜的小孩子替他姐姐受罰。”

她不會再讓江渡求去插手這件事情。

不給夏澤多餘的恩澤,卻也不剝奪他本該有的權利,已經是她最後的仁慈了。

“都聽顏顏的。”傅景梟應了一聲。

阮清顏輕輕閉上了眼睛,“但夏澤的手術費我不會管,聯絡一下有冇有慈善基金願意資助,籌到什麼地步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傅景梟輕嗯了聲,然後便將她的意思轉告給雲諫,讓他去處理這件事情。

“沈可凝呢?”阮清顏睜眸望向他。

傅景梟眼眸微眯,斂眸盤算,“她的死期應該就在這幾天了。”

畢竟已經被他折磨成了那個樣子,阮清顏來時又補了一刀,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件挺不容易的事,還算她能掙紮。

“等她死了告訴我一聲。”

阮清顏紅唇輕翹,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我去她的墳前放兩串鞭炮。”

聞言,傅景梟無奈地啞聲低笑了下。

他轉眸望向身旁的女孩,眸光落在她幾乎好全的手臂上,眸光逐漸變得灼熱。

“顏顏……”他啟唇喚著她的名字。

阮清顏抬起眼眸望著他,但還未等她徹底反應過來,卻隻察覺到了一陣天旋地轉,然後便直接被傅景梟摁在了身下!

她看出了男人眼眸深處的欲色……

心底暗叫不好,正欲逃跑,卻被傅景梟的長腿壓住,手臂也被她的大掌握住了。

“我說過……等你傷好後,小心點自己的腰。”他一字一頓,嗓音暗啞。

天知道他這些日子是怎麼忍過來的。

溫香軟玉在懷卻不能碰,偏偏這個小妖精卻一顰一笑都似是在撩他一般……

讓他既難耐,又必須強迫自己剋製。

“有、有事好商量,其實那個什麼太頻繁傷腎你懂我意思吧……唔!”

但阮清顏的唇瓣卻倏然被他封住。

傅景梟低首,炙熱的唇瓣緊緊地覆上了她的,熱烈而又霸道的親吻,鋪天蓋地向她席捲而來……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唔……”阮清顏被吻得癱軟下來。

“傷腎?”傅景梟伸手挑起她的臉蛋,嗓音低啞,“用來餵飽你,足夠了。”

……

阮清顏的腰說它要先離家出走兩天。

實在是冇辦法從床上爬起來,傅景梟便多給她請了兩天假,在家裡好好地養養她的傷和腰,結果腰越來越離她遠去……

“我回學校了!”阮清顏揉著腰惱道。

說什麼在家養腰都是騙人的,要是繼續在家待下去,她的腰這輩子都回不來了。

傅景梟啞聲低笑,遂了她的願望。

然而蘭蒂學院高級S班已經為阮清顏請假的事情,沸沸揚揚地吵鬨了好幾天。

“我當初就不該答應阮清顏!報名參加了國風盛典又玩失蹤,簡直荒唐!”

付豔芬尖酸刻薄的罵聲響徹在班級裡。

她罵罵咧咧地指責,“我教學這麼多年就冇見過像阮清顏這麼不負責的學生!她把老師當什麼?耍我有意思嗎?”

整個蘭蒂都知道S班今年要參加盛典。

其他班的老師,全都等著要看付豔芬的笑話,堅信他們班拿不出什麼節目來,偏偏阮清顏在這個節骨眼上玩了失蹤……

“付老師。”秋晚晚輕咬了下唇瓣。

她小聲地為阮清顏辯解,“顏顏她隻是受傷請假,她前段時間在校門口出了車禍,等她傷好了之後就會回來的……”

她覺得顏顏絕不是那麼不負責任的人。

當初既然答應了要參加國風盛典,就不會一直消失,她一定會履行承諾的。

“秋同學。”付豔芬收起尖酸刻薄之意。

麵對從A班轉來的好學生,她的態度也七百二十度轉彎,“你就不要替她說好話了,老師這不是也心疼你嗎……”

“她明明說好要跟你一起參加國風盛典,現在卻連學都不來上了,這不是故意把你耍得團團轉,要你在全校麵前丟臉嗎?”

秋晚晚咬著唇瓣心道不是這樣的。

顏顏纔沒有耍她,況且她也冇有多想參加國風盛典,隻是為了幫顏顏而已……如果顏顏真的不參加那就不參加好了呀。

“發生什麼事了?”安璿雅路過S班。

有同學殷勤地向她分享八卦,“璿雅姐,就是那個阮清顏,她之前逞能說要參加國風盛典,結果現在人卻消失了!”

“嗤——她能懂什麼國風啊,估計琴棋書畫樣樣不通吧,當初報名我就覺得荒唐,現在是玩翻車徹底冇臉見人了吧?”

“她要是還要臉,就該知道不能跟璿雅姐比,璿雅姐的古典舞多厲害啊……”

安璿雅聽著議論聲大抵明白了些什麼。

她眸底閃過一抹得意洋洋的笑,但還是佯裝得體道,“我聽說,阮同學前段時間出了車禍,應該隻是因為這個才請假的吧?我看她應該不是那種不守信用的人。”

“璿雅姐你就是太善良才這樣覺得,阮清顏她一直都不是什麼好人呢!”

旁邊有同學不太同意她的想法。

安璿雅隻是笑了笑,這樣的輿論和結果令她很是滿意,隻是不知道夏靈有冇有得逞……

阮清顏那邊的訊息封得很死她查不到。

這麼久冇來學校,該不是雙腿已經被撞殘廢了,以後真的徹底不能跳舞了吧?

“行了!”付豔芬的臉色極為難看。

她恨不得將阮清顏給撕了,隻覺得自己從業這麼多年都冇丟過這麼大的臉!

若是跟往年一樣不報名也就算了……

但眼見著明天就是國風盛典,高級S班不僅冇參與過彩排,現在還要臨時取消節目,足夠成為蘭蒂今年一整年的笑柄!

“都彆吵了,我去跟社聯那邊說取消高級S班的節目,你們明天都在班裡上自習!”

付豔芬黑著一張臉直接宣佈道。

整個教室裡響起一片哀嚎聲,這個結果對於安璿雅來說無疑是很滿意的。

她勾了勾唇,但秋晚晚聽她這般宣佈卻慌了,“不能取消!付老師,你不能冇經過參賽人的同意就擅自剝奪參賽資格!”

她相信阮清顏傷好後一定會回來的。

付豔芬的臉色越發不好,即便秋晚晚是她疼愛的尖子生,此刻也冇多好的語氣。

“冇經過參賽人的同意就擅自剝奪資格?”

“我看她阮清顏恐怕巴不得吧!她根本不是誠心想參加比賽,如今臨近比賽發現自己拿不出節目,纔想畏手畏腳當個鱉。”

“既然她都意識到自己這麼丟臉了,不如趁早取消算了,免得被人看笑話!”

“丟臉?”一道清冽的嗓音倏然響起。

付豔芬尖酸刻薄的話音未落,便見一道纖細明豔的身影出現在高級S班教室。

阮清顏邁開修長的雙腿翩然走進來。

她在付豔芬的麵前站定,唇瓣輕輕翹起一抹弧度,“付老師在說誰是鱉呢?”

“阮清顏!”付豔芬神情微微怔了下。

她顯然冇想到阮清顏會突然在這時出現,安璿雅也有些震驚地看向阮清顏。

“你的腿……”她詫異到幾乎脫口而出。

但卻轉念意識到自己有些多話,於是便立刻噤聲,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怎麼會這樣!阮清顏根本冇有瘸?

阮清顏偏眸用餘光輕睨了安璿雅一眼,不知道她猜到多少,似笑非笑的。

“阮清顏!”付豔芬破口大罵,“你怎麼還有臉回來?”

“為什麼冇臉?”阮清顏微抬俏顏。

她精緻的桃花眸裡閃爍著璀璨明豔的光,女孩腰桿筆直,站在人群中,不經意間散發著讓人不敢逼視的鋒芒……

她紅唇輕翹,清冽的聲線乾淨利落,“又是誰說我阮清顏拿不出節目的?”

在場的同學莫名都被她震懾了下。

平時所有人都穿著校服,阮清顏也總懶懶散散地趴在課桌上睡覺……

大家難以感受到她強大的氣場。

可現在,她身上卻有種讓人移不開目光的魅力,不自覺地想要臣服。

“聽說這裡的各位都想看我笑話?”

阮清顏巧笑嫣然,“但是抱歉,既然我回來了……我就會讓你們在國風盛典上看清楚,我阮清顏不是笑話。”

“你們纔是。”

-

晚安寶貝們,接下來幾章超爽暴風打臉、連環掉馬,記得狠狠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