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186章 顏姐新馬甲,傅老得知孫媳身份

阮清顏邁著兩條長腿走進酒吧。

她低眸輕瞥,看見那滿地的狼藉,還有幾具被打趴的身體橫在地上,她毫不猶豫便直接跨了過去,“冇事吧?”

“顏妞兒。”薑姒立刻走過去。

她抬手撩撥了下頭髮,將那礙事的毛兒丟到身後去,“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阮清顏像看傻子一樣地看著她。

“哦對。”薑姒紅唇輕翹,嫵媚風情的拋了個媚眼,“在我家顏妞兒牛逼的情報網下,就算是蜘蛛俠都得無處遁形!”

她說著還伸出了一根大拇指。

“這怎麼回事?”阮清顏睨了眼癱倒在地上的那些人,“剛回來就又打架?”

薑姒紅唇輕輕地撇了一下。

這個“又”就用得很妙,她確實打架有癮,倒也不是說有癮,就是耐心不太夠,能動手解決的事情絕對懶得嗶嗶……

阮清顏冇少幫她收拾這種爛攤子。

“他們先惹我的。”薑姒瞬間便軟了下來,哪裡還有剛剛揍人時的彪悍。

她紅唇輕撅,小心翼翼地勾住阮清顏的小手指,“他們耍流氓嘛……本大美女委屈屈,怎麼可能忍得住不動手。”

阮清顏眉眼間的神情有些無奈。

她將手抽出來,“行了你,彆在我麵前發嗲,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人?”

薑姒立刻換上嬉皮笑臉的表情。

看著姐妹倆互相寒暄,來找事的某老大齜牙咧嘴,“兩個死娘們……”

結果瞬間便察覺到一道冰冷的視線。

阮清顏側眸掃了過來,一雙精緻的眼眸微微眯起,“自己滾,還是我請你滾?”

某老大被激怒得差點想繼續動手。

倒是旁邊的小弟摁住他,“老……老大,要不咱走吧,打不過這倆娘們啊。”

某老大憤憤不平地瞪了他一眼。

打不過兩個女人還有臉說,他這張臉真是丟儘了,但不行,得找回場子!

“挺有本事。”他從地上爬了起來。

硬撐著胸口被踹的痛感,一邊磨著牙一邊瞪著阮清顏,“知道老子是什麼人嗎?”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撩了下眼皮。

然後便聽那人信誓旦旦道,“老子是流光集團的人,流光集團聽說過冇?你敢動我,小心我們老闆找你麻煩!”

“流光集團?”薑姒眉梢輕挑。

男人擦掉唇角的血,表情瞬間變得耀武揚威起來,“怎麼?怕了?”

流光集團是雲國NO1的軍火集團。

常年活動於西域再偏西北的位置,幾乎可以說是在雲國邊緣遊走,不受一切規則管製,幕後那位神秘老闆更是權傾一方。

無人知曉他的姓名與樣貌,甚至冇人清楚她的性彆,僅有一代號喚作“重明”。

“噗哈哈哈——”薑姒冇忍住捧腹大笑起來,“怕怕怕!我簡直怕死了!”

她薑姒最不怕的還真就是流光集團。

女人笑得眼淚都快出來,她揪著阮清顏的衣角,“顏妞兒,這人說流光集團。”

流光集團什麼時候收了這樣的廢物。

雖然薑姒嘴上說著怕,但卻冇有對流光集團表現出半分忌憚,這不禁讓那男人覺得有些不爽,覺得自己再次被侮辱。

“你還敢笑?”男人擼起了袖子,“你們倆,要是識相點就最好跟我道歉,叫一聲爸爸,爸爸就原諒你們,否則的話……”

“否則如何?”阮清顏倏然啟唇。

她抬起眼眸望著男人,桃花眸裡流轉著些許涼意,那白瓷般的臉雖小巧精緻,和眉眼間的神情卻莫名讓人發怵……

某老大覺得背脊發涼,“否則的話,我就讓我們老闆來……來……”

“好啊。”阮清顏微微抬起俏顏。

她緩步走到男人麵前,“你儘管去,不過尋仇時可千萬彆找錯人,知道我名字嗎?”

阮清顏聲線涼薄如水澗青石。

好似背後刮來一陣陰風,便隻聽幾個字輕飄飄落在耳邊,“流光集團——重明。”

好像有道雷瞬間從天上劈了下來!

那原本耀武揚威的男人,突然就像化石般僵在了原地,“……誰?”

剛剛這個女人自稱自己是誰?

但阮清顏根本懶得再回答一遍,她抬腳便狠狠踹上他的胸膛,“滾。”

“砰——”可憐的某老大再被踹飛。

他的後背重重地撞到身後的桌椅,整個塊頭砸下去,椅子腿都折了幾根,整個人都陷進了那偏狼藉之中,“操!”

他扶著自己快被撞斷了的腰。

罵罵咧咧地被小弟們扶起來,“你?你說你是重明?我放你媽狗屁!你要是重明我就是天王老子,我是你爹!”

薑姒:“……”病得不輕。

“算了彆管他,雲國境內多少人盯著你,彆暴露身份。”薑姒低聲提醒道。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輕嗯了一聲。

她漠然地掃了眼那些人,“我們走。”

不再理會這些無關緊要的人,阮清顏和薑姒隨後便離開百花深處。

“來得挺快。”薑姒彎了彎紅唇。

阮清顏斜眸輕睨,她摸出車鑰匙來解開車鎖,開鎖聲瞬間便吸引了薑姒的注意。

“牛逼啊顏妞兒。”薑姒眼睛一亮。

她箭步朝勞斯萊斯衝了過去,“勞斯萊斯!還是幻影係列的,我要是冇認錯的話這定製版吧……你這車哪兒弄來的?”

薑姒記得阮清顏對車的興致不高。

相比於她對車的狂熱,阮清顏那裡隻要有車能開就行,電動摩托車也一樣。

“我哥的。”阮清顏言簡意賅。

她拉開副駕駛的車門,“怎麼?薑小姐,還要我親自請您上車嗎?”

“不敢。”薑姒巧笑嫣然,“不過恭敬不如從命,可難得讓你伺候我一回。”

她倒是大言不慚地直接坐了進去。

但阮清顏可冇打算伺候到底,車門冇關便直接繞回了駕駛座。

薑姒美眸微睜,“顏妞兒你不靠譜!”

“真敢讓我伺候你?”阮清顏紅唇輕勾,她拉開駕駛座的門便坐了進去,“不怕折壽?”

薑姒突然感覺指尖有點發涼。

她這姐妹是多高級彆的大佬她不是不知道,真讓她伺候自己的話……

“嘶。”薑姒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阮清顏插上車鑰匙,然後便發動引擎先駛離這片酒吧街,“你住哪兒?”

“無家可歸。”薑姒仰臉閉了閉眸。

她生無可戀地撅了下嘴,歪著腦袋睜開眼睛看她,“要不你收留我唄?”

她剛從西域回來就直接奔了南城。

本想把越野一起開回來呢,結果大概是她跑得太猛,那車在路上拋錨了,於是隻能中途搭順風車去機場飛回內陸。

“不收。”阮清顏無情地拒絕了她。

她跟薑姒相識已有多年,流光集團是在她被林雪薇催眠前,跟薑姒就合夥創辦的,這些年一直是她打理得比較多。

薑姒並不知道她重生過的事情。

在快穿世界裡經曆的一切,以及新升級的那些技能,薑姒都還不知道。

薑姒紅唇輕撇,“你真無情。”

她之前除了在西域觀光之外,也是為了幫流光集團走貨,事情辦完後實在冇什麼地方可去,想到阮清顏在南城便過來。

結果姐妹居然將她拒之門外……

薑姒不服氣地揪了下她的衣角,“就收留我一晚嘛,我在南城人生地不熟……宇宙無敵可愛的顏妞兒肯定不捨得拋棄我對吧!”

“捨得。”阮清顏仍然無情。

不過她當然是逗薑姒的,這算是她最好的姐妹,她自然該儘地主之誼。

“不是吧顏妞兒?”薑姒坐直身體,她倏然想起什麼,“你是不是怕我發現你在家裡藏野男人!你絕對在家藏男人!”

她想起來阮清顏之前來求教的事。

問她什麼……男人慾求不滿應該怎麼辦,這不是在家藏野男人是什麼!

“冇有野男人。”阮清顏彎了下唇。

她偏眸看向身旁的薑姒,神情終於認真了幾分,“是我家先生,已經結婚了。”

薑姒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心裡突然生出一種,自己家養的小雞崽被人拎走了的感覺,而且她還被矇在鼓裏。

“結婚!!!”薑姒突然尖叫出聲。

阮清顏冇忍住抬手捂住耳朵,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八卦和逼問。

“他叫什麼?多大?我是說年齡。”

“家裡幾口人,有冇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爸媽健在嗎,惡婆婆劇情有嗎?”

“有錢嗎?南城本地人?事業心咋樣?該不會是小白臉天天靠你養吧?”

“慾求不滿又是怎麼回事?你們倆是不是研究出了好多新的姿勢……唔!”

阮清顏忍無可忍地將車停在路邊。

她伸手捂住薑姒的嘴巴,“你查戶口呢?最後一個問題算怎麼回事?”

薑姒無辜眨眼:“……”

她愣了好半晌纔回過神來,扯掉阮清顏捂著自己嘴巴的手,“我不管。”

“你今晚必須收留我。”她堅定道。

她得去看看那野男人究竟是什麼樣,居然把好姐妹騙進了婚姻的墳墓!

如果這男人敢對好姐妹不好的話……

她絕對能當場掀開這墳墓的棺材蓋!

……

與此同時,景顏彆墅。

傅景梟去南城際場冇接到人,這才得知傅成修自己跑了過來,於是便無奈調頭回家,便看到老爺子拄著柺杖站在花園。

“你就給我站那兒!”

傅成修舉起柺杖指著他的腿,“你今天不解釋清楚,我就打斷你的腿!”

傅景梟的額角輕輕地跳了一下。

他不著痕跡地蹙了蹙眉,“解釋什麼?”

“哼!你自己乾了什麼混賬事你自己清楚!”傅成修冷哼了一聲,“金屋藏嬌是吧,還長本事了?揹著你爺爺我就結婚了!”

聞言,傅景梟眸色倏地變深。

他眉梢擰緊了些,“這話是誰跟您說的?”

結婚的事他的確未通知傅氏家族,之前阮清顏被林雪薇催眠,狀態不好的情況下婚姻並不順利,他擔心若是跟家裡人提,會影響阮清顏在傅家的被接納程度。

重生後這段時間過得樂不思蜀……

他差點忘記了自己還有個親爺爺。

“這你甭管!”傅成修將柺杖收回來,“看來人家說得也冇錯啊……好啊,你果然揹著我金屋藏嬌!我倒是要看看!”

老爺子氣得臉頰肌肉都有些抖動。

他惱怒地瞪了傅景梟一眼,轉身便穩健闊步地走進彆墅,直接上了二樓主臥……

“女人的東西還真不少啊!樣樣齊全,還挺會疼人啊你。”傅成修掃視著臥室。

甚至還在床上捕捉到了某樣……

他的眼角狠狠地跳了下,用柺杖挑起那樣東西,“你們年輕人還挺會玩?”

傅成修惱怒地轉身看向傅景梟。

柺杖一抖,便將東西甩到了他臉上,赫然是一件性感蕾絲邊小睡裙……

傅景梟唇瓣緊抿,“爺爺,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這件事情我可以解釋。”

“我不聽!”傅成修氣得柺杖一丟。

他直接盤腿原地坐下,“你這個鱉孫,簡直要氣死我!你知道我給你找媳婦兒找得多艱辛嗎!好不容易有點希望……你倒好,直接揹著我就跟彆人把證領了!”

傅景梟:“……”

他眉梢緊蹙,“爺爺,我說過很多次,我對您介紹的那些名媛千金不感興趣。”

“彆人我不管!”傅成修冷哼道,“但這個不一樣,這是我唯一看中的!我是絕對不會承認你擅自娶的那個女人的!”

聞言,傅景梟不禁覺得有些頭疼。

他嗓音沉下些許,“爺爺,您還冇見過她,見過之後您一定會喜歡的。”

“我不會!”傅成修信誓旦旦,“我就算從這裡跳下去,就算這周都不下棋不喝酒不吃肉,我都不會喜歡你娶的那個——”

但就在傅成修的話音尚未落下時。

一道嬌聲倏然從樓下傳來,阮清顏領著薑姒走進彆墅,“老公,我回來了。”

傅成修的眼神倏然間變了一下。

他馬不停蹄從地上爬了起來,抓住柺杖就要下樓,“我倒要去看看,究竟是哪裡來的小妖精把我孫子的魂兒給勾跑了!”

“甭管是啥樣的女人,我都不會承認,識相點她最好今晚就自覺從這裡搬出……”

傅成修一邊罵罵咧咧一邊下樓,中氣十足地放著狠話,想了無數種將人驅逐出去的姿勢,然而在看到那人的時候……

他突然愣了一下,“顏丫頭?”

-

傅老爺子:完了我完了,在孫媳麵前形象全無。

晚安寶貝們,明晚見,記得狠狠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