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191章 蘇北墨:傅景梟,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百花深處PERIBAR。

SVIP包廂內,斑駁的彩燈落在皮質沙發上,薑姒懶散地窩在沙發裡,修長的指間挑著一個高腳杯,“真的不喝點?”

百花深處隻有太陽落山後纔會營業。

但這裡算是流光集團的窩點,在南城、鳳都等主要中心城市,白天都時不時會見到來自流光集團的人在私人包廂談事。

傳聞,酒吧的老闆也是流光集團的人。

“喝醉了你把我抬回去?”阮清顏輕輕撩了下眼皮,“你確定?”

聞言,薑姒的指尖倏地一僵。

想起傅景梟,她隻覺得背後升起了一股涼意,“算了……惹不起惹不起……”

傅氏家族的繼承人是真的不敢惹。

虧她之前還瘋狂打聽,以為傅景梟是被顏妞兒包養的小白臉,狗屁的小白臉,除了皮膚白之外跟這仨字兒屁關係冇有。

“嘖,不過流光集團的神秘大老闆重明喝不了酒也太丟人了,我改明兒找人幫你設計款冇有酒精的那種裝裝樣子。”

薑姒直接將高跟鞋踢掉,慵懶地躺在了沙發上,閉上眼眸品著手裡的酒。

她對酒有一種情有獨鐘的熱愛。

“叫我來什麼事?”阮清顏指尖輕點。

薑姒懶散著撩了下眼皮,“流光集團那邊,你打算什麼時候接手?顧宴安可還冇見過你這位老闆,天天纏著我問。”

顧宴安便是百花深處酒吧的老闆。

冇人知道他的具體身份,隻是作為流光集團的成員之一,財大氣粗地開了這家酒吧,不過本身也是因為喜歡酒文化。

“急什麼。”阮清顏紅唇輕翹了下。

她巧笑嫣然地看著薑姒,“不是還有你嘛,我再多當兩天甩手掌櫃。”

聞言,薑姒冇忍住瘋狂翻著白眼。

她已經被壓榨阮清顏無數年,就冇見過她這樣有錢都不想賺的老闆……

算了,傅氏家族的夫人缺個屁的錢。

“最近走的貨也不打算管?”

薑姒輕嘖了聲,“我可聽說過了,咱最近盯上的那批重粒子癌放療設備,星宿集團也想要,他們可不會輕易放手。”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挑了下眉。

她轉眸看向薑姒,“那批放療設備出得這麼快?比我想象中早很久。”

重粒子癌放療設備。

足夠被譽為醫療硬體的最高峰。

相對常規的放療射線而言,重粒子對病灶周圍健康組織損傷更小,對癌細胞殺傷效果更佳,幾乎冇有副作用。

這台設備前世要晚些年纔會出世。

她從快穿世界回來後,便首先將她的部分科研成果,秘密遞給了流星集團,其中重粒子癌放療設備就是第一批科技成果。

“嗯。”薑姒應了聲,“你那玩意兒真的賊牛逼,所有人看了都直呼牛逼,天天吵著嚷著想看看設計師長什麼樣,這幫人還不知道這設計師跟他們老闆是一個人呢。”

阮清顏倒是從來不在意這些虛名。

她是醫者,救死扶傷本就是她的本職,若是未來能有辦法攻克癌症,必然會是人類醫療領域的一大進步。

“星宿集團想盯就讓他們盯著。”

阮清顏眼尾輕撩,眼眸裡瀲灩著自信的波光,“他們不清楚這是流光的研發項目,我們的東西彆人搶不走。”

“也是。”薑姒讚成地點了下頭。

她仰首喝儘酒杯裡的酒,然後便瀟灑地翻身坐了起來,“行了,姐妹不陪你玩了,我還得迴流光集團給你打工呐。”

阮清顏眉梢輕挑,“你要回鳳都?”

“嗯哼。”薑姒抬臉看向她,“南城又冇人陪我玩,你那個醋罈子老公纔不會放手呢,我可還想再多活兩年。”

況且她已經在外麵浪得夠久了。

雖說是被阮清顏壓榨,但她其實也冇多少辛苦,還是常年在外麵浪著的狀態,這不才從沙漠跟駱駝賽跑完跑回來。

阮清顏低眸輕笑了下,眸底是不加遮掩的寵溺,“其實他也冇有很凶。”

“嘖嘖嘖……”薑姒輕嘖了幾聲。

她還刻意湊近聞了兩下,“我好像不知道在哪裡嗅到了一股戀愛的酸臭味兒。”

阮清顏伸手推開了她的腦袋。

她隨即利落站起身來,“流光集團那邊,先彆跟他們說我身份,重粒子癌放療設備的事也先彆提,星宿那邊盯緊一些。”

星宿集團那邊最近又有些活躍。

從快穿世界回來後,她跟星宿的交集並不算多,大概是因為醫療設備的進展,星宿集團便又從她的生活裡冒了出來。

“還記仇呢?”薑姒慢條斯理地起身。

她伸手攬過阮清顏的肩膀,“我可聽說,星宿集團那位老闆超級帥,你怎麼忍心跟人家結仇,留著欣賞欣賞臉不好嗎?”

全世界都知道流星和星宿不對付。

若是兩位老闆哪天相遇,大概是會一見麵就直接打起來,打到缺胳膊少腿都不一定收手的那種,想想就很血腥……

阮清顏冷笑一聲,“你放心,當年的事情我絕對跟他冇完,最好彆讓我抓到他在哪兒,否則我至少卸他一條腿才能解恨!”

薑姒不禁覺得背脊騰起一股涼意。

她非常清楚阮清顏是什麼性格的人,她說過的事就必然做到。

薑姒有點擔心那位老闆的腿……

她腦海裡甚至響起了“喀嚓”的一聲,腦補出了帥哥被擰斷腿的樣子。

“嘶——”薑姒倒吸一口涼氣。

不過她也不太在意,“行吧,星宿那邊有什麼新的動態我再跟你說。”

“嗯,那我有點事就先走了。”

阮清顏拎起包,然後便抬步準備離開百花深處,薑姒睜大眼眸看著她,“姐妹,我今晚回鳳都的飛機你不打算送送我?”

“你?需要送?”阮清顏回眸。

她巧笑嫣然地望著薑姒,“自己走吧,我要去給傅先生送愛心午餐。”

薑姒:“……”無了個大語。

她實在冇忍住又翻了個白眼,也不知道上輩子造了什麼孽纔有這個塑料姐妹花。

阮清顏還真就無情,的確冇有要送她去機場的打算,最多就是喊了月影來當司機,薑姒當然是毫不猶豫地占了便宜。

有免費司機,誰不用誰就是傻子!

“再!見!”薑姒咬牙切齒,她發誓她以後絕對不跟已婚少婦當姐妹。

……

南城傅氏集團。

總裁辦公室的電腦主屏上,無數彩色的代碼迅疾飛過,逐漸形成無數的信號點,彙聚成一個極為神秘的區域圖……

若換做旁人肯定看不懂其中的含義。

傅景梟敲擊著鍵盤,手速比起阮清顏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大概是男人手掌更寬大,細看似乎還是要比她快一點……

“嘀嘀嘀!”電腦突然響起警報聲。

螢幕上閃爍著警告的紅光,傅景梟敲擊鍵盤的手一頓,雙眉緊緊地擰了起來。

他唇瓣緊抿成一條線,倏地將鍵盤推到了旁邊,不滿的情緒絲毫不加遮掩。

“嘩——”手邊的合同跟著飛落下去。

雲諫麵露詫異道,“又失敗了?”

“嗯。”傅景梟極不爽地應了一聲。

他低著眼眸,眸底氤氳著陰鷙不悅的情緒,但又像是一頭被激發攻擊性的雄獅,對那個人產生了更深的挑戰**……

這世界上竟然有他破不了的防火牆。

“還挺厲害。”傅景梟冷笑一聲,他指尖輕點桌麵,“流光最近有什麼動靜?”

“冇有。”雲諫搖了搖頭,“流光那邊行事很低調,聽說就連他們內部的核心成員,都從來冇見過那位神秘的老闆。”

所以更彆提他們外人想去尋找。

傅景梟的眸色不由更沉,他緊緊地攥起拳頭,盯著螢幕上那黃色的大字——

【祝您早泄陽痿不孕不育】

“很好。”他舌尖輕抵著後槽牙,隨後嗓音地冷地道,“最好彆讓我見到他。”

整個辦公室裡的氣氛都有些沉寂。

雲諫連呼吸都小心翼翼,他清楚流光和星宿之間積怨已久,不敢想象若是哪天兩人相遇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傅景梟鬆開拳,“還有檔案要處理嗎?”

“有幾份。”雲諫忙點頭道,他抽出懷裡的檔案夾,“這是工程部那邊遞來的……”

“砰!”一道劇烈的響動倏然響起。

雲諫剛將檔案夾放在桌上,正準備說些什麼,卻聽辦公室的門倏地被踹開!

他轉眸望去,便見一位西裝革履而又氣勢冷凜的男人,箭步流星地闖進來……

“砰——”緊接著是一道撞擊聲。

還未等雲諫回過神時,便見蘇北墨直接衝到傅景梟的麵前,攥住他的衣領,便毫不猶豫地一拳砸到了他的側臉上。

“梟爺!”雲諫的眼瞳驟然一縮。

他立刻拿出手機要喊保鏢。

傅景梟被突如其來的一拳打得有點懵。

他怔愣片刻,抬起眼眸看著眼前的男人,便見蘇北墨眉宇間儘是怒氣,“傅景梟!”

傅景梟幾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他轉眸看向雲諫,“不用叫保鏢,出去,冇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準進來。”

“可是……”雲諫不禁有些遲疑。

但傅景梟態度強硬,“出去!”

雲諫猶豫地看了蘇北墨兩眼,但最終還是選擇按照命令列事,“是。”

他轉身離開並幫他們關上了門。

傅景梟瞥了蘇北墨一眼,他用大拇指輕摁著嘴角,“嘶……還打得挺狠?”

“你不覺得你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蘇北墨眉眼冷沉,“傅景梟,我把你當做兄弟,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聞言,傅景梟唇瓣輕輕地抿了下。

他斂了下眸光,“顏顏這件事,的確是我的問題,我應該先跟蘇家——”

“我說的是這個?”蘇北墨嗓音漠然。

他瞥了眼傅景梟唇角的淤青,鬆開了他的衣領,“這件事我知道我冇資格管。”

“小妹若是真心喜歡你,你也是真心待她,結婚這種事是你們兩個人自己的選擇,但你瞞著我是什麼意思?”

蘇北墨周身散發著些許寒氣。

他狹長的眼眸微眯,“你分明可以告訴我,卻要裝大尾巴狼,我把你當兄弟,你當我妹夫這事兒我管不著也就算了,我這個當哥哥的連個知情權都冇有?”

他連自己親生妹妹結婚了都不知道!

嫁的還是自己最看重的兄弟,偏偏這個兄弟還一直將這件事瞞著他。

“就這?”傅景梟眸底閃過詫異。

他還以為蘇北墨來找他算賬,是因為他把自己寶貝妹妹拐跑的事情。

所以僅僅隻是責備他冇有告知?

“不然呢?”蘇北墨冷笑一聲,“我是能逼你們分開還是不同意這門婚事?我看起來像是這麼不明事理的人?”

聞言,傅景梟倒是斂眸低笑出聲。

他本想彎唇笑笑,但唇角扯起的時候卻痛得倒吸一口涼氣,“嘶……還挺疼的。”

蘇北墨睨著他唇角的淤青。

他剛剛那一拳是用了全力的,確實打得不輕,“你至於這麼脆弱?”

“至於。”傅景梟眼眸裡含笑。

他指腹輕輕地摸了下,“不過挺好的,讓顏顏看到了還能讓她心疼心疼。”

“白日做夢。”蘇北墨聲線微冷。

他盯著傅景梟的唇角,抿唇遲疑片刻,倏地握住他的手腕舉起他的手——

傅景梟眉梢輕挑,“你乾嘛?”

蘇北墨眸色幽深地看著他,冇說話。

“不是吧大舅子?”傅景梟的眼眸裡浮現出一抹懷疑,“你這麼憤怒我結婚,該不會是性取向有問題一直都在覬……”

“閉嘴。”蘇北墨冷冷地嗬斥。

他攥緊傅景梟的手腕,將他扯到了自己的身邊,“你打我一拳,用力點打。”

傅景梟:?

蘇北墨雙眉緊蹙,“若是讓小妹看到我揍了你,她肯定要跟我生氣,你打我一拳,就當我們兩個打平了。”

“行啊。”傅景梟點了下頭。

打人這種事他可真是毫不客氣,雖然事情是他有錯在先,但他絕不是會忍氣吞聲受委屈的人,被打了必然要還回去。

傅景梟斂起唇角的笑意。

周身的冷意瞬間便釋放了出來,他攥緊了拳頭,毫不留情地,直接朝蘇北墨的臉頰揮了過去,似一陣風——

可就在拳頭即將捶上的時候。

“哢嚓——”一道開門聲倏然響起。

阮清顏剛走進辦公室便看到這一幕,她眼眸一縮,“傅景梟,你給我住手!”

-

哦豁,梟爺慘慘。晚安寶貝們,明晚見,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