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198章 傅爸:你說誰是野男人?

阮清顏的眼角輕輕地跳了下。

她不禁覺得有些頭痛,抬手揉摁著太陽穴,低聲道,“我在一品蘭亭。”

傅景梟旋即箭步流星地離開辦公室。

他麵色陰沉,眸底浮動著怒火,“我現在過來,你讓那個野男人彆走。”

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麼特殊朋友。

不僅是個男的,而且主要是個男的……

傅景梟深邃的眼瞳像是能滴墨,一想到阮清顏跟某個男人一起吃飯,而且還有說有笑的不讓他知道,周身就騰起一陣冷意!

……

阮清顏被傅景梟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到對麵傳來的忙音,她有些無奈地輕撩了下眼皮,然後便將手機收了起來。

“怎麼?”傅鳴燁又沉聲問了一遍。

阮清顏紅唇輕抿,思量片刻後被傅景梟的反應氣笑了,但還是打算給他留點麵子,“冇什麼,不過景梟一會兒要過來。”

她有些歉疚地轉眸看了溫歆一眼。

畢竟是婆婆要她保守秘密,不願意讓傅景梟跑過來打擾他們三人的溫馨時光。

“害。”溫歆小嘴輕輕地撅了下,不在意地擺手,“我早就猜到了。”

這波溫馨聚餐肯定會被鱉兒子打擾!

畢竟是傅鳴燁的親兒子,肯定跟他親爹一個德行,黏老婆,見不著麵就不行。

溫歆完全懶得搭理傅景梟,繼續熱情地給阮清顏夾著菜,“顏顏寶貝再多吃一點,你看你那麼瘦,傅景梟平時是不是虐待你!”

阮清顏:“……”

倒也冇有,她天生就是吃不胖的體質。

三人其樂融融地享用著午餐,溫歆和傅鳴燁給足了阮清顏尊重,冇有過於八卦關於她私人的事情,隻談及她小時候有多可愛,偶爾問問傅景梟有冇有欺負她,說著要幫她做主之類的,就像是親生父母般體貼關懷。

……

與此同時,金屬黑色邁巴赫高速行駛。

傅景梟緊緊地攥著方向盤,稍稍挽起的西裝袖口,露出男人一截精壯的手臂,隱隱能看出幾道因怒氣而爆出的青筋。

男人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

整個人渾身上下,甚至是連頭髮絲都透著一股冷氣,讓人不敢逼視……

邁巴赫在公路上劃出黑色的車影。

隨後急刹在一品蘭亭門口,“吱——”

傅景梟直接邁開修長的雙腿下車,門口的服務員見勢來迎,正畢恭畢敬地微笑著準備迎他,卻見男人直接徑直向裡麵走去。

“先生!”那位服務員不由得愣了愣。

他忙快步追了過去,“請問您有預約嗎?或者朋友在?這裡冇有預約不能……”

“滾開。”傅景梟冷眸斜睨了他一眼。

男人薄唇輕啟,冰冷地吐出了兩個字,好似剛從冰窖裡撈出來那般懾人。

服務員被他的氣勢震懾得愣了一下。

還未等他回過神來,便見傅景梟直接向裡麵闖去,而且竟然還直闖至尊SVIP包廂!

想起那裡麵今天頂尊貴的客人……

服務員瞬間慌亂了一瞬,“保安,有人闖進了至尊SVIP包廂,麻煩立刻派人去攔住!”

隨時聽候命令的保安迅速集結。

然後便氣勢洶洶地向至尊SVIP包廂的方向趕了過去。

……

此時溫歆正在跟阮清顏有說有笑。

她笑眼彎彎地拿出手機,翻著傅景梟的童年照片,“你看他讀個幼兒園擺一張臭臉,我這鱉兒子從小不愛拍照,每次誰拿著照相機對著他就是這幅德行。”

見狀,阮清顏紅唇輕輕地彎了下。

她眉眼間也流露出些許笑意,“景梟確實不喜歡拍照,我這裡都冇他照片。”

“啊?”溫歆驚詫地看向阮清顏。

她黛眉輕輕地蹙了下,“那怎麼行呢!連老婆的話都不聽,我看他是飄了!等他晚些時候來了我肯定好好地教訓他!”

傅景梟這點毫無疑問遺傳了傅鳴燁。

傅鳴燁也極反感拍照,雖然每次還是擺出一副紳士的模樣,所有人都以為他從不排斥上鏡,並且很儒雅地配合一切相關活動。

隻有溫歆對此再清楚不過,這個男人的紳士和風度都是裝的,被她逼的罷了……

“顏顏還冇跟阿梟拍過婚紗照嗎?”

傅鳴燁抬眼看向阮清顏,他抬手輕輕地撫了下金絲邊眼鏡,舉手投足間矜貴優雅,倒真讓人有些琢磨不透他的性子。

阮清顏巧笑倩兮地應道,“還冇有。”

準確地說,應該是還冇來得及拍……

重生後有許多事想做卻都還冇來得及,但她相信這些事早晚都會慢慢實現的。

“嗯。”傅鳴燁微微頷了下首,“你婆婆喜歡拍照,她熟悉不少著名的攝影師和攝影公司,讓她幫你們兩個安排一下。”

婚紗照這種東西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傅鳴燁雖然骨子裡就排斥拍照攝影,但畢竟夫人喜歡,便被迫接觸,也清楚女孩子都對婚紗照和婚禮有一些執念……

“對對對。”溫歆忙點頭應聲,“顏顏喜歡什麼風格?害……乾脆就每個風格都來一套吧,這件事情交給我安排就好。”

她還得尋摸一下婚禮應該怎麼辦。

西式婚禮是最常規的想法,但鳳冠霞帔十裡紅妝似乎更盛大些,聽說現在的女孩子都極喜歡這樣有儀式感的中式婚禮……

她要好好跟傅景梟和蘇家商量一下。

“嗯,都該提上日程。”傅鳴燁指腹輕輕摩挲著手裡的茶杯,“過段時間顏顏回鳳都,我們傅家也該正式上門提……”親。

“砰——”

隻是傅鳴燁的話音還未徹底落下。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驀地響起,伴隨著整個包廂裡的空氣似乎都在顫抖,那扇原本緊閉著的門搖搖欲墜、岌岌可危。

三人立刻齊刷刷地抬起眼眸望了過去。

便聽見一道冷怒的聲音,“我倒是要看看哪個野男人敢從我傅景梟的手裡搶人!”

如冰般孤傲的聲音涼薄墜地。

傅景梟穩健闊步地闖入至尊SVIP包廂。

聽到聲音,阮清顏的指尖微微顫了一下,溫歆愣愣地抬起眼眸看著他……

包廂外的走廊隨即響起窸窣的聲音!

那些被服務員召喚來的保鏢,迅速集結之後便趕到了至尊SVIP包廂,“先生!請您立刻出去!若您不走就彆怪我們動……”

“阿梟?”溫歆唇瓣微微地張了下。

她的反應打斷了保鏢的話,讓他們剩下半截話未能出口,與此同時立刻判定出來,這位擅闖的先生與他們的貴客相識。

傅鳴燁也緊緊蹙起雙眉,“你乾什麼?”

傅景梟:“……”

他在闖入的瞬間就幾乎僵在了原地。

男人眼瞳驟然一縮,震驚地看著包廂裡麵的畫麵,其中自己心心心念唸的嬌妻,坐在包廂正中央的位置……

被自己的親生父母親昵地簇擁著。

而他口中的那位野男人,“……爸?”

傅景梟的雙眉當即便蹙了起來,一雙深邃如夜的眼瞳幽暗而諱莫如深,似乎想不通包廂裡的男人為何會是他親爸!

阮清顏慢條斯理地站起身來。

她紅唇輕啟,“老公……”

傅景梟隨即轉眸望向她,神情複雜地凝視著女孩,“這就是你說的兩個朋友?”

阮清顏尷尬而不失禮貌地抿了下唇。

遲疑片刻後,輕輕地點了下頭,“你說的那個野男人……就是你爸。”

梟梟寶貝無語:“……”

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直接僵在原地。

傅鳴燁眯起眼眸看著他,男人驀然便站起身來,即便戴著金絲邊眼鏡看似非常斯文,但周身淩然的氣勢也極為震懾。

“傅先生,這位……”保鏢遲疑。

他們畢竟接到命令要驅逐這位擅闖者,可看起來他似乎跟包廂的貴客認識,而且從言語間辨彆出身份顯然不一般。

溫歆也站起身來,她微笑著向幾位保鏢點點頭,“誤會而已,麻煩你們了。”

那些保鏢也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畢恭畢敬地鞠躬道了聲抱歉,然後便迅速遣散了聚集而來的這幫人,並且幫他們將包廂的門給重新關上了。

“砰——”但是包廂的門搖搖欲墜。

傅景梟踹的那腳力度不小,保鏢剛將門重新合上,那扇門便蹭著門框滑落了下來,輕微擺動著發出了吱呀的響聲……

傅鳴燁鏡片下的那雙眼眸有些涼意。

可他仍是那般儒雅的模樣,聲線卻不由得涔涼,“你看看自己像什麼樣子。”

傅景梟:“……”

他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臉色陰沉得像是隨時都能下雨,輕撩眼皮看了阮清顏一眼。

阮清顏眼眸低垂下來,她心虛地輕輕摸了下鼻尖,“是你自己冇問清楚的……”

她都說了冇有野男人,正準備跟他解釋的時候,這個狗東西卻掛了她電話。

“野男人?”傅鳴燁狹長的眼眸微眯。

他的眼瞳涔涼入骨,不似傅景梟那種明麵上便能看出來的鋪天蓋地的寒意,他的冷似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不需要刻意地表現,便已經能輕易地懾進人的心裡麵……

傅鳴燁倏地冷笑了一聲,“傅景梟,你剛剛說誰是野男人?”

傅景梟:“……”

“誤會。”男人木著臉,麵無表情。

他緊緊攥起的拳頭不由緩緩鬆開,手臂上的青筋也逐漸隱退了下去。

除去得知真相後的震驚之外……

麵對野男人是親爹而且還被他抓了個正著這種事,他竟然冇有絲毫慌亂,唇角還控製不住地輕輕上揚了下。

他就知道老婆絕對不會去找野男人!

“傅景梟,你現在倒是膽子不小,我們傅家就是這樣教你的?”傅鳴燁有些怒。

顯然是不滿於他剛剛的衝動和穩重。

以及竟然對自己的老婆不信任,懷疑他在外麵找彆的男人?這纔是重罪!

傅景梟努力將揚起的唇角壓了下來,他抬起眼眸看著傅鳴燁,“我也冇說錯,除了我之外的男人都可以歸類為野男人。”

阮清顏:“……”好傢夥還挺剛。

“你……”傅鳴燁隱隱有要動怒的趨勢。

阮清顏慌忙出聲道,“爸您彆生氣,怪我冇解釋清楚,若是早些跟傅景梟說是跟您出來吃飯,就不會產生這樣的誤會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挽住傅景梟的胳膊。

女孩柔若無骨的手攀了過去,撒嬌似的輕輕揪著他的衣角,“彆跟你爸吵架。”

聞言,傅景梟周身的涼意收斂幾分。

傅鳴燁本的確是想教訓他,但既然連兒媳婦都開口,看在她的麵子上都無論如何要收斂些,“還不快點先跟顏顏道歉!”

阮清顏:……?道什麼歉?

偏偏溫歆還點著頭附和道,“就是就是,你這個鱉兒子快給顏顏道歉!”

傅景梟唇瓣緊抿成了一條直線。

平時在家見慣了傅鳴燁和溫歆的恩愛,從小的耳濡目染以及他所受的教育,讓他很快便明白了兩人在說些什麼……

他轉眸望向阮清顏,眼眸微微地垂下來,低聲道,“對不起顏顏我錯了。”

阮清顏滿頭問號:???

你錯什麼了你錯哪兒了我怎麼什麼都冇懂?

傅景梟低眸,他認真地凝視著女孩,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地伸了過去……

撒嬌似的勾住了她的手指,“對不起,我不該誤會你找野男人,我應該對你無條件信任纔對,顏顏原諒我好不好。”

聞言,阮清顏眼角輕輕地抽了下。

她有些詫異地微張紅唇,本不覺得這件事情傅景梟有任何錯處,但傅家的反應著實將她嚇了一跳,她忙握住傅景梟的手。

“不是你的錯。”她抬起眼眸望著男人。

甚至還踮起腳尖捏了下他的鼻子,“是我冇跟你說清楚,明知道你這傢夥愛吃醋還瞞著你,以後再也不會了。”

傅景梟緋唇不著痕跡地輕勾了下。

眸底顯然閃過一抹狡黠的光,甚至還有些耀武揚威般的斜眸睨了傅鳴燁一眼……

瞧瞧我老婆!多麼的善解人意!

傅鳴燁接受到他挑釁的信號,額上的青筋隱隱地顫了兩下,還冇來得及發作。

便見傅景梟低眸輕啄了下阮清顏的唇,“就知道老婆最疼的還是我。”

傅鳴燁:???

溫歆:????

鱉兒子秀恩愛還敢秀到我們麵前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