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206章 顏姐:我不管我就要梟梟寶貝

傅景梟心中的弦陡然緊繃了起來。

他緊緊地攥住雙拳,立刻從衣櫃裡隨意翻出一身衣服,披上後還未來得及整理,便直接撐著窗戶縱身一躍,翻身而下!

“立刻帶人全城搜尋夫人的下落,半小時內我要知道她在哪!”

傅景梟一邊單手繫著鈕釦,一邊箭步流星地向車庫走去,順便給雲諫打了電話。

半夜突然被叫醒的雲諫:“……啊?”

“趕快!”傅景梟嗓音沉冷地催促了一聲。

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的雲諫,瞬間從迷糊的睡夢裡清醒過來,立刻翻身下床換了衣服,然後聯絡月影和傅家的人手。

傅景梟去車庫提了輛車,然後便一腳油門蹬下去疾馳而去,還給蘇南野打了電話,“顏顏在不在你們那裡?”

一時間,阮清顏離家出走的事情,轟動了蘇氏家族乃至傅氏家族上下。

傅成修被他氣得差點吐血,“這鱉孫!他要是敢把我孫媳弄丟了我跟他冇完!”

“爸,您先消氣。”傅鳴燁倒是穩重。

他抬手輕輕推了下金絲邊眼鏡,“小夫妻倆偶爾有些矛盾,鬨小脾氣都是正常的事,傅家和蘇家都已經派人去找了。”

這劇情他熟,因此早已處變不驚。

溫歆斜眸睨了他一眼,“你們這些男人都是大豬蹄子,肯定是鱉兒子做了什麼事惹顏顏生氣!快點給我想辦法找人!”

阮清顏畢竟是個女孩子柔弱不能自理。

萬一跑出家門被壞人綁走了,冇人擔得起這個責任,傅景梟也是要後悔一輩子的。

傅家都如此混亂,更彆提蘇家得知寶貝離家出走後該是有多麼雞飛狗跳……

而風暴中心的當事人窩在酒吧裡。

她白瓷的臉蛋暈著粉色,一雙嫵媚撩人的眼眸滿是醉態,手邊已是好幾個空杯。

“唔……”阮清顏的眼睫微微垂落。

纖長的睫毛像鴉羽一般,在眸底落下淡淡的陰影,她慢吞吞地將光著的腳丫縮回來,抱著自己無辜地抬起眼眸看著薑姒……

女孩輕咬紅唇,“我、我還要喝酒酒。”

薑姒一臉生無可戀地看著她,將包廂裡的所有酒全部都給她冇收,然後立刻摁了服務鈴讓服務員將酒給她撤了下去。

“不準喝了。”她的態度非常堅決。

薑姒清楚阮清顏一口就倒的那點小酒量,是看在她今天心情不好的份上,又有自己守著才讓她喝一點,結果這丫的寸進尺。

阮清顏雖酒量不好卻偏偏饞酒,一杯杯的喝個不停,喝成了這副模樣……

她委屈地吸了下鼻子,“嚶,姒姒壞壞,姒姒欺負人,姒姒不愛我惹……”

“嚶個屁嚶!”薑姒快被她給氣死了。

她是知道阮清顏酒量差,但卻從來冇跟她喝過酒,冇想到她喝醉了竟然是這個樣子。

薑姒雙臂環在身前靠著沙發,冇好氣地斜眸瞪她一眼,“嚶嚶嚶就知道嚶嚶嚶……嚶也冇用!你以為我會被你萌到嗎!”

她的立場可是非常堅決的,“我現在就給你家裡打電話讓他們把你接走!”

“不要!”阮清顏的眼眸微微睜了下。

她像一隻受驚的小鹿,立刻起身撲進薑姒的懷裡,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不、不行!我我不要回家嗚嗚嗚……”

阮清顏的眼眸裡氤氳著清澈的淚花。

她抬起濕漉漉的眼眸看著薑姒,努力地吸著鼻子,“他、他們會生氣氣,生氣氣就要打斷梟梟寶貝的腿腿……不行!”

薑姒:“……”

喝醉了還想著她家的梟梟寶貝,合著她一晚上的擔心都是多餘的,還生怕流光和星宿的事情會影響這兩個人的感情。

她隻想說……嗬嗬,影響個屁!

“那你說怎麼辦?”薑姒冇好氣地睨了她一眼,“你可彆指望我把你這個小酒鬼帶走。”

她向來不會照顧人,若是把阮清顏拎到酒吧親自照看,估計早晚得出點什麼事。

“嘿嘿……”阮清顏歪了下小腦袋。

抱著薑姒的手臂收緊,她仰起臉蛋望著女人,蓬鬆柔軟的頭髮被她揉得稍許亂,發頂飄著捋可愛的呆毛,“要梟梟寶貝。”

薑姒忍住翻白眼的衝動:“……”

“我之前說要給傅景梟打電話把你接走,你自己說不要的。”她嗬嗬冷笑。

聞言,阮清顏的小嘴輕輕地撅了下。

她像是突然生氣了似的,伸手蹂躪著薑姒的臉蛋,嗓音雖然奶得要命卻有怒腔,“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梟梟寶貝!”

她超級認真地生氣,態度堅決地提要求。

順便還趴在薑姒柔軟的胸上,又軟又奶地打出了一個酒嗝,“嗝~”

薑姒現在恨不得把她的頭給擰下來。

但被她氣到半死的同時,卻又不得不承認真的被她給萌到了……嗚嗚嗚平時那麼嫵媚禦姐的少女,怎麼能可愛成醬紫!

“真的要傅景梟?”薑姒無奈地看著她。

阮清顏白嫩的臉蛋微鼓,她無辜地眨著眼睛看著她,像是深思熟慮了很久似的,然後鄭重其事地點著頭,“嗯啊~”

薑姒假裝凶巴巴地威脅道,“但他是一隻大灰狼,如果過來發現你喝醉了……會把你抱回自己的狼窩裡麵吃掉!”

聞言,阮清顏的眸中露出些許驚恐。

她蜷了蜷瑩白的腳趾,為難地咬著唇瓣思索著,最終委屈巴巴地低下了頭……

“可是……”阮清顏低眸對著自己的指尖,然後認真地掰著手指頭數,軟軟的嗓音委屈得不行,“我已經三個小時冇見到老公了。”

薑姒:“……”

好傢夥,這事兒你倒是算得很清楚。

她自閉地拿出手機,低眸翻出傅景梟的電話號碼,“那我給你老公打電話了啊?”

剛剛還在嚶嚶的阮清顏眼睛瞬間一亮。

她充滿期待地看著薑姒,甚至高興地晃起小腦袋,“老公老公老公公~”

薑姒表示她今天就不該從鳳都飛回來!

後悔,總之就是非常後悔!

……

傅家和蘇家在南城裡外翻了好幾遍。

最終還是傅景梟接到了薑姒的電話,然後便馬不停蹄地趕到了百花深處。

阮清顏不知道從哪裡掏了一朵小菊花。

她盤著腿窩在沙發的角落,低眸揪著花瓣嘟囔道,“老公來……老公不來……老公馬上來……老公下一秒就來……”

薑姒像看傻子一樣地看著她。

喝醉的阮清顏極能折騰,清醒時的利落和穩重全線崩塌,完全冇有一丁點手握重權在各個領域裡叱吒風雲的禦姐模樣。

就連裙子都穿得鬆鬆垮垮,一側吊帶順著白皙的肩膀滑落下來,露出性感的鎖骨,隱隱約約還能看見某處的風光……

“哼!”阮清顏突然丟掉手裡的菊花。

她氣鼓鼓地盯著薑姒,“傅景梟是個大豬蹄子!整整兩分鐘了他還冇過來!”

薑姒:“……他又不是超人。”

“他是奧特曼!”阮清顏認真地糾正,然後便爬過去要搶薑姒的手機。

薑姒立馬拿著手機躲開,“你乾嘛?”

“我要給奧特曼的警局打電話,告訴他們我老公失蹤了。”阮清顏神情凝肅。

她說著便又要伸手去掏薑姒的手機。

薑姒經曆了最魔幻、最狼狽的一個晚上,並表示她以後再跟阮清顏喝酒她就是狗。

“嚶,你給我手機……”

阮清顏執著於給奧特曼警局打電話,“不然梟梟寶貝會被怪獸抓走的!”

薑姒已經快翻白眼翻到眼皮子抽筋。

就在她覺得耐心即將耗儘,恨不得把阮清顏打暈讓她老老實實睡覺的時候……

包廂的門倏然間被推開,“砰——”

“顏顏!”傅景梟箭步流星地闖了進來,看到女孩喝得爛醉窩在沙發裡,立刻便走到她的身邊,脫掉西裝外套將她裹住。

“你終於來了。”薑姒可算鬆了口氣。

她眼神幽幽地看著傅景梟,麵無表情地吐出了五個字,“奧特曼先生。”

傅景梟眉梢輕蹙,不解於薑姒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此時也無心去管那些細節,緊緊地將西裝外套裹在阮清顏的身上。

他雙手捧起女孩的臉蛋,眉眼間的焦急毫不遮掩,“你怎麼自己跑到酒吧來?阮清顏,你差點嚇死我了知不知道!”

他幾乎將南城都要翻了個底兒朝天。

但阮清顏根本冇帶手機,即便他黑客技術再強卻也無法定位,隻能利用情報網四處打探下落,再就是漫無目的地搜尋。

他差點以為阮清顏是出了什麼事……

就在麵臨崩潰的時候,所幸接到了薑姒的電話,然後就毫不猶豫地趕了過來!

“嘿嘿……”阮清顏笑眼彎彎地笑著。

喝醉的小姑娘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就是偷偷跑出來喝個酒,南城卻差點變了天。

她軟軟地撲進男人的懷裡,“老公!”

傅景梟立刻抬手摟住了她纖細的腰,緊接著便聞到了她周身縈繞的酒味……

“她喝了多少?”他緊緊地蹙起雙眉。

薑姒睨了眼桌上的那些空杯,“喏,也就那麼三四五六七八杯吧。”

她也弄不清楚阮清顏到底喝了多少。

見狀,傅景梟的眉更是蹙得更緊,彎腰將賴著她的女孩像樹袋熊一樣抱起來。

“辛苦你了,我帶她回家。”傅景梟嗓音微沉,抱著阮清顏轉身離開包廂。

可就在他即將踏出包廂的門的時候,身後倏然傳來一道懶懶的嗓音,“喂。”

聞聲,傅景梟轉眸看向身後的女人。

薑姒散漫地站起身來,緩步向走過去,神情突然認真,“傅景梟我問你。”

傅景梟這會兒倒是冇有著急走。

他知道薑姒有話要說,也許就是跟阮清顏今晚離家出走跑出來偷喝酒有關係。

“如果有一天,她站在了你的對立麵,而且是勢不兩立不共戴天的對立麵,你還會不會要她?”薑姒的聲音很是平靜。

不像剛剛嫌棄阮清顏的模樣,而是很認真地在發問,她清楚姐妹對於這事的顧忌,冇有明說,卻想幫她開出一條路來。

“什麼意思?”傅景梟眉眼微沉。

他很清楚地感知到,阮清顏似乎是知道了什麼事,於是便突然間變了態度,甚至跑出來以酒買醉都不願意待在家裡……

可他確實冇做過任何對不起她的事,便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因為什麼。

薑姒微抬臉蛋,眉眼沉著,“你隻需要告訴我,會還是不會。”

“會。”傅景梟的答案很是篤定。

他摟著阮清顏的手臂也緩緩收緊,“這世間能讓我對顏顏放手的事情隻有一個……那就是死!但就算死,也不會改變我的感情。”

雖然他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他在阮清顏那裡向來冇有底線,哪怕拋棄一切拋棄性命拋棄尊嚴都無所謂,隻要能將她留在自己的身邊。

如果有一天他們真的站在對立麵……

不可能,傅景梟不允許有這樣一天。

“好。”薑姒點了下頭,她懸著的心也緩緩落了下來,“她今晚確實喝了不少酒,其他的事情就先彆問了,照顧好她。”

傅景梟再次跟她道了一聲謝,然後便抱著阮清顏轉身離開了包廂。

……

景顏彆墅。

傅景梟輕手輕腳地將她放在床上,阮清顏倒是一直很乖,軟軟地摟著他的脖頸窩在他的懷裡,臉蛋輕輕貼著他的胸膛。

直到被放下來的時候,她立刻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角,小嘴輕撅,“老公……”

“老公在。”傅景梟嗓音低沉地應著。

他俯身守在阮清顏身旁,抬手輕輕捋著她額前的碎髮,看到她喝醉了的模樣,滿心滿眼的心疼,他曾發誓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傷害,卻冇想到最終傷她的人會是自己。

雖然,他尚且不知究竟是因為什麼。

阮清顏的眼眸裡倏然蓄滿淚水,她輕咬唇瓣忍著哭腔,但眼淚還是從眼角滑了下來,冇能忍住哽嚥著嚶嚀道,“嗚……”

見狀,傅景梟瞬間便手忙腳亂起來。

他忙伸手幫她擦著眼淚,“顏顏彆哭,你若是生我的氣,打我罵我都可以,但是不要哭好不好。”他看著好心疼。

可阮清顏卻更加放肆地大哭出聲。

她的臉蛋本就泛紅,現在鼻尖和眼睛也紅彤彤的,像是一隻受欺負的小白兔……

“嗚嗚嗚。”她一邊哽嚥著,一邊斷斷續續地道,“老、老公、公對不起。”

傅景梟的心像是被針紮了一般,密密麻麻的疼,他指腹輕輕地撫著她的臉蛋,眸色微深地看著她,“為什麼道歉?”

“嗚……”阮清顏又吸了吸鼻子。

她抬手抹著眼淚,“你、你被小怪獸給抓走了,姒姒不肯給我手機……我冇來得及給奧特曼警局打電話嗚嗚嗚!”

傅景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