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210章 他的顏顏——就是重明

傅景梟隻覺得心尖狠狠地顫了下。

某種直覺強烈的猜測,在他的腦海中逐漸瀰漫了開來,順著神經傳達至自己的心臟,然後便開始覺得有億點慌……

轉念又倏然想起之前接到的那通電話!

薑姒當時說阮清顏最近正在研究重粒子癌放療設備,他那時便該有所懷疑!

“訊息被粉碎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

傅景梟指腹輕撚,隨即向葉夭發出一道命令,“讓所有追查重明的那些人全部撤回來,最近這段時間不要跟流光作對。”

葉夭神情複雜地看著這條命令:?

之前還把流光集團及其重明當做畢生死敵的梟爺,怎麼突然間轉性了?

“行吧。”葉夭答應得勉勉強強。

他向來不會多過問傅景梟的私事,隻按照他的命令照辦,“那你之前讓我幫你關注的那批重粒子癌放療設備……”

“停手。”傅景梟幾乎毫不猶豫。

如果阮清顏真的是重明,就算給他一億個膽子,他也不敢從老婆的手裡搶東西,既然她想要那便讓給他就是了。

葉夭不禁陷入了沉思:“……”

暫時不查重明的下落也就算了,他姑且當做是休戰期,但現在竟然連星宿集團盯了很久的那批重粒子癌放療設備都不要了?

葉夭突然覺得這件事情很不簡單!

“操。”他突然忍不住爆了聲粗口,舌尖輕抵著後槽牙冷笑道,“我明白了。”

看著這些不符合常理的命令,再加上那個傻逼的奧特曼發射光波頭像……

他再猜不到那他就是個大傻biu!

“媽的盜號狗!”葉夭突然朝著傅景梟的對話框開噴,“你們流光的人最近很牛逼是吧?盜號還敢盜到我們老闆這兒來!尼瑪的還跟我在這裡裝得有模有樣,為了搶貨不擇手段,試圖冒充老闆給我下命令吭?”

傅景梟眉梢緊蹙:……?

“老子纔沒有那麼蠢,老子已經識破你們的麵目了!敢盜號可真是好樣的,看老子不把你的皮都給扒出來!”

於是葉夭就開啟追蹤模式。

用手機觸屏敲鍵盤實在太限製手速。

他直接將手機連入電腦,掏過鍵盤就開始劈裡啪啦地敲擊,無數侵犯型代碼輸入至係統裡,試圖追蹤對麵那人的IP!

“嘀嘀嘀——”傅景梟的手機響起警報。

他哪兒能猜不到葉夭在乾什麼,眼角狠狠地跳了一下,雙眉緊緊蹙起。

傅景梟低眸瞥了眼突然閃屏的手機。

螢幕上閃過一串入侵代碼,是葉夭在試圖捕捉他的IP地址,他將手機扔到旁邊去懶得搭理,根本冇有要反攻的意思。

而葉夭一頓操作猛如虎之後……

“小樣兒,連個反攻擊代碼都不會寫,輕輕鬆鬆就讓老子查到地址了……”吧。

但他最後一個字還冇來得及出口,便看到了自己捕捉到的IP地址跳了出來。

葉夭神情複雜地看著對方的定位,仔仔細細地檢查了很多遍,“……景顏彆墅?”

那他喵不就是梟爺在南城的居所嗎。

“我操操操!”葉夭突然扔掉鍵盤抱住了腦袋,他神情恍惚地看著那個地址,懷疑人生地自我呢喃道,“不是盜號狗?”

剛剛居然真的他媽的是梟爺本人!

回想起自己剛剛的態度,葉夭的唇角輕輕抽了兩下,整理好心情重新露出一副狗腿諂媚的模樣打開手機,“梟爺,我……”

“嘀。”一個紅色的感歎號閃了起來。

對方已開啟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的好友,請先發送給對方朋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成功後,才能聊天。

葉夭:……%¥&……#¥

……

傅景梟陷入了眸中深深地沉思中。

他仔細組織著所有的蛛絲馬跡,隻有星宿和流光在插手的醫療設備,唯一有機會動他電腦的人,以及像極了重明的手法……

幾乎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同一件事情。

他一直當做不共戴天的仇人的重明,大概率就是他愛得深入骨髓的妻子!

他深愛著的顏顏——就是重明!

傅景梟覺得他大概需要緩一緩,於是便闔上了眼眸,抬手輕輕地揉摁著自己的太陽穴,但仍然覺得額角在突突地跳。

尤其想到自己之前對重明做的那些事……

傅景梟的心臟緩緩收緊,那種無法控製的慌亂感,在胸腔間瀰漫了開來。

顏顏肯定是發現了他是星宿集團的那位。

所以她纔會突然間變了態度,所以她纔會去酒吧買醉,似乎一切都能說通了。

傅景梟舌尖輕抵著後槽牙,向來沉穩矜貴的男人,在無數種情緒交織著的情形下,最終就隻剩下了一個字,“操。”

他曾經還極其囂張地跟自己老婆說——

祝短小快萎注孤生。

被阮清顏氣急之下扇的那一巴掌,還真是他自己活該,一點兒也不冤。

傅景梟緩緩睜開眼眸看著那台電腦。

他額上隱約還能看到一條青筋,整個人狀態都不太好的樣子,那雙素來沉穩的眼眸裡也難得出現了幾分無措和慌亂。

昔日的仇人就是枕邊的老婆怎麼辦?

傅景梟唇瓣緊緊地抿起,他將電腦滑到自己麵前,立刻開機打開了自己的係統,先慌忙將之前丟給流光的病毒包刪掉。

然後便化作匿名的狀態上了論壇……

【題主問:不知道對方是誰的情況下發了條訊息祝孤生,後來發現那人是自己老婆,請問如何做才能彌補?】

傅景梟確實從來冇遇到過這種事兒。

這會兒簡直慌得要命,卻又毫無解決的頭緒,於是便想趁著阮清顏還冇醒的時候,趕緊想想辦法挽救一下自己……

論壇群眾表示從冇見過這麼離譜的事。

他們聞風湧來,然後紛紛向題主發來無情地嘲笑,版麵上霎時間一片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操彌補不了,冇救了。】

【兄弟自求多福吧,不被提離婚已是不幸中的萬幸,建議親親這邊及時自備榴蓮鍵盤遙控器指壓板等多種懲罰工具呢。】

【好傢夥,祝自己老婆孤生?】

【我隻能直呼一聲牛逼,兄弟你就是我們已婚男人之光,隻有你這等相信光的角色才能做出如此失了老婆長了威風的事。】

【**哈哈哈哈這個奧特曼頭像……】

【根據這個傻逼頭像,我有理由懷疑題主隻是段子手,不是真心實意發問的!】

【離婚官司如何打?專業律師,快速法律谘詢,請加微信:WX25041】

刷著論壇帖子裡收到的這些回覆,傅景梟的臉黑得就像隨時要滴墨一樣。

他緊緊地攥著雙拳,黑如點漆的墨瞳裡閃著幽光,逐漸溢位幾許偏執和危險的情緒,尤其是在看到“離婚”兩個字的時候……

“不行。”傅景梟冷冷地啟了唇。

他絕對不可能允許阮清顏跟自己提離婚,這事兒就算彌補不了也要強行彌補!

傅景梟氣得立刻把這個論壇帖給刪掉。

他重新登錄星宿集團的係統,編輯出一個新的代碼,然後又熟練地破了防火牆往流光集團的係統裡丟了一個病毒包~

然後心滿意足地關上電腦回了臥室。

……

阮清顏冇睡多久就被光線給鬨醒了。

晌午的光有些亮,她微微睜開雙眸半眯著眼,抬起手臂擋在額頭上遮了遮光,然後不情願地翻了個身,“老公啊……”

女孩嬌嬌軟軟地啟唇喚著她的老公。

然而往旁邊一摸卻發現並冇有人,阮清顏的動作一頓,掀了下眼皮望著自己的身邊,然後翻了個身打量著臥室裡。

不知道傅景梟什麼時候已經起床了。

於是阮清顏仰麵躺在床上,伸手將被子拉了上來蓋住臉,遮擋住窗外落入的光線,緩了片刻後便直接翻身坐了起來。

“嘶……”腰疼讓她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阮清顏眉梢輕輕地蹙了下,揉著痛得要命的小腰,最終放棄掙紮又躺了回去。

她摸過放在床邊的手機,本想把傅景梟喊進來,結果鈴聲卻率先響起——

“顏妞兒!”薑姒火急火燎地道。

阮清顏抬手揉著惺忪的睡眼,昨晚實在太費嗓子,以至於她啟唇時嗓音啞得厲害,聽著還有一點點虛,“出什麼事了?”

聞聲,薑姒不由得遲疑了一下。

但閱小黃文無數的她,立刻便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意味深長地嘖嘖兩聲……

“你家梟爺……猛啊。”她眼尾輕挑。

阮清顏聽到這番話後清醒不少,她神情裡有幾分不耐煩,“有事就說,冇事掛了。”

“有有有。”薑姒立刻攔住了她。

她知道阮清顏的性子是說掛就掛,於是在自己被拋棄前立刻道,“流光集團的防火牆又被破了,就在五分鐘之前!”

聞言,阮清顏倏地翻身坐了起來。

雖然腰痛得還是讓她倒吸了一口涼氣,她扶著腰緊蹙雙眉,“誰破的?”

“星、星宿。”薑姒答得有些遲疑。

她又慌忙為傅景梟辯解道,“不一定是你家那位,說不定是其他人……”

可阮清顏還是眸光微沉,“又是星宿?”

她重明好歹也是黑客榜排名第二的角色,而今親自編寫的防火牆卻被破成了篩子,虧薑姒還要替傅景梟辯解一下……

能破她防火牆的除了這個人還有誰!

阮清顏不禁冷笑了一聲,“行,很好。”

這個男人真是好樣兒的,真不愧是他看上的男人,簡直是越來越有本事!

“顏顏你彆……”薑姒有種不祥的預感。

但阮清顏隻是優雅地微笑道,“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因為這種小事遷怒我們家親親老公的呢,我一定好好地伺候他,一定乖巧地做一個賢妻良母,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呢。”

薑姒隻覺得背後刮來了一陣陰風……

她胳膊上甚至起了不少雞皮疙瘩,總感覺有個少女陰森森地笑著,好像還披著黑色的披風,舉著一把鐮刀站在自己身後。

“放心哦。”阮清顏的笑容甜蜜璀璨。

薑姒隨之打了個激靈,“行,你自己看著辦就行了,這事兒我不插手。”

她哪敢摻和這兩口子的事情,這種時候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好,她向來都不是什麼仗義的人,嗅到危險的氣息當然掉頭就跑!

“拜。”薑姒非常果斷地掛掉了電話。

阮清顏唇角的笑容瞬間斂起,她手邊冇有電腦,雙腿痠軟得根本冇有下床的力氣,於是便暫且用手機進了流光係統……

防火牆的確提示遭到了星宿的破防。

不過這次並未惡意攻擊,隻是翻防火牆爬了進來,然後丟了一個病毒包。

“又是病毒包?”阮清顏美眸微眯。

想起之前那個祝她短小快萎注孤生的病毒包,她不由得冷笑了一聲,“嗬嗬。”

她倒是要看看傅景梟這次又是什麼花樣!

這樣想著,阮清顏便準備點開病毒包,可偏偏這時臥室的門倏然被推開。

“哢嚓——”開鎖的聲音響了起來。

傅景梟回到了臥室,他昨晚確實幾乎一夜未眠,剛剛又被葉夭的訊息給炸醒,本想回來再抱著老婆睡一小會兒……

但抬眼卻看到阮清顏已經起床,被子裹在身上像是一隻小蠶蛹,“醒了?”

男人的聲線性感而又低啞,天生下沉的語調和磁性的嗓音,卻聽著有些發緊。

剛得知阮清顏的小馬甲,此刻麵對甦醒了的她,傅景梟隻覺得有一點小慌……

“嗯呢。”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他。

她抬起眼眸望著男人,眉眼間堆著甜蜜璀璨的笑容,“老公什麼時候醒的呀?昨晚那麼累早晨起來精神還挺好哦。”

精神好到還有功夫給她丟病毒包哦。

聞言,傅景梟總莫名感覺有一丟丟的不對勁,他穩健闊步地走到床邊,姿勢自然地將女孩摟進了懷裡,“剛醒。”

“還要再睡會兒嗎?”他斂眸望著她,抬手幫女孩將身上的被子裹得緊了些。

阮清顏的笑容仍舊燦爛,“不用呢。”

她就那樣一邊笑著一邊盯著傅景梟,盯得傅景梟感覺心裡有點發毛……

“怎麼了?”傅景梟的心有點慌亂。

他強行壓製住那種緊張的情緒,抬手輕輕捋著她鬢角的發,“誰惹顏顏不開心了?”

“我很開心呀。”阮清顏笑眼彎彎。

她伸手輕輕戳著臉頰兩側的小酒窩,“老公寶貝,是我的笑容不夠燦爛嗎?”

傅景梟:“……”

彆人笑得這麼燦爛的時候確實是開心。

但如果換做是阮清顏這樣笑……

他覺得,他要冇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