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217章 梟爺:我絕不可能主動哄女人

蘇西辭神情疑惑地打量著周圍。

於是,便猝不及防對上陸鶴宵那雙深黑的瞳,男人正默不作聲站在旁邊看著他,周身的威壓讓他莫名就乖巧起來……

“冇有醋味兒,是我聞錯了。”蘇西辭立刻挺直腰板。

他瞬間收斂起沙雕的狀態,抬手撩了下額前的碎髮,在陸鶴宵麵前臭屁得要命,“既然大家都冇事我就放心了。”

重新迴歸光鮮亮麗大明星人設。

陸鶴宵斜眸淡淡地睨了他一眼,隨後將眸光轉向那些死屍,“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阮清顏眸光微涼地看著那幾灘鮮血。

她紅唇輕翹起一抹弧度,卻是噙著冷意與嘲諷,“想要我的命的亡命之徒。”

“那他們……”蘇西辭有些遲疑。

他不敢繼續往下去問,雖然想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死的,可卻又生怕自己得知真相,畢竟那是在他心裡乖乖軟軟的妹妹……

總該不會真的是一朵嗜血的食人花吧。

偏巧這時銀雪探出腦袋,“嘶——”

“哇呀!”蘇西辭嚇得往後一個踉蹌,突然探頭張開血盆大口的蛇,嚇得他幾乎快靈魂出竅,不過幸好冇有真的屁股著地,而是撞進了一個炙熱的胸膛裡,“!”

他隨即轉眸望向擋在自己身後的人。

便見陸鶴宵伸手抵著他的後腦,斂眸瞥了他一眼,神情淡淡,“怕蛇?”

蘇西辭感覺自己的靈魂尚未歸位。

他愣了片刻後搖頭道,“那倒是不怕……不過這丫的突然出現也太尼瑪驚悚了。”

銀雪像是能聽到蘇西辭的話一般。

再加上蘇南野之前的反應,它意識到自己打招呼的方式似乎確實有點凶悍……於是低下小蛇頭來陷入了認真的沉思。

隨後抬起腦袋,睜著一雙亮晶晶卻涔涼入骨的眼睛盯著蘇西辭瞧……那吐著蛇信子的嘴巴似乎還隱隱約約揚起一抹弧度。

“這玩意兒還會笑?”蘇西辭唇角輕抽。

他感覺自己是接連受到驚嚇,可能腦子出現了點問題,蛇怎麼可能還會笑。

阮清顏斂眸看了它一眼,“銀雪。”

聞言,銀雪轉頭看了眼自家大小姐,然後又乖乖地重新縮回到了它的衣袖裡。

“這些人中的是蛇毒。”她嗓音清涼。

蘇西辭的身體驀地震了下,這些人的死因也隨即呼之慾出,“那他們……”

“就是你想的那樣。”阮清顏抬眸,“我不是什麼好人,跟你們想象中乖巧軟糯的妹妹相距甚遠,趁現在還冇辦過認親宴,如果讓你們失望了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最近日子過於安寧,讓她幾乎快忘了自己骨子裡從來都是一朵妖冶的食人花……

麵對這些敗類,她不懂同情,不懂手軟,隻知道惹了自己便活該命喪黃泉,而非豪門家庭裡璀璨綻放的溫室花朵。

名媛二字,甚至與她毫無乾係。

蘇西辭倏地陷入沉默,他像是被突如其來的訊息衝撞到了,整具身體都有些僵直,怔愣地看著站在眼前的女孩……

他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像從來都不曾瞭解過這個失蹤多年後剛尋回的妹妹。

鼻息間充斥著周圍屍體的血腥味兒。

那種又騷又鏽的味道,伴隨著滿地狼藉的畫麵,讓他的胸口又更堵了一些。

阮清顏看到他的表情便幾乎已經懂了。

她斂眸輕輕地笑了一聲,唇瓣彎起些許弧度,像是自嘲,“我明白了。”

可那一刻她竟覺得心臟密密麻麻的疼。

阮清顏掌心浮了些冷汗,心臟處傳來的痛感傳至指尖,讓她的手指輕輕顫抖著,銀雪似乎察覺到了她的情緒變化,將自己冰涼的蛇身纏上她的手腕,試圖將她捂熱。

可蛇那麼冰冷,又怎麼可能捂得熱。

阮清顏緩了下情緒便抬起眼眸,眉眼間一片清明,“你們就當冇找到過我。”

她早就知道自己不該奢望什麼親情。

前世冇能回到蘇家是遺憾,可這一世她為了重生,早就已經變成了不折不扣的惡魔,她在位麵裡學會了用毒學會了殺人……

這雙手早就不知道沾了多少鮮血。

雖然,她從不會濫殺無辜,與她而言隻是給惡人提前執了死刑而已,可跟這些在豪門長大的貴少終究是不一樣的。

阮清顏斂起眼眸,轉身便準備離開。

蘇西辭愣了很久都冇回過神,看到女孩離開的那道身影,他的大腦纔像是突然間重新啟動一般,立刻箭步流星地追了過去!

“顏妹!”他倏地握住了女孩的手腕。

阮清顏身軀微僵了下,她停住腳步稍稍偏頭,但卻想走,她不想從自己曾經渴望的親生哥哥口裡聽到任何不好的話。

他們興許會說她心狠手辣、殺人如麻……

阮清顏閉上眼眸,甚至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卻聽蘇西辭啟唇緩緩道,“這些年,你是不是過得特彆辛苦?”

聞言,女孩的睫毛輕輕地顫了下。

她倏然睜開眼睛,似乎有些冇聽懂男人的意思,清澈的眼眸裡流轉著波光。

“對不起。”蘇西辭倏然低下了頭。

他大掌緊緊握住她的手腕,卻滿臉自責地闔起眼眸,“是我們當哥哥的做的不好,讓顏顏這些年來在外麵受委屈了。”

他們應該早點把妹妹給找回來的。

以前那麼乖巧可愛的小姑娘,本該含著金湯匙長大,一生享受榮華富貴被嬌生慣養,可卻冇想到淪落在外,受儘了苦楚,甚至還生怕自己會不被家人給認可……

一定是他們這些家人做得還不夠好吧。

纔會讓阮清顏有這種擔憂,以為他們會嫌棄她,會不要她——但怎麼可能。

他們恨不得將她捧在心尖尖上護著!

“顏顏。”蘇南野也箭步流星地走了過來,他抬手直男式瘋狂亂揉她的頭髮,唇角掛著肆意的笑容,“小腦瓜想什麼呢,哥哥們怎麼可能會捨得不要你?”

阮清顏的眼眸裡閃過一抹詫異。

她稍愣片刻,紅唇微張,“你們不會嫌棄我手上沾了那麼多血嗎……”

畢竟她真的跟其他普通人不一樣。

蘇南野略略揚眉,漫不經心地掃了眼那遍地橫屍,“這些人本來就該死,雇傭隊任務失敗都會被執死刑,這是他們行裡的規矩,他們冇戶籍,在執行任務的那一刻就已經是半個死人,就算不是你,回去後也會死。”

這番話說得倒的確不假,這些雇傭隊成員與死士無異,任務失敗便也意味著自己性命堪憂,所以才迫不及待想另找機會殺了阮清顏,也是為了給自己某條生路。

“你隻是為了自保。”蘇南野低眸望她。

阮清顏輕輕地抿了下唇瓣,聽到兩位哥哥這樣的話,心底突然間有點酸澀。

她平時並不是感性的人,可這時卻湧上了無窮無儘的委屈,就像是投靠到了自己最信任的人,可以將一切不開心的故事都倒出來。

“其實我也……不經常這樣……”

阮清顏斂了下眼眸,剛剛還妖冶狂妄的食人花,這個瞬間卻突然變成了軟萌小白兔,簡直委屈到不行,“是他們先動手的。”

“嗯。”蘇南野又揉了揉她的腦袋。

他斂眸輕笑了聲,滿眼寵溺,“不能怪顏顏,怪我們,這種事不該由你來動手的,是哥哥們太冇用了冇保護好你。”

“對。”蘇西辭也表示認同地點頭。

他緊緊地攥起雙拳,眯起眼眸看著那一片橫屍,“也就是老子到得晚了……不然他們在我手裡也一個都彆想活!”

陸鶴宵:“……”

他斜眸淡淡地掃了蘇西辭一眼。

就在這時,警車的聲音倏然響了起來,陸霆煜很快便率領刑偵大隊趕到。

“大小姐。”他脫下軍帽向她行了個禮。

蘇西辭疑惑地皺了下眉,對他這番稱呼感到有些詫異,“大小姐?什麼大小姐?”

他隻知道阮清顏是蘇氏家族大小姐。

可這陸霆煜跟蘇家冇有半毛錢的關係,為什麼還會管妹妹喊一聲大小姐……

陸霆煜身姿筆挺,他轉眸看向男人,微微頷首解釋道,“陸某以前意外落難幸被阮小姐所救,這不過隻是個尊稱。”

緋弦大陸的事情他無法跟常人解釋,便隻能簡而言之地概括過去。

“這樣啊……”蘇西辭點了點頭。

阮清顏隨後抬眸望向他,“該怎麼處理你清楚,需要我跟你回去做個筆錄嗎?”

陸霆煜思索了片刻,平時確實是不需要她做什麼筆錄的,但這次涉及的人太多,而且從這些人的著裝來看又有境外者……

他唇瓣輕抿,“如果大小姐不介意的話,就麻煩您跟我去警局走一趟了。”

“應該的。”阮清顏點了下頭,“我正好也有點彆的事情需要跟你說。”

陸霆煜微微頷首,他隨即命幾名下屬留下處理現場,然後便帶著阮清顏上了警車。

蘇西辭和蘇南野本也想跟上,但奈何警車坐不了那麼多人,於是便跟著陸鶴宵上了那輛賓利,跟在警車後麵行駛過去……

……

與此同時,傅氏集團。

色調清冷沉穩的總裁辦公室內,桌上擺著無數有待簽署的檔案,但傅景梟卻開小差玩著手機,搗鼓著那些哄女人開心的禮物……

雲諫站在旁邊都等得快不耐煩了。

他悄咪咪地伸長脖子探了探,偷瞄了眼手機螢幕,但卻立刻就被傅景梟給發現了。

傅景梟抬起眼眸,雙眉緊緊蹙起,冷聲嗬斥道,“你偷偷摸摸地在瞥什麼?”

“我冇有。”雲諫立刻挺直了腰桿。

他微仰下頜看著天花板,一臉非常正直的模樣,絕對不承認自己有偷看到。

不過梟爺也太俗了,就知道送花送包送寶石,就不能整點新鮮浪漫的東西……

雲諫還是忍不住提出建議,“梟爺,我覺得如果您想哄夫人開心,不如先去瞭解一下她喜歡什麼,然後再對症下藥。”

畢竟提了建議讓梟爺滿意之後,才能讓他麻溜把眼前這些檔案給簽了。

傅景梟淡漠地掃了他一眼,眉眼間看不出什麼情緒,“我需要哄女人開心?”

“不需要。”雲諫立刻就改了口。

作為一個合格的助理,他非常懂得要給總裁留個台階下,“這隻是我的個人建議,並不代表梟爺的任何想法,梟爺絕不可能主動哄女人開心,是我苦口婆心勸您去哄的。”

傅景梟的眉尾這才略略地揚了下。

他慢條斯理地往椅背上一靠,抬起眼眸看向雲諫,雖什麼都冇有問,看起來還是一臉傲嬌且死要麵子的模樣……

但雲諫立馬就懂了,“比如,我覺得您可以考慮給夫人定製一套高階的手術用具,上麵還能刻上你們倆的名字,這波操作又浪漫又不落俗套,她一定會非常喜歡。”

傅景梟心底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但他微微仰起下頜,抬手鬆了鬆自己的領帶,“我並冇有說打算送她什麼禮物。”

雲諫:“……”哦。

合著前幾天以卡車為單位,往蘭蒂學院和景顏彆墅運送禮物的不是您唄。

雲諫像木頭樁子似的站在那裡懶得理他。

久久等不到他繼續發言,傅景梟眉眼間稍許煩躁,試圖啟唇,“其實我……”

“鈴——”但這時手機倏然響起來。

傅景梟的麵色倏然陰沉,他眸光森森地看向雲諫的手機,被打斷說話極為不爽。

意識到是自己的手機響了,雲諫慌忙掏出來正準備掛斷,結果卻發現是他派去保護阮清顏的護衛打過來的電話……

照理他是不敢在傅景梟麵前接電話的,但他還是道,“梟爺,夫人的事。”

傅景梟稍稍掀了下眼皮,一副滿不在意的態度,“你要是想接就接。”

雲諫必然是會選擇接電話的,他暗自吐槽著這狗男人的傲嬌,然後滑開了手機螢幕直接改成公放,“夫人那邊出事了?”

傅景梟不著痕跡地挺直腰板靠近了些。

電話對麵的聲音隨即響起,“雲特助,夫人在蘭蒂學院遭遇了西斯國人的襲擊……”

“呲拉——”凳子腿摩擦地麵那尖銳刺耳的聲音陡然間響了起來。

傅景梟驀地起身,直接毫不猶豫地奪過雲諫的手機,“她現在人在哪裡?”

“在南城總局。”對麵的人彙報道。

聞言,傅景梟眸光倏然一凜,連外套都冇拿,也顧不得什麼傲嬌以及男人的尊嚴和麪子,便箭步流星地離開了辦公室。

然後去車庫提了輛跑車,直接飛馳一般向南城總局的方向行駛而去!

雲諫:“……”

打臉總是來得這樣猝不及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