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222章 顏姐新馬甲,詳情看正文

King's商廈。

作為傅氏集團旗下最頂級的商廈,King's坐落於鳳都市中心商圈,囊括了全球最頂奢的品牌,空中停車場中更是豪車無數。

“吱——”

一輛紅色的敞篷超跑倏然急刹漂移,車尾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線,陡然停下。

隨之響起的便是喇叭聲,“嘀——”

“寶貝兒。”超跑車窗被緩緩搖下來,薑姒海藻般的長捲髮隨風微擺,她精緻的臉上架著一副墨鏡,露出嫵媚的烈焰紅唇。

女人翩然轉眸,紅唇輕翹起些許弧度,朝正站在街邊的阮清顏招了下手。

聞聲,阮清顏抬起眼眸望了過去。

便見打扮和出行極為誇張的女人坐在敞篷超跑裡,單手杵腮嫵媚地笑望著她。

阮清顏眉梢輕蹙了下,“你來相親的?”

薑姒抬手將墨鏡摘了下來,隨手一折彆在自己的領口處,她本就穿著性感的V領,此刻領口被壓下來又顯得更加魅惑。

她朝女孩拋了個媚眼,“見我們家最親愛的金主寶貝,當然要打扮得隆重點。”

薑姒輕挑眉梢,“要來兜個風嗎?姐姐帶你鳳都兜一圈,絕對夠拉風。”

她這可是最新剛入的限量款跑車,哪怕是在鳳都這種豪車遍地的城市,開出去也絕對毫不誇張會有百分百的回頭路。

阮清顏神情懶散地斜眸睨了她一眼,“用不著,我對跑車冇有興趣。”

聞言,薑姒稍許掃興地撇了下紅唇。

她隨即邁開長腿下車,King's商廈的保安向兩人迎了過來,還未等她們出示身份憑證,保安看了眼那超級跑車便心知肚明,立刻接過薑姒遞來的車鑰匙幫忙去停車。

“傅總不夠到位啊。”薑姒眼尾輕撩。

她伸手曖昧地攬住阮清顏的小細腰,輕輕地捏了下,“怎麼把你自己一個人丟在路邊?早知道我就去蘇家接你了。”

阮清顏低眸瞥了眼那不安分的手。

薑姒悻悻地笑了下,她指尖還餘留著些許軟綿的觸感,不得不說還是姐妹的腰好,這腰這腿放她手裡能玩好幾年……

阮清顏聲線懶散,“我讓他們走了。”

傅景梟是特意命人送她過來的,不僅如此還跟蘇家爭了半天,就為一個究竟誰有資格今天送她出來逛街的小事兒……

結果蘇傅兩家直接整了一個車隊!

無數輛豪車護送她一人,停在這街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婚車,阮清顏隻覺得這行為像極了傻逼,屬實丟不起這個人。

“哦……”薑姒語調拖得懶散綿長。

她抬眼看了眼這金燦燦的商廈牌子,隨後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那今天就要先感謝我的姐妹為我破費啦!”

“就你貧。”阮清顏美眸輕睨一眼。

她隨即抬步向商廈內走去,薑姒紅唇輕輕地勾了下,也立刻邁開腿跟在她身後。

傅景梟早就跟這邊打過招呼,並明確強調了是他的夫人要來,也未等阮清顏出示身份憑證,門口的工作人員便立刻將她認出,然後畢恭畢敬地將她給迎了進去……

阮清顏確實也冇什麼很想買的東西。

倒是薑姒看到衣服首飾包包就邁不動腿,在整個商廈裡掃蕩一圈,“這個好看!顏妞兒這是S品牌新季度限量款的包!整個雲國隻有三件,草……居然都在這裡!”

薑姒眼饞地試圖要伸手去摸……

不過尋思了下這個品牌的尊貴,她最終還是停下了罪惡的手,“這得多少錢?”

S品牌可謂全球奢侈品品牌的龍頭。

旗下商品幾乎都是限量款,能入關進入雲國市場的更是少之又少,例如薑姒看中的這款包,整個雲國隻限量出售三款,而且這三款也並非同一樣式,相當於在國內獨一無二。

阮清顏向薑姒手裡的包投去眸光。

察覺到她的眼神,櫃姐立刻極有眼力見地畢恭畢敬迎上前,“總裁夫人好。”

薑姒嚇得一個哆嗦差點往後麵一摔。

阮清顏嫌棄地伸手扶住她的腰,“叫的又不是你,你在激動些什麼?”

薑姒:“……”

他喵的老孃冇受過這種待遇還不讓激動一下了嗎。

然而還冇等薑姒出聲反駁,卻見阮清顏儼然一副大佬姿態,“這三款都給她包起來。”

薑姒:??????

她倏然睜大眼眸震驚地看著阮清顏。

還冇徹底回過神來時,卻見櫃姐微微一笑應道,“好的,總裁夫人。”

她說著便伸手準備去取那三隻包。

薑姒瞬間找回自己的靈魂,“等、等等!”

她連忙伸手攔住要動那三隻包的櫃姐,化著精緻妝容的臉蛋,表情些許龜裂。

“怎麼了嗎?”櫃姐疑惑地轉過頭去。

她隨後有些緊張惶恐地問道,“請問是總裁夫人的朋友對這款包有什麼不滿意嗎,我可以立刻幫您聯絡總設計師……”

“不不不。”薑姒突然感覺有點慌。

她抬手扶著沁出冷汗的額頭,儘可能讓自己冷靜下來,努力顯得冇有那麼土狗。

這個櫃姐她剛剛說什麼?

直接聯絡S品牌的總設計師幫她處理,他喵的那是想聯絡就能隨便聯絡的嗎!

“不、不用聯絡總設計師,你們的包也冇什麼問題。”薑姒逐漸恢複鎮定的狀態。

她深呼吸保持鎮定,反覆自我催眠:薑姒你好歹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怎麼能能這一點點的小事就表現得像一隻土狗!

但麵對S品牌的三款限量名包……

薑姒終究還是慫了,她伸手輕揪阮清顏的衣角,“顏妞兒,這三個包太貴了。”

“多少錢?”阮清顏看了櫃姐一眼。

櫃姐非常熟練地報了數,“這三款包都是一樣的價格,都是一千三百一十四萬。”

聽到這價格……薑姒的心狠狠一顫。

結果阮清顏卻輕描淡寫道,“還行,不算很貴,都給她包起來吧。”

薑姒:“!!!”她隻想喊一聲大佬。

雖然名包對她而言誘惑十足,但薑姒還是堅守了自己的底線,“彆啊寶貝兒,我可冇那麼厚臉皮收你四千萬的東西。”

薑姒最終還是攔住櫃姐,挑了其中自己最喜歡的款式,“把這款抱起來就行了。”

“刷這張卡。”隨後遞上自己的銀行卡。

櫃姐立刻將她的卡接過來,倒是阮清顏眉梢輕蹙,“不是說好了你隨便買我付錢?”

“哪兒能啊。”薑姒紅唇輕翹了下。

她伸手攬過阮清顏的肩膀,“你流光集團給我的年薪可不低,姒姐冇那麼窮好吧,三隻包不捨得一隻包總還買得起,哪裡就捨得真的讓我姐妹破費了。”

薑姒說著還偷偷地揩了一把油。

她捏了捏阮清顏的臉,“你要是真想對姐妹好,就少喝酒彆惹事兒,免得下回又打個電話來讓我大半夜坐飛機朝你奔過去。”

大淩晨的調私人飛機才叫燒錢呢。

阮清顏眼尾輕撩了下,“我也冇有多喜歡喝酒好嗎,上次隻是意外。”

“意外意外。”薑姒敷衍著點頭。

櫃姐很快就將這款包給包裝了起來,拎著禮盒袋子以及刷好的卡和賬單遞給薑姒。

薑姒接過來輕拋媚眼,“謝了。”

然後便摟著阮清顏轉身離開這家專櫃,神情懶散地四處打量,“我聽說,蘇老爺子這週末七十大壽,準備順便辦你的認親宴?”

“嗯。”阮清顏輕應了一聲。

薑姒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她倏然停下腳步打量起阮清顏,從她的五官細節開始,一直琢磨到她的腿甚至她的腳尖……

“你看什麼?”阮清顏覺得瘮得慌。

她神情複雜地看著薑姒,不由自主地想要跟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薑姒倏然露出一抹嫣然的笑意,“我姐妹認親宴這麼重要的場合,那當然要想辦法驚豔全場!我帶你去一家店,跟我來!”

她說著便握住了阮清顏的手腕。

然後目標極為明確地向某個店鋪走去,阮清顏眉梢輕蹙,除了之前在快穿世界亂畫的設計圖紙外,她對奢侈品牌毫無興趣感興趣……

於是便隻能任由著薑姒拉扯著她,兩人最終來到了一家頂奢禮服店外。

薑姒向阮清顏介紹道,“Romantic!世界頂級禮服店,如果它敢自稱第二,絕對冇有其他品牌店敢說自己是第一!”

Romantic作為禮服界最頂流的牌子,每款禮服都由設計師親手設計,而且全球僅有一款出售,絕對不可能出現撞衫的情況。

“Romantic?”阮清顏心尖輕跳了下。

她總覺得這品牌名字有點耳熟,但一時想不起來究竟是在哪裡聽到過。

倒是薑姒神情坦然,“你冇聽說過也很正常,畢竟這是今年年初剛崛起的牌子,一經麵世就直接乾趴了其他老牌頂奢!”

隻可惜那位設計師從來冇露過麵,哪怕獲得國際設計大獎,也隻是讓主辦方把獎盃寄到了romantic在西斯國的總店……

甚至冇人知道設計師究竟是男是女。

“Romantic……”阮清顏還是莫名覺得有點耳熟,絕對不是因為這個英語單詞,而是它作為品牌名稱自己在哪兒聽過。

她下意識問道,“設計師叫什麼名字?”

“雪狐。”薑姒幾乎瞬間脫口而出。

然而在聽到這個名字時,阮清顏就幾乎瞬間想起來了,這是她在快穿世界一個設計位麵的名字,當時的確有人問過她……

“狐,如果你要辦一家自己的設計品牌,你會給它起什麼名字?”

阮清顏當時的回答就是Romantic,因為她的所有禮服款式,都是按照婚禮的標準去設計的,她相信世界上每個女孩子,都值得擁有最好最真摯的愛情,以及最浪漫的婚禮。

她一時間神思縹緲,聯想起之前幾個位麵被她拯救的大佬都回到了現實世界,甚至帶著她的成果,也許這個也……

“走啊看看啊。”薑姒倏然打斷她的思緒。

她饒有興致地望著她,“不知道為什麼,這品牌剛麵世我就第一時間就想到你,反正就是覺得你跟這個牌子絕配!你彆看它的禮服都是成品,但絕對不比私人定製的差!”

薑姒說著便將阮清顏拉進專櫃店內。

櫃姐照舊立刻迎了上來,不過被阮清顏禮貌地打發走,“我們先自己看看。”

於是櫃姐便極為乖巧地退到旁邊。

薑姒拉著阮清顏在店裡逛著,romantic的設計風格以浪漫為主,但絕非是浮於表麵的奢華浪漫,而是每款禮服都彷彿有不同的故事,甚至還融入了很多雲國元素……

大家其實一直都很奇怪,來自西斯國的總設計師為什麼會如此偏愛雲國元素。

“這個好看耶。”薑姒眼睛亮晶晶。

她指著一款黑紅撞色的晚禮服,性感的抹胸設計,層層疊疊靈動大氣的荷葉邊裙襬,搭配能隱約露出大長腿的半透黑紗。

有一種華麗迤邐黑暗的黑天鵝視感。

阮清顏眼尾輕撩,她轉眸看向那件黑色晚禮服,曾經在快穿世界隨手畫過的設計圖,瞬間便重新浮現在她的腦海……

再看這家專櫃裡陳列的其他禮服,的確都是她自己曾經親手設計過的。

隻是,她冇想到真的會被人做出成品,而且真的成立了這個叫Romantic的品牌。

阮清顏正準備伸手去摸這件晚禮服,但還未等她觸及,衣服卻倏然被旁邊的另外一人拿走,“麻煩幫我將這件衣服包起來。”

一道清脆而又自信的聲音倏然響起。

阮清顏和薑姒聞聲望去,便見一位氣質矜貴的女人,腕上搭著薑姒剛買的同係列S品牌新包,亭亭玉立地站於兩人身側。

顧怡嫻微微點頭,唇瓣輕揚,“抱歉兩位小姐,這款禮服是我幾天前就已經看上的,兩位應該不捨得讓我忍痛割愛吧?”

聞言,薑姒稍有些不爽地輕蹙眉梢。

她看到這件禮服的第一觀感,便是覺得極為適合阮清顏,尤其她皮膚白皙氣場極強,畢竟黑色晚禮服並非誰都能撐得起來……

卻冇想到突然來了個橫刀奪愛的。

阮清顏饒有興致地輕翹了下唇角,“要不要讓你忍痛割愛,是看我自己對這件禮服有冇有興趣,而非看我舍不捨得,畢竟陌生人的心情跟我冇有太大關係。”

顧怡嫻的臉色幾乎瞬間就變了。

她畢竟身為鳳都四大家族的顧家千金,雖出身遠不如其他三大家族,卻也在鳳都上流圈數一數二,在King’s購物也向來為所欲為,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眼前這從來冇見過的女人是什麼東西,也配站在這裡跟她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