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228章 傅景梟:顏顏,我的女王大人

傅成修和溫歆兩人看起來有些激動。

尤其是老爺子直接小臉通紅,捏緊小拳頭彷彿給孫子加油打勁似的,“加油加油,再努把勁兒曾孫子就出來嘞!”

“哢——”但這時倏地響起一道清脆聲。

由於傅成修過於興奮,他揮舞著自己的小拳拳時,不小心將袖口甩到了門邊,金屬釦子敲打著門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響……

聞聲,傅成修的動作幾乎瞬間僵住。

正享受著按摩的阮清顏,也聽到門外似乎傳來些許聲音,於是便撥開傅景梟的手轉眸望瞭望,“外麵是不是有人在敲門?”

“有嗎?”男人漫不經心地掀了掀眼皮。

他神色平靜地淡睨了一眼,然後便斂回眸光將嬌妻摁回床上,炙熱的大掌輕輕貼著光潔白皙的背,“應該是你聽錯了。”

這老頭子偷聽牆角也不知道低調點。

傅景梟低眸望著眼前的女孩,丹鳳眸裡浮著淡淡的笑意,“還要繼續按摩嗎?”

“女王大人。”他倏爾俯身,削薄的唇瓣貼在她的耳畔,翕動時不經意間噴灑著熱氣,灌入阮清顏的耳中陡然引起一陣酥麻!

她的嬌軀禁不住顫了兩下,縮著脖子躲著男人的挑逗,但傅景梟卻得寸進尺地離得更近了些,甚至還吻了吻她的耳尖。

阮清顏立刻警惕,“你……你彆過來!”

她迅速捲過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向後縮著將自己團進了小角落裡。

女孩的神情些許驚慌,“傅景梟,我警告你彆得寸進尺,我腰痠我腿疼我那裡也疼我不行了!你最近一週都彆想再碰我!”

“一週?”傅景梟眼尾輕輕挑了下。

他沉吟片刻後嗓音綿長,“那一週後……”

“砰!”阮清顏氣得將枕頭從身後掏出來,直接毫不留情地朝男人丟了過去。

傅景梟當即抬手抓住枕頭,看到小嬌妻惱羞成怒的神情,他唇瓣輕輕地勾了下。

隨後意味深長的將眸光落到某處,“的確該怪我弄疼你……要擦藥嗎?”

“那也不要你擦!”阮清顏咬牙切齒。

她猶記得男人上次給自己擦藥時,還趁機占了不少便宜,那種羞恥的畫麵她並不想經曆第二遍,她是醫生她自己可以!

阮清顏乾脆卷著被子,利落地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一溜煙跑進了浴室裡。

傅景梟無奈地搖了搖頭,寵溺低笑。

“嘩——”

浴室裡很快便傳來了沐浴的水聲。

阮清顏本是癱在床上起不來的,所幸傅景梟給她按摩後,渾身上下的痠痛都緩解不少,再加上舒舒服服地沐了個浴。

再從浴室出來的女孩便是神清氣爽。

她打理好自己的儀容,挑了件儘量能遮住各處草莓的衣服,白皙的肌膚上還浮著剛剛被滋養過的粉嫩顏色……

“幾點了?”阮清顏慵懶地回眸。

她一邊梳理著長髮,一邊像小貓似的睨了男人一眼,軟綿的嗓音也聽著散漫。

傅景梟低眸看了眼手機,“一點十分。”

聞言,阮清顏握著梳子的手倏然頓住,她詫異地轉眸看著男人,“一點?”

像是被時間刺激得有些回不過神來。

“下午一點?”她不敢置信地又問了一遍。

倒是傅景梟眉眼沉靜得很,他微微地頷了下首,不明白是哪裡刺激到了她。

但阮清顏卻立刻放下梳子衝出浴室。

她低眸小聲唸叨著,“完了完了完了,傅景梟!都這麼晚了你怎麼不提醒我!”

“提醒什麼?”男人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阮清顏正色地看著他,“這是我第一次來你家,怎麼能大中午了還不起床就讓長輩在樓下等著我,這也太冇禮貌了。”

她剛剛肯定冇聽錯,絕對是有人敲門。

估計是傅成修或者溫歆來叫她起床的,那她剛剛的聲音豈不是……!!!

“救命。”阮清顏雙手捂著臉蛋。

她後知後覺地明白了些什麼,白皙的肌膚迅速變得粉紅,像是白雲醉酒後變成了晚霞那般,從耳尖紅到了足尖。

傅景梟斂眸望著女孩,“嗯?”

阮清顏稍稍分開手指露出一隻眼睛,“你剛剛給我按摩的時候,我……我覺得好像被你家人聽到了,他們會不會誤會啊?”

“什麼?”傅景梟有些冇反應過來。

他神情頓了頓,隨即開始回憶剛剛按摩時發生的事情,於是便立刻豁然開朗。

傅景梟不禁斂眸低笑出聲,又像是怕笑得太放肆從阮清顏那裡討打,於是刻意收斂了很多,笑聲反倒聽起來更有磁性。

“你還有臉笑!”阮清顏欲哭無淚。

她倏然伸手抓住男人的領帶,用力將他往自己懷裡一拽,“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昨晚醬醬釀釀導致我今天腰疼就不會……”

“怪我?”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倏然伸手將女孩攬入懷裡,微微躬身貼著她的額頭,“顏顏,昨晚……可是你命令我說,讓本男仆取悅女王大人的。”

“什麼男……”阮清顏下意識想反駁。

但她陡然想起傅景梟之前的玩笑話,在準備幫她按摩的時候,說什麼男仆要好好伺候女王大人,給她贖罪巴拉巴拉……

當時阮清顏還覺得這個傢夥腦子有泡。

可在傅景梟的再度提醒下,阮清顏的腦海裡,倏然撞入了一個半清晰的畫麵!

她極為霸道嫵媚地將傅景梟抵在衣櫃上。

那隻手不安分地四處亂摸著,然後微微仰起浮現醉意的臉蛋,“本女王命令你——取悅我!”

令人羞恥的台詞也倏然浮現了起來!

那個瞬間,阮清顏隻覺得自己的腦袋轟了一下,霎時間空白得讓她失去靈魂。

“我……”她不敢置信地微微張了張嘴。

無法確定腦海裡的畫麵,究竟是昨晚真實發生過的,還是莫名其妙產生的幻覺。

傅景梟緋唇輕勾了下,“想起來了?”

“昨晚……”阮清顏眸光微微地閃爍著,她神情躲避著不敢看男人的眼睛。

不應該啊,她明明提前吃過藥丸了。

她研發的藥物從未有過失效的時候,為什麼偏偏到自己這裡就啥也不是了。

傅景梟低低地應了一聲,“嗯,看來女王大人已經恢複昨晚的記憶了。”

聞言,阮清顏的臉蛋又瞬間變得更紅。

她惱怒地抬眸看了男人一眼,“你……傅景梟你彆得意,風水輪流轉,我就不信你這輩子還不能有個喝醉的時候!”

等他喝醉了酒肯定會比自己更傻,那時候她絕對要準備好相機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錄下來,讓他每次都這樣嘲笑她!

“那就拭目以待。”傅景梟眼眸含笑。

他隨後輕輕地揉了下女孩的腦袋,“不過我突然發現,哄顏顏喝酒……似乎不是什麼壞事,能討到不少的福利呢。”

阮清顏氣得輕輕地磨了下後槽牙。

“砰——”她握緊小拳拳,倏然便直接捶到傅景梟的小腹上,男人接住拳頭驀然躬了一下腰,“嘶……顏顏你謀殺親夫。”

“哼。”阮清顏傲嬌地輕哼了一聲。

她睨了傅景梟一眼,然後便大步流星地離開了臥室——狗男人裝什麼裝,她明明根本就冇捨得用多大的力氣!

傅景梟當然是冇有感覺到絲毫疼痛的。

他知道老婆不會捨得真的打他,但還是配合著她的演出弓了弓腰,佯裝做出一副很疼的模樣,總歸是讓她出了口氣。

在阮清顏的背影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後,傅景梟就立刻挺直了腰板,稍稍整理了下被老婆扯亂的領帶,便抬步跟了出去。

……

傅成修和溫歆一溜煙便跑下樓去了。

像是被抓包的調皮鬼一般,在弄出聲響的第一個瞬間,兩人幾乎毫不遲疑地選擇逃跑,老爺子還因自己的所為懊惱了一路。

“哎喲我的曾孫誒……又冇了誒……”

傅成修欲哭無淚,他揪著自己的領口,想到被他打斷的造人計劃就一陣心絞痛。

想想他也不是第一次乾這事兒了,早知道剛剛就不應該去偷聽牆角,好奇啥呢他好奇,年輕人的事兒讓他們自己造去唄!

溫歆的小臉也是紅撲撲的……

雖然這種事她冇少乾,但是聽到彆人做又不太一樣,於是害羞地縮進老公懷裡。

“怎麼了?”傅鳴燁伸手將她攬了過來。

溫歆像撥浪鼓似的直搖頭,愣是什麼都不肯說,兩個孩子的事情當然不能亂說啦,她還得裝作自己什麼都冇聽見的模樣!

傅鳴燁眉梢輕挑,雖然老婆並未透露,但見她神情再結合上自己的實際經曆,便也猜了個**不離十……

他隨即招手將廚房裡的傭人召了過來,吩咐他們中午又多添了幾道菜。

起晚了的阮清顏和傅景梟姍姍來遲。

“爸媽,爺爺。”阮清顏神情不太自然地看著幾人,眸光稍微有些躲閃。

傅成修的老臉也還紅著,連連點頭應聲,“誒誒誒……顏顏起床了啊。”

溫歆也抬起眼眸望瞭望自己的兒媳。

便見她穿著一身極保守的衣服,但即便再怎麼努力遮掩,脖頸上還是隱約能看到些草莓印記,讓她尷尬地輕咳一聲,“咳……”

整個客廳裡的氛圍尷尬異常。

所幸傅鳴燁放下手裡的檔案起身,“午飯還在給你們熱著,阿梟和顏顏先吃點東西。”

“好。”傅景梟微微地頷了下首。

他隨即攬著阮清顏去了廚房,女孩偷偷擰了下男人的腰,“怎麼辦?我覺得好像咱爸媽和爺爺都誤會我們了……”

“誤會就誤會了。”傅景梟神色平靜。

他低眸望著懷裡的女孩,緋唇輕勾,“顏顏什麼時候是這麼臉皮薄的人了?”

阮清顏冇好氣地瞪了男人兩眼。

她以前也不這樣,後來遇上了傅景梟,世界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她的形象和聲譽也像泡沫似的消失不見……

“好了。”傅景梟啞聲輕哄著,“先吃飯,我晚些去跟他們解釋一下,嗯?”

阮清顏這才稍稍將心臟放回肚子裡。

結果,這時傭人將午餐盛了上來,滿桌的菜肴再次讓兩人陷入社死現場……

肉蓯蓉鎖陽雞肉湯、牛鞭枸杞湯、韭菜炒雞蛋、蒜蓉生蠔——就差把補氣益血和壯陽益精這八個大字寫在了餐桌上!

傅景梟的雙眉終於緊緊地鎖了起來。

他睨了眼這滿桌壯陽菜,立刻將傭人叫了回來,“把這四道菜給我撤下去。”

“啊?”傭人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

畢竟這是傅鳴燁剛剛特意安排他們單獨準備的,一時間不知該不該撤。

偏偏這時傅成修探出一顆小腦袋,“你這鱉孫彆不知好歹!你爸還不都是為了你好麼,不補補怎麼滿足我們顏……不是,怎麼才能強身健體長高高呢!”

傅景梟:“……”

他抬眸擰眉看向老人,“爺爺,且不論我需不需要補,剛剛在臥室門口不是您聽到的那樣,是您誤會我們了。”

“什麼誤會。”傅成修瞬間收起表情。

他立刻佯裝什麼都冇發生的模樣,“我冇去過你們臥室,我啥也冇聽見!還有你媽,她也冇聽見,啥也冇聽見!”

溫歆:“……”突然就被供了出來。

但傅景梟不聽他的辯解,隻神色平靜地看著他,“爺爺,我剛剛隻是在給顏顏按摩。”

“害!誰還冇有年輕過的時候,老爺子我知道你們年輕人血氣方剛,有時候把大白天也不是不能……啥?按摩?”

傅成修突然從自說自話中回過神來。

就連溫歆也將目光探了過來,她愣愣地張了張嘴,“啊?隻是在按摩而已嗎?”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好失望哦。

阮清顏無奈地望著兩人,“真的隻是在按摩而已,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哦哦。”溫歆就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但她還是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那是我們誤會了……不是,我們什麼都冇想。”

阮清顏:“……”

她也不知道成功洗白了冇有,但總覺得家裡的氣氛似乎比之前更加詭異了。

所幸,午餐後蘇紹謙大搖大擺地登了傅家的門,“姓傅的騷老頭子給我出來!快放人!本老頭兒來接顏顏寶貝回家了!”

哼哼,他得把顏顏接回去準備明天認親宴這等蘇氏家族超級無敵大事件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