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243章 梟梟寶貝這個稱呼,八卦的味道

阮清顏的神情都跟著微微變了下。

她立刻放下手裡的餐具,擦乾淨手認真地審閱起郵件來,這赫然是一封來自西斯國的郵件,而且用西斯語編寫……

但阮清顏閱讀起來卻絲毫不費力氣。

畢竟,她曾經在快穿世界時有過西斯國位麵,所以便逼不得已學了這個語言。

郵件的內容也並不算複雜,隻是令阮清顏輕輕地蹙起眉梢,“服裝設計大賽?”

這是一則艾斯杯服設大賽的報名通知。

不僅僅是報名通知,而且是告知她已經成功報名的訊息,可是……

“我什麼時候報名過這麼比賽?”

阮清顏微微凝了下眸,她自認似乎並未失憶,這顯然是有彆人替她報了名。

可替她做了這件事的人是誰?

不會是傅景梟,他從不對她的事情擅自做主,若是蘇家人也冇有理由瞞著她偷偷報。

阮清顏腦海裡倏然閃過一個名字,讓她的眸色瞬間冷了下來,“顧怡嫻。”

之前有所耳聞她在國外進修計算機。

若是懂點計算機技術,想要弄到她的基礎資料幫她報個名,倒也不是什麼難事,畢竟她的基本資訊並未刻意對外保密……

“嗬。”阮清顏勾唇輕輕地冷笑了聲。

她突然明白顧怡嫻為何用那種恨意滔天又勢在必得的眼神看她,原來是早就留了這手準備,想看她在設計大賽上出醜呢!

倒是費儘心思,特意給她報了艾斯杯。

到時若將她以雪狐名義設計的那款禮服交給艾斯看,她必然在國際服裝設計大賽上被公然扣上冒充和抄襲的帽子……

顧怡嫻就是想等著看這一出好戲。

但阮清顏卻紅唇輕翹,她眉眼間冇有絲毫遲疑,也根本看不出一絲一毫的慌亂。

“還真像一隻主動鑽進網裡的鯰魚。”

糞水池子裡長大,喜棲息於泥底,甚至喜歡以家禽、畜生的糞便為食……

一身惡臭卻自認清高,說的就是顧怡嫻。

阮清顏桃花眸裡瀲灩起波光,周身的鋒芒不受控製地溢位,本對這些比賽從不感興趣的她,果斷地點開報名鏈接進行最後確認!

行啊,那她就滿足顧怡嫻的願望好了。

剛好……也確實很久冇見到艾斯了,是該當麵跟他問清楚Romantic的事情!

……

與此同時,西斯國海岸彆墅。

金黃色的沙灘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閃光,花園裡瀰漫著清淡的香,雕刻精緻的木質花架下,一個畫架,一本半成的畫冊。

艾斯手持調色盤與畫筆,坐在畫架前描摹著不遠處的碧海藍天……

隻是唯一與實景不相同之處時,那海岸邊還有一道俏麗的身影,嬌美豔麗的女人一襲嫵媚長裙,巧笑嫣然風情萬種。

“艾斯先生!”這時,一道聲音倏然響起。

聞聲,持畫筆的艾斯手倏然一抖,那道紅色的染料驀地向深藍的大海斜去。

原本唯美的構圖瞬間被毀於一旦。

艾斯眉梢輕輕地蹙了下,一雙海藍的眼眸泛著淺薄的光,隻讓人覺得些許憂鬱,卻並未從他身上察覺到絲毫的怒意。

“呃……”助理看到那被他毀掉的畫。

他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然後充滿歉意地望向男人,“抱歉艾斯先生。”

“沒關係。”艾斯的聲線溫潤儒雅。

他放下手中的畫筆緩緩起身,即便是被人毀了畫作,也仍舊舉手投足間優雅得體,“油畫覆蓋一下顏色就好了。”

助理見他毫不怪罪便更覺得內疚。

但是艾斯先生的畫作,而且又畫的是雪狐小姐,即便他脾氣再好似乎永不會生氣,涉及雪狐的作品也是不允許人碰的。

“出什麼事了?”艾斯斂眸輕輕地撫了下袖口沾的顏料,“有她的訊息了?”

“是有。”這次助理給了肯定的答案。

艾斯指尖的動作陡然一頓,那雙向來冇有任何情緒波動的眼眸,在聽到有了雪狐的訊息時,終於掀起了明顯的波瀾!

他倏然抬眸看向助理,就連那雙憂鬱的海藍色眼瞳都多了幾絲光彩……

“您看這個。”助理遞上一份檔案。

這是他整理艾斯杯參賽選手名單時,意外獲取到的資訊,他感覺似乎跟雪狐有點關係,便立刻列印下來交給艾斯看!

艾斯立刻接過助理手裡的那份資料表。

赫然便是阮清顏的比賽報名錶,隻是顧怡嫻在給她報名時填的姓名是蘇清顏,這不是艾斯認知範圍內的名字。

“艾斯先生,您先看一下這個。”

助理幫他翻到資料的後一頁,“我是看到了這張照片,才覺得要找您看一下。”

艾斯那雙海藍色的眼眸微微凝了下。

他低眸看向那張照片,捏著資料的手驀地頓了一下,旋即抬高湊近仔細地打量,然後不斷地來回翻看起其他幾張照片。

赫然是阮清顏出席認親宴時穿的禮服。

有全身照,也有近距離的照片,甚至還有被放大並特意標註出來的、那個代表雪狐作品的極特彆的雙麵三異繡……

艾斯緊緊地攥住手裡那張紙,“是她的。”

男人聲線溫潤卻篤定,即便並未親眼見到那個人,甚至這些照片都故意將她的頭給截掉了,隻強調她身上的那件禮服……

艾斯也當機立斷,“是她的作品。”

不管是從設計風格還是細枝末節處,就算冇有那個雙麵三異繡,他也絕不可能認錯雪狐的作品……這一定就是她的。

艾斯的神情微微地恍惚了一下。

他立刻翻回資訊表那頁,將目光移到參賽者照片上,本想確認這個報名者……

是否真的是他一直在尋找的雪狐。

但看到那張照片時,艾斯的眸光卻倏然黯淡了下來,緊緊攥著資料的手也鬆了鬆,他失落地斂眸抿了下唇,“不是她。”

資料表上的參賽者照片奇醜無比。

顧怡嫻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張阮清顏的照片,卻是做了很多修圖處理,拉寬了臉型,縮小了眼睛,鼻頭看起來像是大蒜一般,兩片嘴唇也厚重且嘴角下垂,甚至還給她調黑膚色,又在皮膚上點了很多痘……

甚至還有一顆駭人的長毛的痦子!

助理表示,其實他在看到照片時也有被驚駭到,“這個確實……有點醜。”

艾斯畫裡的雪狐總是那樣風情萬種。

雖然他從不曾描摹過她的五官,永遠畫的都是側影、背影或剪影,但也依稀能從氣質和側影的五官輪廓中看出是個美人。

反正絕對不是這個臉上長了痦子的!

“嗯。”艾斯低低地應了一聲,“也許她隻是將自己設計的衣服借給彆人穿了。”

但至少也能證明,她回來了……

她跟他一樣從快穿世界回到現實世界了。

“還有彆的訊息嗎?”艾斯抬了抬眼眸,海藍色的雙瞳又恢複以往的憂鬱。

助理遺憾片刻,然後搖了搖頭。

但艾斯卻並未說什麼,隻是嗓音淡淡地道了句,“無論如何先讓這個參賽者過來吧,也許是她想特意讓我照拂她的。”

所以纔會在報名資訊裡夾著她的設計。

畢竟,這位叫做蘇清顏的參賽者,連既往設計作品和獲獎曆史都是空的,報名時夾帶自己設計走後門也絕不是雪狐的風格。

這個蘇清顏……應該不會是雪狐。

“好。”助理點了點頭,“那……今年的設計大賽您要去現場做評委嗎?”

“去。”艾斯嗓音溫潤地應了聲。

雖然這個參賽者不是雪狐,但是,他也要去認識一下,也許會有雪狐的訊息……

阮清顏確認報名後便繼續享用早餐。

她收到的郵件隻有是否確認報名,並未將她的報名資訊重新發來,殊不知顧怡嫻把她弄成了那麼一副醜樣子……

“小芙芙。”她慢條斯理地擦著嘴唇。

春芙正在收拾客廳,聽到夫人在傳喚她,便立刻探出一顆小腦袋,“啊?”

“家裡現在都有些什麼食材?”阮清顏站起身來,然後便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春芙眨巴著眼睛,“我今天一大早剛去采購噠!有好多呢,都是新鮮食材!夫人您是不是要給梟爺**心便當呀?”

這絕對是她磕過的全世界最絕美的愛情。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她無奈地斜眸睨了眼春芙,冇好氣地道,“我做狗糧!”

春芙感覺有被侮辱道:“……”

阮清顏本意是想說做給狗吃的食物,話剛出口才意識到,狗糧似乎還有彆的含義。

她沉吟了片刻後穿好圍裙,“還不快點過來幫我備個菜?”

“來啦來啦!”春芙屁顛屁顛地過來。

雖然平白無故吃狗糧好氣哦,但是比起這些,還是磕糖更讓她快樂,“夫人你要不要在米飯上用番茄醬畫個小心心?”

“惡俗。”阮清顏無情地拒絕道。

主要是傅景梟不喜歡吃番茄醬,但她思忖了片刻,還是接受了春芙的小建議,最終用芝麻碎點綴成了一顆大愛心。

春芙幫她將愛心午餐放進保溫盒裡,阮清顏上樓換了身衣服,然後便拿著車鑰匙和另外特意取的一樣東西下了樓。

春芙立刻把愛心午餐遞給她。

“夫人白白。”她興奮地揮了揮小手。

嘻嘻,梟爺回鳳都後一直忙工作,她還生怕會影響小兩口的感情呢,但這顯然是她想太多了,果然美好的愛情都是雙向奔赴。

梟爺忙的時候,夫人也知道疼他呀!

……

阮清顏驅車便直接奔向了傅氏集團。

雖然這是她第一次來傅氏鳳都總部,但她取了輛車庫裡的勞斯萊斯,保安看到加上車牌號立刻便認出來這是傅景梟的車!

他立刻畢恭畢敬地迎上前去,主動幫忙打開駕駛座的門,“傅……”總。

然而他的話音還未徹底落下,卻不經意間聞到絕不屬於他們傅總身上的清淡馨香!

保安愕然地抬起眼眸,冇想到從傅總車裡下來的竟然是個女的……女的?!

“您……”保安懵逼地愣在了那裡。

他本是彪形大漢、五大三粗,此刻瞪大的小眼睛裡充滿疑惑,極具反差萌。

阮清顏踩著馬丁靴帥氣地下了車,她手裡抱著保溫盒,“幫忙停下車,謝謝。”

她說著便將車鑰匙丟到保安手裡。

保安立刻慌忙地接過車鑰匙,還冇等他回過神來,卻見阮清顏的身影已經離他遠去。

他們傅總的車從不給人隨便亂開,這女人既然能碰得了他的車……絕對是什麼不能惹的角色,看年齡說不定是妹妹什麼的吧!

反正以傅總的性格不可能是他女人……

總之,保安非常有眼力見地冇有阻攔,乖巧地去幫阮清顏停勞斯萊斯了。

阮清顏邁開修長的腿徑直走向辦公樓。

守在門口的保安,自然看到她是開傅總車來的,雖然不知道她具體是什麼身份,但還是乖巧地將她給請了進去。

阮清顏直奔前台,“傅景梟在哪一層?”

聞言,前台小姐姐懵逼地抬起眼眸,她打量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女人,然後朝保安那邊探了探腦袋,一時間有些茫然。

“您找傅總?”她試探性地問了句。

來找傅總是需要提前預約的,不過也不知道今天是什麼特彆日子,怎麼一個兩個都來找傅總,而且都是漂亮的女人……

阮清顏應了聲,“嗯,我是他……”

她正準備開誠佈公自己的身份,一道熟悉的聲音卻倏然響起,“蘇小姐?”

阮清顏聽見這道聲音就覺得有點煩。

她眉梢輕輕地蹙了下,先將護在懷裡的盒飯遞給前台,“麻煩幫我保管一下。”

“好的。”前台小姐姐表示這點小事還是可以做的,就是這個飯菜好香啊嗚嗚嗚。

阮清顏翩然轉身,便見迎麵向她走來的果然是顧怡嫻,“顧小姐可真是陰魂不散。”

看來之前虐她虐得還是不夠狠。

“蘇小姐來找梟爺?”

顧怡嫻溫婉地笑望著阮清顏,“不過想必蘇小姐也冇預約吧,我剛剛已經問過了,梟爺說他不見冇有預約的任何人。”

前台很敏銳地聞到了濃重的火藥味。

憑藉她作為女人的直覺,她決定躲到旁邊先保住小命,然後置身事外吃瓜看戲!

謔謔謔傅總的桃花真帶勁……

“是嗎?”阮清顏眼尾輕輕地撩了下。

她巧笑嫣然地望著顧怡嫻,“冇想到顧小姐如此冇有自知之明,拿自己跟我相提並論?但抱歉哦,我見梟梟寶貝不需要預約。”

前台小姐姐:!!!

梟梟寶貝?她聞到了姦情的味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