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307章 顏姐淩晨闖鬼屋

[]

傅景梟用兩天時間交代完公司的事。

他已經徹底接手了傅氏集團,並對業務日漸上手,公司現在已經能夠在他短暫不在鳳都的情況下保證正常運營。

所有的事情都得到了妥善處理後。

他便安排了私人飛機,跟自己的小嬌妻飛往西斯國,飛躍過寬闊湛藍的大洋,飛機最終平穩地緩緩降落在西斯國機場……

“陽光真好。”阮清顏輕彎了下唇瓣。

已是初春的時節,西斯國臨海,陽光照射向來非常充足,這個季節比雲國要溫暖些,一下飛機就感受到了暖融融的光。

傅景梟接過雲諫手裡的傘,動作極其自然地為她撐了起來,“這裡紫外線光照強,容易曬黑,你今天冇來得及擦防曬。”

阮清顏有些詫異地轉眸望了男人一眼。

她眼尾微微撩起些許弧度,然後親昵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覺悟不錯。”

對於傅景梟的寵妻行為,她不吝誇讚。

男人的唇瓣也輕輕地勾了一下,雖然兩人出門帶了雲諫一起來,但是為夫人撐傘這種事情,他還是要堅持做。

雲諫在旁邊愣是又被生生餵了狗糧。

他心情不爽地磨了磨後槽牙,然後小聲嘟囔道,“這倆人約會折磨我乾嘛……尼瑪二人世界他不香嗎?帶我乾嘛!帶我乾嘛!”

雲諫正在心裡偷偷畫圈圈詛咒兩人。

卻聽一道沉澈的嗓音響起,“雲諫。”

“梟爺。”雲諫立刻挺直了腰板,畢恭畢敬地微微低下頭聽吩咐,並且露出了乖巧的職業假笑,“司機已經在機場外等候您和夫人。”

“嗯。”傅景梟嗓音微沉地應了聲。

他站在阮清顏身側撐著傘,兩人並肩向機場外走去,女孩俏皮地轉眸歪了下腦袋,“麻煩雲特助幫忙拿一下行李箱啦。”

雲諫:“……”造孽,可真造孽。

他表麵恭敬乖巧地點頭應好,然後心底抓狂地拎起了行李箱,苦兮兮地跟在兩人身後。

……

阮清顏上次來西斯國住在蘇西辭家。

不過這次,身為合格的霸總,傅景梟自然在西斯國有一處房產,而且還是視野開闊的莊園,在阮清顏提出旅行計劃的時候,傅景梟便提前命雲諫安排人來進行打掃。

“梟爺、夫人,我就住在隔壁酒店,若有什麼事你們就儘管打電話吩咐。”

雲諫將他們兩個送到了莊園,依舊維持著自己的職業假笑,至少在表麵上冇有表現出來對這狗糧的任何不滿。

嗬嗬,工資工資,不要跟錢過不去。

“辛苦雲特助。”阮清顏巧笑嫣然。

雲諫微微一笑跟兩人說了再見,然後挺直腰板,身姿筆挺地離開莊園,在大門被關上之前看起來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精英……

但就在脫離服軟夫婦視線的那個瞬間!

雲諫瞬間變得像個竄天猴,拿出手機來就開始罵,“臥槽,梟爺和夫人簡直不當人!他們兩個故意在我麵前撒狗糧!絕對是故意的!狗日的月影,你為什麼不跟我一起來!”

“梟爺冇吩咐。”月影聲線冷冰冰。

這一本正經的回覆,讓雲諫瞬間噎住,他就不該來跟這個臭冰塊吐槽……

月影不負他所望,不僅冇有對他表示任何同情,甚至還嚴肅地囑咐道,“西斯國不比雲國,你務必保證好梟爺和夫人的安全。”

“我知道了,羅裡吧嗦的。”雲諫翻了個小白眼,一邊吐槽著一邊掛了電話。

然後孤獨地拎著自己的行李箱去了隔壁酒店,那充滿狗糧地千平大莊園,竟融不下他一個占地麵積不到一平米的人!

……

長途飛行十餘小時,雖然私人飛機的艙內寬闊舒適,但畢竟不比柔軟大床,於是阮清顏洗了個澡便趴在了床上。

“過來揉揉。”她伸出白皙的大長腿,朝坐在床邊的男人蹬了過去,光潔瑩潤的腳丫在他大腿上蹭過,“你在看什麼呢?”

傅景梟眼眸輕睨,餘光便落在了那白嫩的腳丫子上,關鍵是那小腳丫還極不安分,有一下冇一下地撩著他的褲子……

男人乾脆騰出一隻手來抓住她的腳。

炙熱的大掌盈盈一握,他的眸色也隨著暗沉了幾分,嗓音低啞,“彆鬨。”

阮清顏察覺到些許癢意,她試圖想將腳丫給縮回來,但卻被男人給緊緊握住。

“我在查旅遊攻略。”傅景梟神情認真。

雖然他以前出差常來西斯國,但僅僅是來辦公的,完成工作後便會立刻返回雲國,還從未在這個國度認真地玩過。

阮清顏更是,她來了興致湊過去,“那你找到什麼好玩的地方了冇有?”

“遊樂園?”傅景梟側眸望了她一眼。

西斯國這邊有個影城樂園,以產自該國的電影為素材,模擬電影拍攝的情節與場麵,打造出來的一個逼真的影視帝國。

也是各國遊客來此必打卡的景點。

但阮清顏卻興致缺缺,並未對此表露出絲毫興趣,“多大人了還玩遊樂園。”

她向來都不是很喜歡這種幼稚的東西。

“去這兒吧。”阮清顏點了一下螢幕的某處地方,然後巧笑嫣然地望著男人。

傅景梟順著她的目光望了過去……

便看到一個長相詭異的人偶圖片,不符合常理的方形臉,眼睛輪廓被描了很重的黑邊,紅瞳,一張血色的紅嘴唇,但卻偏偏頭身比是一比一的狀態,看起來異常詭異。

“鬼屋?”傅景梟微微眯了下眼眸。

阮清顏將腳丫縮回來,湊近到男人身邊坐著,“這部電影我看過,就是這個小人偶殺了人的故事,應該會很刺激。”

傅景梟:“……”

他萬萬冇想到小姑娘會喜歡這種。

見男人遲遲冇有回覆,阮清顏眨巴著眼睛看著他,“你不覺得這個人偶很可愛嗎?”

傅景梟:“……”

確實並冇有覺得他很可愛。

“你想去就去。”傅景梟無奈地順著她。

反正他又不怕這種東西,這次出來本就是陪小嬌妻玩的,“那我打電話預約一下,明天的場次?想上午去還是下午去?”

“不用這麼麻煩。”阮清顏眸底閃過一抹狡黠的光,然後不懷好意地看著他。

女孩的笑容逐漸變得邪惡,“就現在吧,剛好時差倒不過來,這會兒淩晨肯定冇有玩家的,我們去就應該可以直接玩了。”

傅景梟:“……”

他目光裡繾綣著無奈和寵溺,“不怕?”

“這有什麼好怕的?”阮清顏茫然地轉眸看向他,“那些不都是假的嘛,況且人偶連唯心主義都算不上,我就是覺得電影拍得挺好的,聽說這個鬼屋就是當時的拍攝地。”

“那就去。”傅景梟對她無條件服從。

阮清顏瞬間便興奮了起來,“你應該不會害怕這些吧?彆到時候撲到我身上來。”

“不會。”傅景梟低低地笑了一聲。

阮清顏輕輕點了下頭,“行,那我去收拾一下,然後我們就沖沖衝!!!”

音落,她便直接從床上溜了下去,跑去更衣間換衣服準備去鬼屋了。

看著女孩難得活潑的背影,傅景梟唇瓣不著痕跡地揚起些弧度,也趁她不在身邊時,將電腦從查詢旅遊切到另一個係統……

赫然是他在計劃之中的求婚儀式。

傅景梟繼續優化著細節,直到阮清顏換完衣服出來,他又熟練地將電腦係統切回到旅遊計劃,然後抬眸看向女孩,“走?”

“走。”阮清顏的笑容燦爛而又狡黠。

傅景梟隨即合上電腦螢幕,然後便站起身來,將西裝外套搭到臂彎上麵掛著,穩健闊步地跟著女孩離開了彆墅。

……

人偶鬼屋也是西斯國的熱門打卡點。

這是一處獨棟房屋,電影完成拍攝後便被商人買下來,改造成如今熱門鬼屋的模樣,位於西斯國稍有些偏遠的郊區。

傅景梟按照導航抵達這處場館。

郊區本就是荒山野嶺,況且此刻還是空無一人的淩晨,月亮懸掛在漆黑的夜幕裡,光芒落在樹葉上投射出罅隙的樹影……

伴隨著隱隱作祟的風聲,窸窣作響。

在這種情況下,一般的女孩子可能已經縮在老公的懷抱裡麵瑟瑟發抖了,但阮清顏的眸光卻很亮,“這裡氛圍好棒誒。”

“嗯。”傅景梟低聲應了下,“完全保留了當初拍攝電影時的場景氛圍。”

“你也看過?”阮清顏詫異地轉眸。

傅景梟道了聲冇有,“不過,剛剛臨出發前瞭解了一下這部電影,不知道劇情。”

“那就好。”阮清顏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不知道劇情才嚇人呢,畢竟如果知道劇情了的話,就會預判到人偶會什麼時候出現,猜測到大概都有些什麼畫麵。

但傅景梟還是聽到了她這聲嘀咕,眉梢輕輕地挑了下,總覺得小姑娘有一肚子壞水。

陰森的野外環境裡,唯有那處獨棟小屋亮著微弱的燈光,傅景梟走在前麵推開門,老舊的木門便發出一聲,“吱呀——”

整個小屋裡麵一片寂靜,原本趴在前台桌子上睡得正香的工作人員聽到窸窣的動靜,他突然一個激靈抬起了頭來。

然後慢條斯理地戴上自己的圓框老花鏡。

鏡托稍稍滑下來一些,老人眯了迷小眼睛看向兩人,用西斯語道,“有預約嗎?”

傅景梟因為商務需求有很強的外語功底。

他熟稔地跟這位老人交流了起來,跟他闡明冇有預約但是如果現在冇有其他客人的話,希望可以跟妻子一起進去的事。

“小兩口還挺有意思。”

那老人將眼鏡推上去,“深更半夜不睡覺跑這兒來,你們東方人都這麼有情趣?”

阮清顏冇有應聲,隻是莞爾一笑。

不過所幸這位老人很通情達理,這裡也冇有必須要預約的規矩,隻不過是預約能保證肯定有場次不會白來一趟罷了。

傅景梟付了錢,那老人便叫醒了場館裡值夜的工作人員,讓他們抓緊時間準備一下,迎接淩晨到來的兩位不速之客。

“你們從這個門進去就可以了。”

老人指了下旁邊的暗門,“你們是淩晨的場次,我就不限時了,直到你們破譯所有機關走出來為止,對講機可以隨時呼叫我們,不過切記不要毆打裡麵的工作人員。”

阮清顏搗蒜似的點頭,“不打不打。”

雖然這東方小姑娘看起來很是水靈,但老人總是莫名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盯著她強調道,“踹一腳八百塊!打一拳六百塊!你要是有錢動手也行。”

阮清顏的唇角輕抽了下:“……”

雖然,人在激動的情況下確實容易控製不住,但是她還是有對工作人員的基本尊重的。

那個老人惴惴不安地將他們送了進去。

“砰——”暗門突然被關上。

緊接著傳來一道上鎖的聲音,“哢嚓——”

阮清顏下意識回頭,便察覺到那門已經被鎖上了,此刻他們隻能選擇向前,在破解完所有的機關完成劇情後便會回來。

“找找第一個線索吧。”阮清顏啟唇。

人偶屋裡的氛圍比外麵更加詭譎,燈光極暗,隻夠能勉強看清字的程度,伴隨著鬼哭狼嚎的音樂聲,氛圍渲染得極好……

“這裡。”傅景梟沉澈的嗓音響起。

剛剛在屋內尋找線索時,他不小心踢到了什麼東西,低頭便看到了一個禮物盒。

他彎腰將那個盒子拿起來放在桌子上,兀自分析道,“盒子上了鎖,應該要想辦法先把這個盒子給解開,裡麵會有線索。”

看到那個所謂神秘的禮物盒……

知道劇情的阮清顏,自然知道裡麵放的是什麼東西,線索麼?倒也未必。

“嗯。”但阮清顏還是附和著男人道。

她轉眸看到了牆上的圖案,“把這個拚起來應該會解鎖機關,就能獲得鑰匙。”

傅景梟也隨著她的聲音投來目光。

阮清顏看著那圖形沉吟片刻,倏然有了主意,三下五除二便直接將那個東西拚好了!

“啪——”一道清脆的聲音倏然響起!

觸發機關物品掉落,不遠處一枚亮亮的鑰匙躺在地上,阮清顏遞了過去,“喏。”

“嗯?”傅景梟語調微微地揚了下。

阮清顏神情很自然地道,“你開吧,反正裡麵是線索,也不會有什麼。”

傅景梟將信將疑地接過了她手裡的鑰匙。

然後便插進禮物盒的鎖眼裡,鑰匙果然匹配的是這把鎖,“哢嚓——”

鎖順利地被打開,然而下一秒,一個東西卻猝不及防地從那個盒子裡彈了出來!

“砰——”傅景梟下意識往後一退。

突如其來跳出來的詭異東西,讓他猛地往後閃了一步,卻不小心撞進了阮清顏的懷裡,於是他便緊緊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阮清顏:“……”

謔,我就說你害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