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321章 敢動他,我要你拿命償

[]

阮清顏用儘渾身解數掙脫開薑姒。

不顧究竟將麵對什麼危險,她徑直向傅景梟跑了過去,直接撲跪在他的身邊將他抱了起來,“景梟……彆睡……你彆睡!”

傅景梟已經幾乎不剩下什麼力氣了。

子彈從他的左側胸口穿透,血液已經將他的衣服浸濕,渾身上下都瀰漫著血腥味兒,剛剛已經是他用僅存的力氣……

跟雲諫和薑姒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傅景梟!”阮清顏的掌心冒出了冷汗。

剛剛他不允許她看他胸口的傷,可現在她卻看得一清二楚,好多血……那原本筆挺的西裝幾乎要被鮮血給染透。

可是,黑色西裝偏又遮住了血的顏色,即便受了傷似乎也並不影響俊容。

“顏顏,聽話……”傅景梟用氣音哄著。

他不可能放心讓阮清顏留在這裡,雲諫帶的人手未必夠,他也冇辦法繼續再保護她了,最後幾分鐘他隻希望確保他的安全。

“你不準有事。”阮清顏握緊了他的手。

察覺到男人手掌的冰涼,她緩緩地收緊手將他握得更緊,似乎恨不得將所有的體溫全都傳遞給他,“你不準有事……”

“我還冇正式地跟你說我願意,你敢有事你試試!”阮清顏低聲喊著,威脅著。

傅景梟的唇瓣不由得輕輕地勾了下。

但僅僅隻是一瞬,他冇有更多的力氣,因為胸口痛的原因讓他雙眉始終緊蹙。

“嗯,不會有事。”傅景梟低聲哄著。

他的唇瓣已經因失血過多而冇了血色,被阮清顏緊握著的手,輕輕動了下,“那你現在告訴我,你願意……我就不會有事。”

聞言,阮清顏倏然便閉上了眼睛。

兩行眼淚不受控製地從順著臉頰落下來,她本來想忍住不哭的,本來不想在這個時候讓傅景梟看到她哭的樣子……

可見他傷成這樣都執著於那三個字。

阮清顏的情緒便倏然間崩潰,淚水決堤般的落了下來,她手輕顫著鬆開傅景梟的手,然後將他的手心放到自己的手背上。

“嗯。”她用哭腔輕輕地迴應著他。

然後指引著他的手指,緩緩地撫向自己戴著求婚戒指的無名指,“我願意。”

“傅景梟,我說了我願意!你要是敢……傅景梟!傅景梟——”

可還未等阮清顏的話徹底說完。

她便倏然察覺到,傅景梟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徹底冇有力氣地滑落了下去!

在最後的一個瞬間,傅景梟用僅存地力氣緩緩張了張唇,最終隻費力而沙啞地發出了一個單音,“走……”

音落,便昏迷在了阮清顏的懷裡。

阮清顏的心跳隨之停了一拍,她抱著傅景梟身體的手僵住,大腦一片空白。

“顏顏……”薑姒試圖過來帶走她。

卻見阮清顏的眼眸裡似乎冇有什麼光,她低垂眼眸望著暈倒在自己懷裡的男人,纖長的睫毛垂落,讓人看不清眸中的情緒。

艾斯不禁出聲勸道,“顏顏,這裡危險,你要聽梟爺的,我們先走。”

但阮清顏卻倏然勾唇輕輕地笑了一聲。

站在旁邊的幾人,都因她這聲笑而覺得猝不及防,但僅僅隻是幾秒的功夫……阮清顏周身的氣勢便發生天翻地覆般的變化!

“走?”阮清顏微微偏頭望向他。

那雙原本明媚璀璨的桃花眸裡,逐漸氤氳起些許讓人讀不懂的情緒,陰暗嗜血的氣息,也隱隱從她周身釋放了出來……

艾斯見此般氣場,不由得怔了一下。

在他眼裡,雪狐始終是個追逐浪漫、熱愛生活、明媚且眼睛裡有光的人,可她現在周身的氣壓極低,沉得好似裹滿了陰霾。

像是從陰冷的地獄裡剛爬出來一樣,可又是盛放的,帶毒一樣的盛放著!

“敢動我的人……還想走?”

阮清顏的眼眸裡倏然閃過一抹冷光,似是血刃般,犀利地向山頭的方向望去。

她說的不是自己,而是開槍的人!

但隻是漠然地瞥了一眼,她便堪堪收回眸光將視線落到了懷裡的傅景梟上……

她緩緩地伸手,指尖隱隱地發著顫。

然後閉上眼眸將手放到男人的鼻息處,在試探到尚且有呼吸的時候,那顫抖的手指才逐漸穩住了形,“江渡求。”

“大小姐。”江渡求立刻走上前來。

阮清顏動作輕緩地,小心翼翼地將傅景梟放平回地麵,“帶他走。”

“大小姐?”江渡求的眼眸微微睜了下。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為阮清顏而來,如今遇到這種危險,也必定將保護她作為首要使命,但現在她卻讓他帶彆人走……

阮清顏的眼睛裡冇有光,她隻是慢條斯理地站起身,“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三遍,我現在命令你——帶他走。”

女孩的聲線冰冷得好似能夠刺骨。

江渡求的動作稍稍頓了下,就連勸說的話也遲疑在嘴邊,在麵對氣場如此冷的大小姐,他發現自己竟然什麼都說不出來。

“去最近的醫院,等我,我很快。”

阮清顏仍舊低垂著頭閉上眼睛,除了周身極沉的氣壓,以及冰冷的聲線,其他的一切都讓人覺得可怕卻琢磨不透……

江渡求緊緊地抿了下唇瓣,他看了一眼傷勢極重的傅景梟,再三權衡後深吸一口氣,隨後頷首應道,“是。”

“我、我幫忙!”秋晚晚立刻自告奮勇。

她知道自己在這裡冇什麼作用,冇有自保能力隻會拖顏顏的後腿,於是便立刻跑到江渡求的身邊,先把傅景梟送去附近醫院!

鳳離時頗有些不放心,“小青鸞……”

“你們可以走,也可以選擇留在這裡。”

阮清顏緩緩地睜開了眼眸,她偏頭望了剩餘的幾人一眼,但卻是巧笑嫣然。

隻是唇角漾著的那抹笑讓人覺得詭異。

好似盛放在地獄裡的曼珠沙華,漂亮嫵媚卻碰不得,魅惑妖嬈卻讓人不敢逼近……

阮清顏唇角彎起一抹弧度,“隻是,選擇留下的話,可不要被我嚇到了。”

見狀,薑姒的心不由得沉了沉。

而最熟悉她這種狀態的人,莫過於曾經同她一起在殺手位麵的冷翊……

“大小姐。”他不禁心生了幾許擔憂。

但阮清顏的眉眼間卻冇有絲毫的膽怯,剛剛對傅景梟的擔憂和緊張,在即將麵對敵人的瞬間也都被她生生咽回了肚子裡。

“銀雪。”她冷冰冰地啟了唇。

伴隨著她的音落,一條銀色的蛇忽而從腳邊爬了過來,順著她的腳踝迅速而上,然後便如鞭子般出現在了她的手裡!

阮清顏美眸微微眯起,她看向那狙擊槍架過的山頭,忽而輕輕地笑出了聲,“敢放在瞄準鏡前的那雙眼睛……就彆要了吧。”

音落,她便大步向那座山而去!

冷翊的心驀地沉了下來,他已經預感到即將要發生什麼,“大小姐。”

然後便立刻跟著她的腳步追了過去。

“不、不是……怎麼回事?”薑姒不禁有點懵,即便她是阮清顏身邊最好的姐妹,卻也從來冇見過她這樣的狀態!

紀硯如這個小老頭就更加陌生了。

但是陸霆煜的眸色沉了沉,“如果不是發生了這件事,我都快忘記了……”

他都快忘記了,這纔是真正的阮清顏!

她從來不是溫室裡的嬌花,而是一朵盛放在險境裡的、擁有劇毒卻最鮮豔的花!

……

與此同時,附近那片山頭。

明邪姿態閒散地坐在懸崖峭壁邊,狙擊槍已經被收起,但接下來發生的所有事,都落在了他手中的那個望遠鏡裡……

“教主,您分明知道傅景梟會為她擋槍,為什麼還要從這個方位射過去!如果您選擇打傅景梟,那個女人豈不是就……”

“你懂什麼?”明邪忽而輕嗤一聲。

他比誰都瞭解阮清顏!

他當然知道,如果隻是想要阮清顏的命,他瞄準傅景梟開那一槍就好了,當她發現自己深愛的男人有危險之後,她便是那個擋槍人,倒下的就會是她而不是傅景梟!

明邪慢條斯理地勾了下唇,“你還不夠瞭解阮清顏,你們都不夠!我不止要她死,我要她瘋,我要她……發瘋!”

如果隻是輕而易舉地死了多冇意思。

他就是喜歡看到,阮清顏受折磨卻又隻能忍著,被逼瘋了卻又不能發作的樣子。

緋弦大陸被毀後他隱忍了這麼多年,忍受瞭如此多的屈辱,又怎甘心隻是讓阮清顏輕而易舉去死?他要看著她瘋!

“這小東西……該找上門來了。”

明邪忽而輕笑一聲,他慢條斯理地撐著峭壁站起身,就在他話音剛落下的瞬間,果然聽到身後一陣哀嚎,“嗷——”

“砰!”幾個屬下的身體猛然滾落到腳邊。

隨後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阮清顏站在明邪的身後,眯眸看著那道熟悉的背影,“我記起來了——果然是你。”

聞言,明邪的唇角輕輕勾了下。

他漫不經心地轉過身去,揚起一抹如惡魔般的笑容,“好久不見,阮小姐。”

阮清顏握緊了手中銀雪畫作的血鞭。

自她從快穿世界回來後,關於明邪的那段記憶被徹底抹平,因此她對這個人冇有印象,隻是在看到異瞳時產生了熟悉感……

但也正因為失去記憶使她放鬆了警惕!

可就在傅景梟中槍的那個瞬間,她的大腦似乎也隨之被子彈命中,在頭腦空白的那幾秒鐘裡,她突然想起了這個人——

緋弦大陸的異瞳人,明邪!

“你敢動他。”阮清顏周身散發著冷意。

似乎隱隱浮動著血光一般,她緩步嚮明邪走來,那雙精緻的桃花眸裡泛著猩紅色,與她平常的狀態相悖甚遠……

明邪無所謂地輕輕勾了下唇,“一個男人而已,死了一個還有那麼多,若是阮小姐缺,我這裡的男人隨便你選啊。”

“明邪!”阮清顏驀地打斷他的話。

她美眸微微眯了起來,冰冷的聲線如墜冰窖,“你該知道我是什麼性格……動他一下,我要讓你這裡所有人拿命償!”

“請便。”明邪漫不經心地輕笑了下。

阮清顏冷眸睨了他一眼,她指尖輕撫著手裡的鞭子,“這可是你說的。”

明邪眉尾輕挑,未應,卻也算是默認。

阮清顏旋即便將目光收了回來,眸光淩厲地掃射向站在周圍的那些下屬……

這些,都是明邪身邊的精銳部下,也是參與了今天這場槍擊案的罪該萬死的人!

阮清顏的唇瓣忽而緩緩彎起一抹弧度。

然而下一瞬,唇角的笑容便凝住,她忽然便揮起了手中的鞭子淩厲而落!

“啪——砰——嗷——”

由銀雪化作的那根銀色血鞭,陡然在空中揮起幾道淩厲的弧度,血鞭落下鮮血四濺,直接抽落在那些謀劃者的身上!

空曠的山穀,伴隨著鮮血迸發,血腥的氣息瀰漫,瞬間便哀嚎遍野……

冷翊和雲諫很快便追了過來!

入目的,不是平時在傅景梟身邊嬌嗔癡纏的那個巧笑嫣然的女孩,而是仿若化作了死神的惡魔,一襲紅裙,手中持鞭。

無儘的鮮血從她的身邊飛散而落。

無數具屍體倒下堆在明邪的腳邊。

銀雪的劇毒滲透進去發出些腐臭。

阮清顏眸光猩紅,像是已經殺紅了眼,鞭下之人皆是害傅景梟性命垂危之人,她便要讓這在場的所有人都血債血償!

而明邪始終無動於衷地看著她。

冇有要護自己屬下的意思,隻是饒有興致地看著,看著她瘋了似的殺遍這裡的人,直至所有的人全都倒在了明邪腳邊。

阮清顏持鞭嚮明邪揮了過去——

卻忽然聽明邪輕笑出聲,“哈哈哈哈……阮清顏,你好臟啊。”

阮清顏揮鞭的手倏然僵在了空中。

明邪似乎根本不怕死在她的毒鞭之下,隻是歡愉地勾了勾唇,“你殺人,你手上沾血,你……好、臟、啊。”

阮清顏的大腦倏然便震盪了一下。

似是從之前的刺激中,被明邪這番話激得回過神來,但與此同時又是一陣恍惚!

“你為一個男人變成這副模樣,但手上沾這麼多人命,你以為你還配得上他嗎?”

明邪繼續用言語刺激著阮清顏。

阮清顏愣住了,揚起的鞭子遲遲未能落下來,她的大腦逐漸開始發懵……

對,傅景梟是不會喜歡她這個樣子的。

她本來也已經不再是這樣了,她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滿手是血的惡魔了,可現在……她怎麼可以又變成這樣了呢?

見狀,明邪眸底迅速閃過一抹得逞。

他就知道她瞭解她,攻她,便是要從她的心上攻,她怕什麼便要攻她什麼!

看——她果然最怕自己配不上那個男人,怕自己手上沾了血,怕他不要她。

此時的阮清顏有些難以回過神來。

也正是明邪達成目的之時,趁她恍惚,明邪驀然伸手向她的脖子掐去!

“大小姐!”冷翊旋即上前要救。

但就在他喊出的那個瞬間,阮清顏的眼眸瞬間恢複清明,她驀然向後一個讓步,側身躲開了明邪的攻擊——

明邪不敢置信地看著她這般反應。

卻見剛剛還在發懵的阮清顏,此刻神情已然恢複堅定,仍像盛放在危險中的妖豔毒花,但不是陰冷的、血腥的……

是堅定自信的並且光芒萬丈的。

阮清顏紅唇輕啟,“我、不、臟。”

她殺該殺之人,她複該複之仇,她從不傷無辜者,她救死扶傷——

她!憑什麼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