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323章 阮清顏:我懷孕了?

[]

病房裡瀰漫著刺鼻的消毒水味兒。

傅景梟的病房幾乎無人問津,大家全都聚在阮清顏的病床旁,但看著尚在昏迷尚未甦醒的女孩,卻生怕將她給吵醒。

阮清顏做了一個很長很久的夢……

在夢裡,她回到了最不願再經曆的殺手位麵,滔天的恨意席捲著這個時空,濃重的血腥味遍佈在這個世界的所有角落。

所有的人,以血液與刀刃相向。

昔日的朋友用黑漆漆地槍口指著她,告訴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親眼目睹無數的分崩離析,又親自經曆無數的眾叛親離,她也曾真心實意地熱血過,可又在與朋友反目成仇後逐漸冰冷……

那裡從未有任何的人情,隻有無窮無儘的殺戮,也隻剩活下去這最後一個終極目標。

她的雙手不得不沾滿了鮮血。

最後殺到麻木,殺到她覺得自己的靈魂從軀殼中抽離,殺到她都快要不認識自己,直到任務完成進入下一個位麵後……

她也用了很久才從這個狀態裡抽離。

可如今卻又在夢裡回到了這個地方,血腥味兒刺鼻,屍體的腐爛令她作嘔。

但血腥的前路是一道她想追逐的光,是她甘願承受這一切的唯一企盼。

於是,她在絕望中拚命掙紮,每在瀕死時都因這一點執念而重新振作,她踩在死亡的邊界上,踩在被血塗抹著的刀尖上。

可是眼前那道光——突然就滅了!

在最黑暗的世界裡,那唯一值得追逐的光芒,陡然間從眼前熄滅並帶來了全部的絕望。

阮清顏陷入了無儘的慌亂與恐懼裡。

她緊緊地攥著手裡的刀,拚命地向之前有光源的方向跑去,可是隻有從周邊濺來的血,隻有更多指向她的刀尖……

冇有光了,冇有路了,什麼都冇有!

被剝奪了執念後,隻剩下絕望和窒息,將最後的一絲信念從身體裡抽離!

“啪——”阮清顏手裡的刀倏然落地。

她茫然地看著眼前的漆黑一片,目光空洞得好似失去靈魂,直到一道槍聲驀地響起,子彈從自己的身後襲了過來!

阮清顏驀然回首,她睜大了眼睛。

可子彈的射速實在是太快,那時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心臟隨著子彈的逼近逐漸抽緊。

“景梟!”阮清顏倏然睜了開眼睛。

她麵色慘白得冇有血色,額上爬滿了因噩夢而沁出來的冷汗,美眸微微地睜著,似乎還冇從剛纔的夢境裡抽離……

秋晚晚立刻便撲了過去,“顏顏!”

顏顏?

她似乎不叫這個名字。

她在那個位麵裡用的不是這個名字。

阮清顏的眸光微微地閃爍了一下,她微睜的瞳仁緩緩恢複正常,那明顯受驚的神情裡閃過絲絲恍惚,但靈魂卻逐漸走了回來。

她緩緩地轉眸望向秋晚晚,映入眼簾的並非是夢境裡的血腥世界,而是病房中大片白色的牆壁,以及自己最熟悉的人……

剛剛是夢,現在好像纔是真的。

“你終於醒了。”江渡求的聲音響起。

他看了一眼阮清顏的監護儀,“還好,所有指標都很正常,隻是睡了很久。”

聞言,阮清顏的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她冇興趣管自己睡了多久,在醒來的那個瞬間也隻剩一個念頭,“景梟呢?”

撲在她病床旁邊的秋晚晚怔了一下。

薑姒也冇說話,兩個小姐妹彼此對視了一眼,稍許遲疑地道,“他……”

見狀,阮清顏驀然攥緊了床單。

以為是傅景梟出了什麼事,她便立刻翻身坐了起來,匆忙就想掀開被子下床。

“顏顏你要去哪兒?”薑姒立馬攔她。

她伸手想要拉住阮清顏的手,但彷彿是條件反射一般,阮清顏驀然敏感地將手抽離了回來,甚至還反方向地猛退了一步!

薑姒被她這樣的應激反應嚇了一跳。

阮清顏也同樣如此,她愣了愣,似乎也冇理解自己為什麼會反應那麼大……

但下意識的,就是不想讓薑姒碰她。

“顏顏……”薑姒試探性地望著女孩。

阮清顏輕輕地抿了下唇,她緩緩地將手收回自己身邊,但還是兀自掀開了被子。

江渡求倏然出聲,“你現在這樣的狀態,是想去哪兒?”

阮清顏冇理解他前半句話的意思。

她輕輕地蹙著眉梢,微垂的眼眸壓著讓人看不清的光,“我要去找他。”

薑姒和秋晚晚剛纔的反應不對勁……

一定是傅景梟出事了,否則她們該直接告訴她纔對,保持沉默是什麼意思?

阮清顏的心臟被緊緊地揪了起來。

她根本不在乎自己如何,此時滿心滿眼都隻剩下傅景梟,隻想去他病床邊看一眼,親自看看他究竟怎麼樣了。

“躺回去。”江渡求冷聲命令道。

他向來唯阮清顏的命是從,不論是平時還是在手術檯上,但這次卻難得強硬。

阮清顏仍然執著道,“我要去找他。”

她說著,便要從病床上下來,但江渡求卻將病曆板攔在她麵前,“你心裡隻有他,肚子裡的孩子就不打算要了嗎?”

聞言,阮清顏的動作驀地怔了一下。

她神情微微一頓,但僅一瞬後便倏然抬起了眼眸,“……你說什麼?!”

江渡求見她這反應就猜到了七七八八。

雖然他清楚傅景梟對她多重要,但她若知道自己已經懷有身孕,也絕不會做出之前那種衝動的事,至少也該考慮下寶寶。

看來她是確實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自己看報告吧。”江渡求將她的孕檢報告從病曆板裡抽了出來遞給她。

阮清顏緊緊蹙著眉,然後立刻接過了那張報告,她是醫生對這些專業術語很熟悉,看到血液HCG檢測的陽性結果……

醫學報告顯示她確實是懷孕了的!

“不可能……”阮清顏輕聲呢喃,“我那天淩晨纔剛用驗孕試紙測過。”

“驗孕試紙的檢測結果不一定準確,況且你有孕還遠不足月,驗孕試紙通常情況測不出來,如果不是你有明顯的流產征兆,我最開始也冇有往這方麵想過。”

江渡求抿了抿唇瓣,稍許不悅地望著眼前的女孩,“你自己是醫生不清楚嗎?”

自己的身體就能這樣被隨意折騰?

阮清顏陷入沉默:“……”

她握緊了手裡的那張孕檢單,反覆看著報告結果,卻有些高興不起來。

“那景梟他……”她有些遲疑地抬眸。

心臟被輕輕地揪了起來,她生怕聽到關於傅景梟不好的訊息,即便是在流產征兆前,她也更關心丈夫而不是寶寶。

江渡求被她氣得閉了閉眼睛,“他命大得很,冇什麼事,算算時間估計也快醒了,但現在最有問題的是你和寶寶不是他!”

阮清顏:“……”噢。

“那你們兩個剛剛的反應怎麼……”但阮清顏旋即又覺得可疑,她轉頭看向兩人。

秋晚晚和薑姒再次齊齊對視了一眼。

秋晚晚有些不好意思地捏捏耳垂,“那個那個……我們兩個最近幾天都陪在你的病床邊嘛,也不知道梟爺怎麼樣了……”

梟爺有事冇事關她們兩個鳥事哦?

她們兩個眼裡天大的事,就是好姐妹昏迷了尚未甦醒,肚子裡的寶寶性命堪憂!

身為準小姨/乾媽,當然是以姐妹和寶寶的命為天啊,誰會去管那個臭男人!

阮清顏:“……”噢。

“那寶寶……”她這纔想起自己的娃。

江渡求抬手揉摁著太陽穴,以前冇覺得頭痛,畢竟她作為一名醫生時向來讓人放心,卻冇想到身為病人卻能把她活活氣死。

“算寶寶命大,目前暫時冇什麼事。”

江渡求隻覺得額角突突地跳,“但你之前有先兆性流產的表現,寶寶目前也不足月尚不穩定,如果你不好好躺在病床上休息,我不敢保證他還會不會繼續命大。”

阮清顏:“……”

她慢吞吞地將手腳縮回被窩裡,然後又慢吞吞地將被子蓋了回來,乖巧坐好。

“現在能躺下了?”江渡求睨她一眼。

阮清顏乖巧地躺回到病床上,然後將被子往上扯了扯,隻露出一顆腦袋。

江渡求見她終於學乖了才姑且滿意。

薑姒直捶胸頓足,“顏顏寶貝,你都不知道你差點嚇死我!你說你明明是去給人做手術的,結果從手術室裡出來還自己暈了,看到你流血差點把這小哭包給嚇死!”

她說著,還拍了下旁邊秋晚晚的腦袋。

秋晚晚哭喪著臉看向她,“本來就是嘛!我看到那麼多血就是害怕嘛……”

尤其是江渡求懷疑先兆性流產的時候。

她那顆小心臟便猛然揪了起來,撲通撲通地怕極了,生怕姐妹和她的寶寶出事!

當時所有人都慌了,不過江渡求也隻是懷疑,他立刻喊了婦產科的女醫生來,給阮清顏做了一係列的檢查才最終確認。

的確是懷孕了,但先兆性流產。

不過寶寶真的很堅強,他隻是抗議般的小小鬨了一下,被醫生安撫過後便又乖巧地躺回到了媽媽的肚子裡安安靜靜。

阮清顏的唇瓣輕輕地抿了一下……

她確實冇有想到,自己真的懷孕了,在手術檯上覺得小腹不正常劇痛時,她還以為是來了例假痛經,並未多想,那時候隻全心全意地想完成眼前的這一台手術。

“真的懷孕了?”阮清顏還有些遲疑。

畢竟之前的試紙明明隻有一條杠,她不太信邪地乾脆親自給自己把了個脈!

嗯……滑脈如珠……

好像是真的,如果她醫術冇退步的話。

阮清顏悻悻地撩起眼皮看著幾人,便看到他們都在用怨唸的目光看著自己,彷彿在埋怨她差點冇照顧好肚子裡的寶寶!

她掙紮道,“我發誓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不然我肯定不會……”噢她會。

“不是都說了寶寶很堅強冇事嘛,你們能不能彆用這種眼神瞅我?好像我是什麼千古罪人一樣,我以後知道了會注意的!”

阮清顏便乾脆轉移了話題自我開脫。

薑姒冇好氣地冷哼一聲,“你可拉倒吧,你在我這兒毫無信譽值,等梟爺醒了我就立刻告訴他,讓他以後好好看著你!”

“不行!”阮清顏下意識地反駁道。

這樣的下意識,讓她都不由愣了一下,在傅景梟生日的那個淩晨……他們兩個一起見證試紙結果時她還是滿懷期待的。

但是現在,她竟潛意識不想告訴傅景梟這件事,甚至猶豫這個寶寶……

“不行?”薑姒緊緊地皺起眉頭。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阮清顏,“姐妹,你該不會還打算瞞著他吧?這冇什麼好隱瞞的啊!江醫生說了傅景梟他冇什麼事,傷口恢複後就萬事大吉,連後遺症都不會有。”

“不是因為這個。”阮清顏斂了下眼眸。

她微微垂眸瞥向自己小腹的方向,大概是母性的本能,她本想伸手去摸……

可腦海裡卻驀然閃過了一道血光!

是她持刀殺人時,從自己刀刃裡濺出來的那抹血光,鮮血落在了她的手上。

“阮清顏,你好臟——”

這道聲音不斷地在她耳邊迴旋。

於是阮清顏的手便頓在那裡冇有落下。

她輕輕地捏了一下拳頭,然後將手收了回來放到旁邊,“這件事你們不要管了,等他醒了我會親口跟他說的。”

“你不想要?”薑姒大膽猜測著。

可她都覺得自己的猜測很無厘頭,畢竟她姐妹的夫妻感情那麼好,寶寶也在她的腹中很健康,實在冇理由不要這個孩子。

但是,阮清顏卻沉默著冇有回答。

薑姒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她尋思江渡求雖然是醫生,但也到底是個外人……有些姐妹之間的私房話還是偷偷說比較好。

她湊到阮清顏耳邊,“不是吧?還真讓我猜對啦?可是你為什麼不想要這個寶寶啊……你跟梟爺感情那麼好!他出軌?”

阮清顏:?

她嫌棄地斜眸睨了胡思亂想的姐妹一眼。

“你腦子裡裝的是什麼?”阮清顏皺了皺眉直接否認道,“我冇有不想要這個寶寶。”

她隻是……

如果她知道自己懷有身孕,即便是在那種怒極的情況下,她也會強迫自己剋製住,絕不可能讓寶寶看著自己那副模樣。

“那你怎麼回事?”薑姒想不明白。

她正想繼續盤問自己的姐妹,卻倏然聽見病房外傳來一道嗓音,雖然因身體虛弱而有些輕,但喚她名字的時候……

依舊那樣繾綣而又動聽,“顏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