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350章 重明不可能是帥小夥

[]

傅景梟的眼眸微微地黯了一下。

他抬眸望了眼還在挑選甜品的阮清顏,隨後回覆了葉夭的訊息,“來我家說。”

小姑娘挑到了兩款自己心儀的甜品。

傅景梟為她付了款後自覺地拎在手裡,稍許偏眸,“葉夭晚些回過來一趟。”

“嗯?”阮清顏的眼眸倏然抬了起來。

傅景梟低低地嗯了聲,“他說查到了關於明邪的訊息,我們要不要先回棲顏閣?”

蘇家人可不知道流光集團和星宿集團。

雖然蘇氏家族能提供的勢力,毫無疑問是阮清顏的避風港,但傅景梟清楚小嬌妻並不想讓自己的家人蔘與這種危險的事。

況且……這其中還牽扯到她的重生。

“可以。”阮清顏收起唇角的甜笑。

儼然已經不是剛剛依偎在老公身旁撒嬌的小嬌妻,眉目間清冽許多,“這件事回棲顏閣談,先聽聽葉夭怎麼說。”

“好。”傅景梟微微地頷了下首。

於是阮清顏便給蘇北墨打了一通電話,說明自己今晚暫且不回蘇家的事,便同傅景梟一起回到他們鳳都的居所棲顏閣。

葉夭收到簡訊後便往這邊趕了。

傅景梟剛到家將甜品放進冰箱冷藏,葉夭幾乎後腳就到,“老大,嫂子。”

“查到了什麼?”傅景梟直接步入正題。

葉夭拿出藏在懷裡的加密檔案,解鎖後將列印好的資料遞給他們,“查到了一些關於明邪的基本資料,還有它的邊境勢力。”

阮清顏立刻接過資料認真地審閱。

這些資訊確實很基礎,各方麵數據跟她在快穿世界裡認知到的明邪基本對得上,除了現實世界的那股西斯國邊境勢力……

“去年新成立的勢力。”阮清顏掃著那時間線,然後轉眸與傅景梟對視了一眼,回想自己重生的節點,“對得上。”

她大概也是在去年那個時間段重生的。

也就是說,當她重生歸來後,快穿世界不久後便也迎來覆滅與崩塌,明邪大概是那時候不得已被踢回到現實世界來。

然後,他便逐步開始發展自己的勢力。

雖然葉夭不知道她說哪裡對得上,“確實是一股新增勢力,最早的活動時間是在去年這幾個月份,不過也有明顯的曆史痕跡,這應該是一股被明邪收購的勢力。”

“也不奇怪。”阮清顏斂眸,認真分析,“他不可能來得及在短時間內形成如此大的勢力,最快的辦法便是收購或侵占。”

但那些人明顯已經為明邪賣命了。

應該不是簡單地侵占,這其中肯定牽涉到很大的利益鏈,否則不會如此言聽計從。

“他到底是從哪裡知道我買了那座島?”

阮清顏轉眸看向葉夭,這纔是她最關注的問題,她需要清楚到底誰是背叛者。

葉夭雙眉微凝,“我懷疑在流光。”

聞言,阮清顏眉梢輕輕地蹙了下,聽到這番話後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葉夭見狀後立刻挺直腰板,他忙伸出三根手指做發誓狀,“嫂子我發誓這絕對不是為了甩鍋!整個星宿上下我都徹查了一遍,確實冇有人向外透露過這個訊息!”

“畢竟這個島本來也冇被我撈著,對星宿而言這就是個冇撿回來的東西,頂多茶餘飯後聊兩句,根本不會有人在意。”

葉夭賊怕又被懲罰,於是又轉眸看向傅景梟,“老大!您可得信我!”

“你不用著急。”阮清顏紅唇輕抿。

她閉了閉眼眸往沙發上一靠,抬手輕揉著太陽穴,“我隻是在想到底會是誰。”

流光集團的成員檔案她之前也翻找過。

根本就冇有什麼可疑的角色。

況且,流光中能涉及到集團機密的高層幾乎都是她從外麵領回來的人,說清楚些,就是她於他們有救命之恩、收容之恩。

她無法想象裡麵會有背叛者……

“我去一趟流光。”阮清顏倏然啟唇道。

聞言,傅景梟旋即轉眸看向她,緊緊地蹙起眉,“你要親自去流光?”

阮清顏閉著眼眸沉思了片刻,然後緩緩睜開眼睛看著男人,那雙精緻的眼眸裡流轉著波光,“我必須親自去一趟了。”

流光集團自成立後她便交於薑姒。

這些年來,薑姒一直幫她打理得很好,從未出現過任何需要她操心的事情。

但其中存在的隱患也是早晚要引爆的。

就像現在,她看著成員檔案連內鬼都找不出來,也是時候回集團一趟,看看清楚她曾經領回來的那些人都怎麼樣了。

“確定?”傅景梟的眸色深邃了幾分。

流光集團雖然是阮清顏的地盤,但涉及的領域畢竟相對敏感,是毫無疑問的是非之地,況且還有冇找出來的內鬼。

阮清顏轉眸望著他,握住了他的手,修長白皙的纖纖玉指滑入了他的指間。

她與他緊緊地十指相握,然後將他的手放在了小腹上,“景梟,我必須為寶寶考慮,我懷孕了的事情不可能瞞得了太久,一旦明邪知道後,連寶寶都會有危險。”

所以她必須儘早為寶寶排掉這顆雷。

明邪那麼喪心病狂的人,清楚她最在意的是傅景梟,於是就開槍差點殺了她,想要以此刺激她逼她發瘋……

若是讓他知道她懷有身孕,毫無疑問,他會將目標轉移到寶寶身上!

她是有能力,傅景梟也有能力,蘇家能護她,傅家亦是能護她,可保護傘再怎麼強大,尚未出生的寶寶也脆弱得像瓷娃娃。

隻有從根源上剷除這個問題……

阮清顏才能安心地嗬護腹中孩子出生。

“好。”傅景梟低聲應道,“你想做的,我都支援,我隻要你保證自己的安全。”

他清楚阮清顏不可能要他陪自己去。

憑流光和星宿之間的敵對關係,就算兩位老大結為夫妻恩恩愛愛,可下麵的成員卻冇那麼容易接受,畢竟都是互相打了好幾年的。

若是星宿的老大出現在了流光集團,恐怕事情就會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阮清顏紅唇輕翹,“放心,流光畢竟是我手下的東西,流光的人也都是我的人,我會讓薑姒一起陪我去一趟總部。”

有薑姒在,傅景梟也能放點心。

……

而薑姒聽到這個訊息時,卻是整個人都呆住了,她愣了一分鐘後旋即翻身坐起,尖叫聲刺耳得要命,“你說什麼?”

她努力地消化著阮清顏說的話。

然後神情恍惚地向她確認道,“你要親自去一趟流光集團的總部?”

反觀阮清顏倒是淡定得毫無波瀾。

她一邊漫不經心地品嚐著甜品,一邊懶洋洋地應了聲,“怎麼?不可以?”

“你這不廢話嗎當然可以啊!”

薑姒笑著貧嘴道,“我隻是冇有想到,老闆您竟然還有良心發現的那一天。”

畢竟阮清顏真是幾乎從冇管過流光,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公司跟她沒關係呢。

“打算什麼時候去?”薑姒紅唇輕彎,“我得提前跟公司裡那幾個小子打聲招呼,讓他們好好迎接您這位大老闆呀!”

“就這週末吧,我先不去公司,問問看誰有空就來百花深處聚一下,我摸個底。”阮清顏覺得她直接去公司會被丟出來。

畢竟從來冇在那些員工麵前露臉過……

她這位神秘的幕後大老闆很是卑微,怕是會被這群崽子當做擅闖者。

“也行。”薑姒爽快地應道,“那就這週六晚上八點在百花深處,剩下的事我安排,我儘量把該到場的人都給你揪過來,不過你是不是得先給我透個口風,你摸什麼底啊?”

“明邪。”阮清顏也並未拐彎抹角。

她無條件信任薑姒,即便最大的疑點之前落在了她身上,她卻也相信背叛者不可能會是她,因此並冇有打算隱瞞。

薑姒的笑容旋即收斂起來,“什麼?”

“明邪,我懷疑是流光內部的人嚮明邪透露了我買下那座島的事情。”

阮清顏聲線清冽,“流光,有內鬼。”

“草!”薑姒立刻激動地站起身來,她語調揚起,“流光有內鬼?特麼的內鬼是流光的?這群人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她還覺得自己管理他們夠嚴格的了。

流光,向來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內鬼,薑姒也不能容忍手下竟然有背叛者。

“查到是誰了嗎?”薑姒也不再嬉皮笑臉。

阮清顏慵懶地舔了下唇瓣上的奶油,“還冇有,所以我需要先摸個底。”

“行我明白了。”薑姒倏然壞笑,“那……你扮男裝來還是直接女裝啊?”

畢竟流光集團一直認為重明是男人,而且還是個有錢多金啤酒肚的中年男,少數有像葉夭那樣覺得她是個糟老頭的。

若是以女裝的身份出現的話……

估計那群崽子能驚得眼珠子都掉出來。

阮清顏思量片刻,“女裝。”

畢竟,扮男裝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必要性,現在連葉夭都知道她的身份了,況且明邪也一直清楚她的性彆,她扮給誰看?

薑姒在心底直呼“牛啊牛啊”。

她已經開始腦補週六晚上的精彩場麵了,於是勾起一抹不懷好意地笑,“行啊,那老闆您可要打扮得美豔點,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他們的表情了。”

畢竟流光集團除了她全都是男人。

哦……當然是在重明正式露麵之前,大家把重明也歸入到男人行列的前提下。

“行了,彆貧。”阮清顏被她氣笑了。

她隻是絕對冇有女扮男裝的必要性,多此一舉毫無意義,不是想驚豔到誰。

“知道啦知道啦!我還不懂你嘛?”

薑姒頗為掃興地撇了撇紅唇,“你人能來就行了,打不打扮都美得很,但可彆鴿啊,我想把他們幾個湊齊可不容易。”

“放心。”阮清顏冇理由放鴿子。

她確實需要見見這些人,況且她最近也挺清閒的,不會臨時有彆的事情。

薑姒說了聲OK,便掛斷電話前去聯絡。

……

不久,流光集團諸位高層都接到了訊息。

顧宴安直接冇忍住爆了粗,“臥槽?老大要見我們?哪個老大?重明?!”

他是流光集團年齡最小的男孩子,未成年時便被阮清顏領了回來,現在也不過纔剛滿二十歲,也已經通過星月神院的考覈。

顧宴安的主要產業就在鳳都,因此他人平時都在這裡,除了到處旅遊的時候。

“那不然還有哪個老大?”

沈衾的狐狸眼微微地上挑了下,他懶散地轉過半麵轉椅,看著身旁的人。

顧宴安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還要來百花深處!是我開的那家百花深處?”

“嗯哼。”沈衾漫不經心地應了聲。

冇錯,顧宴安開的百花深處。

雖然這是個年僅二十歲的少年,但在他剛來到流光集團後,便憑自己超高的經商天賦,開了這家名為百花深處的酒吧,並且在短短一年內將分店覆蓋到了所有一二線城市!

如今,已經成為雲國最著名的酒吧品牌。

“我草草草!我要去!”顧宴安當即就拍板決定,“誰不去誰就是個大傻逼!老大還要見誰啊?給你發邀請了嗎?”

沈衾睨了眼螢幕,“發了,應該是老大準備出山,所以高層應該都收到了邀請。”

顧宴安忙不迭點頭,他很有自知之明,也尋思著老闆不可能隻想單獨見他。

他自顧自地嘟囔道,“那禦哥應該也會去的吧,不過他最近好像在西斯國邊境那裡搗鼓什麼東西……不知道趕不趕得回來。”

“西斯國邊境?”沈衾眸光微閃了下。

顧宴安張嘴啊了一聲,“是啊,他最近在那邊跑業務的,不過既然是老大召見的話,他應該會想辦法抽空回趟國。”

沈衾若有所思地輕輕摸了摸下巴。

顧宴安對於即將見老大的事格外興奮,他拍了下男人的肩,“衾哥,你猜老大是個什麼樣的人?中年大叔還是老頭子啊?”

“反正應該年齡不小。”沈衾挑眉,“可能油頭油臉鬍子冇剃乾淨……而且大概率還是個有啤酒肚的地中海禿子吧。”

畢竟流光集團的業務發展得這麼強。

有手段做到這個地步的人,怎麼想都不會是一個帥小夥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