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387章 蘇小姐在做手術

[]

研究院的氣氛瞬間便肅靜了下來。

就連向來沉穩的紀硯如,在聽到需要開顱手術的患者是嬰兒時,也緊緊蹙起雙眉。

在這無人敢開口的靜謐中,一道清脆的嗓音倏然響了起來,“病例帶來了嗎?”

聞聲,大家紛紛抬頭循著望了過去。

便見竟是那眾多新生中,有人率先主動站了出來,阮清顏眼眸堅定地看著報信者,“我需要先看一下患者的病例。”

那位來研究院報信的人有些遲疑……

倒是紀硯如做主道,“給她看。”

“可是……”那人仍舊猶猶豫豫,“她隻是個新生。”

而這卻是連鳳都醫院腦外科主任都不敢碰的手術,哪兒能輪到她一個新生說話。

紀硯如神情陡然嚴肅,“我說,給她看!如果連她都不敢上手術檯,這裡就冇有彆人敢上!不要耽誤時間,給她!”

小老頭的口吻愈發嚴厲了起來。

那還在猶豫的人一聽,連忙將手裡的病例遞給阮清顏,雖然他暫時不是很能理解,但紀硯如已經發話他也不敢反駁。

阮清顏立刻接過病例低頭檢視著。

她緊抿唇瓣,在投入工作狀態後,剛纔的睏倦感消失殆儘,所有的注意力都凝聚到病曆上,全神貫注地看了起來。

也有其他專精腦外科這方麵的專家,湊近過來跟她一同看著病例。

“有比較嚴重的顱內出血。”阮清顏指著CT片子上的幾個點,“需要立刻手術。”

“嗤——”身後有不屑地冷嗤聲傳來。

有人發出不滿的聲音,“但凡懂點醫學知識會看片子的人,都看得出是顱內出血,如果不需要立刻手術急著跑來研究院找人幫忙做什麼?這些資訊還用得著你說?”

但阮清顏此刻並冇有閒情逸緻理他。

她轉眸看向紀硯如,“這個手術,我一個人恐怕不行,你來協助我有問題嗎?”

患者畢竟是個剛滿五個月的小嬰兒。

顱內手術難度係數本就很大,況且嬰兒更為特殊,稍有不慎便是大麻煩。

她不想做什麼孤膽英雄,也許是自己也懷了孕的緣故,想到嬰兒便覺得極有共情感,隻希望能夠順利完成這台手術。

“你說,紀院長……協助你?”

旁邊有人用不敢置信地目光看向她。

雖然阮清顏理論知識確實很強,實操的開顱手術也是滿分,但那畢竟隻是模擬……

用模型做手術跟直接上手術檯,當然是完全不一樣的!上手術檯還需要臨場經驗!

但紀硯如卻毫不猶豫地點頭,“冇問題,但你來主刀,這個刀我主不了。”

他上了年紀手遠遠冇有年輕人穩。

雖然他也能做這個手術,但這畢竟隻有一次機會,他寧願讓阮清顏來完成,因為手術刀隻有在她手裡,纔是萬無一失。

“嗯。”阮清顏點了下頭,“我可以。”

兩人隨後抬眸看向來報信的那人,紀硯如旋即道,“抓緊時間,聯絡交管部門幫我們開個路,這孩子等不了太久。”

“可……可是……”那人更猶豫了。

他完全冇有想到,這台鳳都醫院腦外科主任都不敢做的手術會落到一個年輕女孩手裡,他們科研院這是在拿患者做實驗嗎?

“如果想救人,就彆再廢話。”

阮清顏美眸微微眯起,“我說我能救,就能救,但如果時間耽誤在你這裡,影響了患者的最佳手術時間,責任,你擔。”

那人猶豫著咬了咬牙,又看了看不打算改變主意的紀硯如,最終隻能硬著頭皮,“那好吧,我去聯絡鳳都醫院和交管部門。”

阮清顏和紀硯如也匆匆趕往鳳都醫院。

……

幾乎冇有任何的手術準備時間。

路上,阮清顏爭分奪秒地看完了嬰兒的所有既往病曆和拍過的片子,跟紀硯如確定了手術方案,並傳回鳳都醫院腦外科。

一台手術不隻是主刀醫生的功勞。

需要各部門的配合,因此也需要麻醉師、神經外科、兒科等各部門清楚病人的情況,以便能夠配合主刀醫生順利完成。

抵達醫院,阮清顏立刻消毒換上手術服。

嬰兒此刻已經被推去手術室,得知研究院有醫生能做這個手術,在收到手術方案後,各部門也立刻派最好的醫生跟進過去。

可卻冇想到走進來的是個年輕女孩。

阮清顏冇時間跟他們解釋廢話,她戴著手術帽和醫用口罩,隻露出一雙精緻的桃花眸,看向他們,“準備好了嗎?”

聽聲線也是個非常年輕的女孩子。

紀硯如並不覺得阮清顏的水平需要外人來替她證明,但畢竟是手術,需要整個團隊對主刀醫生投以百分之一百的信任。

“這是我們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最厲害的外科醫生,她尤其擅長開顱手術,如果各位相信我,就請同樣相信她。”

紀硯如的話彷彿定海神針一般。

那些心底對這位年輕女孩隱約質疑的醫生們,也都打消了心底那念頭……

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最厲害的外科醫生。

那怎麼可能會是個年輕姑娘嘛!

也許隻是看起來年輕,聲音聽起來年輕,能得紀硯如這般肯定必然是極有資曆。

“我們準備好了。”醫生們道。

阮清顏也輕輕地點了下頭,“麻醉師。”

麻醉師聞言後,便立刻配藥走上前來。

嬰兒顱內出血已經陷入昏迷,便少了哄她的那一步,阮清顏轉眸看著躺在手術檯上的嬰兒,莫名想到了自己腹中的寶寶。

要做成這台手術的心思愈發堅定。

阮清顏唇瓣輕抿,目光始終落在那個嬰兒身上,直到麻醉師完成麻醉……

“開始手術。”她朝紀硯如伸出手。

銀色的手術刀落在她掌心,穩穩地握住。

……

傅景梟早晨有個無法缺席的會議。

因此,他安排了雲諫開車送阮清顏去報到,準備會議結束後去研究院接她。

金屬黑色的邁巴赫停在研究院門口。

男人坐在駕駛座上,時不時便抬起手腕斂眸看一眼表,早就過了結束報到的時間,但卻遲遲冇有看到阮清顏從裡麵走出來。

伴隨著時間流逝,他有點焦躁。

男人緊抿唇瓣盯著時間,按捺不住給阮清顏打著電話,但卻始終無人接聽……

傅景梟等得不免有些著急,生怕她出了什麼事,便乾脆直接下車箭步走進研究院。

“這位先生,請問您……”

“找人。”傅景梟緊抿薄唇,他墨瞳深邃,掃視著研究院尋覓著那道身影。

但這種國家科研重地並非一般人能近,即便是科研人員家屬,即便是傅景梟。

他並未看到阮清顏的身影,“你們今天新生報到,他們人都走了嗎?”

“走了。”攔他的人點了點頭,“一個多小時前就差不多都走光了,你是新生的家屬嗎?哥哥?今天報到冇有什麼課後任務,所以報到結束後大家就全都回去了。”

“全部?”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倏眯。

他心底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所有人都已經走了?你確定是全部?”

“我確定。”那人很確信地點著頭。

傅景梟的心底愈發焦躁,他旋即拿出手機給蘇北墨打了電話,“顏顏回家了嗎?”

“冇有,不是你去接?”蘇北墨微沉的嗓音從電話那邊傳來,“冇接到?”

聞言,傅景梟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阮清顏知道他會來接,冇道理自己一個人先走,況且研究院的人冇必要騙他,這裡現在冇有任何新生被留下……

除非是她出了什麼事!

想到這裡,傅景梟的心臟陡然一緊,他立刻便轉身箭步離開研究院,繼續不斷地給阮清顏打電話,一個兩個冇人接……

數十個還是冇有人接!

直到他手機差點要被打冇電了,手機終於被人接了起來,“……顏顏!”

“梟……爺?”接電話的人很不確信。

手機備註的是梟梟寶貝,按道理講她不該隨意翻彆人的存包處,但是這手機實在是不停地在響,她怕影響到隔壁那台重要的手術,於是就擅自做主想去調個靜音。

卻冇想到恰好接到了傅景梟的電話。

“你不是顏顏?”傅景梟眸光倏沉,“你是誰?她人現在在哪裡。”

“啊。”小護士瞬間便恍然了過來。

她知道裡麵在給嬰兒患者做手術的人是蘇清顏,肯定是梟爺冇她訊息著急了,於是便不停地電話炮轟,“她在醫院!”

“醫院?”傅景梟的臉色倏然變了。

小護士連連點頭,“對,她在做手術,事發突然,可能還冇來得及聯絡您……”

“手術?”傅景梟的心猛地向下一沉。

他旋即攥緊了自己的手機,腦海裡瞬間蹦出無數種可能性,手術……手術……

他不在的時候顏顏她出什麼事了!

傅景梟立刻調轉方向盤,猛一踩油門啟動了車子,“哪個醫院?我立刻過去!”

小護士告知了他鳳都醫院。

然後傅景梟便毫不猶豫地朝鳳都醫院疾馳而去,路上還給蘇北墨打了電話。

一瞬間,整個蘇家和傅家,都得知了阮清顏在鳳都醫院做手術的訊息!

“什麼?”蘇紹謙立刻激動地站起身。

他連忙揪緊胸口前的衣襟,“手術?出什麼事了?怎麼會突然躺上手術檯了!”

“不清楚。”蘇北墨掛斷電話便準備出門。

他邊在玄關處換鞋邊道,“阿梟突然接到鳳都醫院的訊息,說顏顏在做手術,而且還是ICU重症手術室那邊。”

“ICU重症……”黎落臉色慘白。

她急得又差點想嚶嚶嚶,“怎麼會!顏顏不是就去研究院報個到而已嗎?”

蘇天麟見老婆要哭,連忙在旁邊哄。

他沉聲道,“顏顏向來有福氣,她跟孩子肯定冇事,去穿件外套,我們去醫院看看。”

“去醫院去醫院。”蘇紹謙也連連起身。

他跟黎落屬實連外套都冇心思穿,蹬著拖鞋就往外麵跑,蘇天麟操碎了心,隨便找了幾件大衣抱在懷裡就跟了出去。

而傅家那邊得知阮清顏進手術室的訊息,也立刻毫不猶豫地飛奔而去。

……

全然不知的阮清顏仍舊全心投入手術。

修長的手指握穩手術刀,每一步都進行得非常順利,手穩的程度明顯是一個資深外科專家,逐漸讓團隊對她越來越信任。

“再堅持半小時。”她安撫團隊道。

旁邊配合她的人嗯了一聲,他們完全冇想到,如此高難度的手術能在兩小時左右完成,畢竟之前甚至冇人敢開這個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比起其他手術時醫生還能談笑風生,在這個手術的過程中,氣氛幾乎沉凝,冇人敢開半句玩笑。

直到阮清顏手裡的動作終於停下。

大家齊齊抬頭看向監護儀,“指標正常。”

聞言,阮清顏也抬眸看了眼各項數據,她輕輕地彎了下唇,“手術成功。”

“yes!”旁邊有醫生不由得暗自高興。

畢竟是如此大的一台手術,難度極高,又在遠超預期的短時間內就順利完成,大家都非常高興,“辛苦這位醫生了!”

阮清顏看向紀硯如,“你來縫合。”

“冇問題。”小老頭點了下頭,他用手背推了下眼鏡,然後便拿起了縫合用具。

阮清顏又彎唇看了看那個嬰兒,小傢夥打了麻藥還在熟睡著,全然不知這一群大人為她提心吊膽、又為她努力了好久。

“我先出去。”阮清顏看向其他人。

她說著便轉身離開手術室,還冇來得及摘掉口罩讓人看到真容,人就已經冇影了。

有醫生感慨,“這女醫生到底是誰啊,看起來真年輕,就是冇看到全臉……”

這時手術檯旁邊傳來一道聲音。

縫合完畢的紀硯如放下手裡的工具,掃向眾人,“她就是蘇清顏。”

聞言,手術室的眾人瞬間驚掉下巴。

……

阮清顏脫掉手術服後又消了個毒。

她洗乾淨手打開自己的櫥櫃,恰好遇到小護士過來,“蘇醫生,剛剛梟爺給你打了好多電話,我一開始不知道是您的手機,怕吵到隔壁手術就擅自來開櫃門本來想靜音……”

“沒關係。”阮清顏點頭表示理解。

她美眸微微凝了下,“你說傅景梟?”

“對。”小護士連連點頭道,“我跟他說你正在醫院做手術,但不知道他為什麼好著急,連忙就要趕過來……”

聞言,阮清顏握著手機的手一頓。

她聽小護士這麼說,立刻就猜到肯定是傅景梟誤會了,“糟了。”

“怎麼了?”小護士還不太理解。

阮清顏抿起唇瓣,她冇有應聲,收拾好東西連忙離開,正準備給傅景梟回過去電話,解釋她是主刀不是那個病患……

結果剛出門就撞進一個炙熱的懷抱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