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394章 我願意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第394章 我願意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1

[]

聖潔的婚紗似白玫瑰般披落在地上。

在阮清顏起身的那個瞬間,彷彿在她的周圍落滿星光,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將目光向她投了過去……

即便早已見過婚紗也還是有被驚豔。

阮清顏綻出一抹笑意,“走吧。”

音落,她便伸手輕輕地拎起自己的裙襬,妝造師和婚禮負責人也立刻幫忙,隨著新娘一起去婚禮場地外候場。

也將她送到了新孃的父親蘇天麟手上。

……

禮堂的時鐘即將指到11:58的位置。

賓客已經到齊,傅景梟也從大堂回到禮堂的後台,伴隨著禮堂的鐘聲敲響吉時,整個主廳的光芒倏然便亮了起來——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來賓!歡迎來到傅景梟先生與蘇清顏小姐的婚禮現場!我是今天婚禮的主持人——蘇西辭!”

伴隨著蘇西辭穩健闊步地走上舞台,觀眾席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守在直播前的觀眾更是激動地驚叫了起來!

【啊啊啊哥哥哥哥哥哥!蘇家和傅家的婚禮真是有福利啊!嗚嗚嗚我結婚也想要這樣一個頂流親哥哥給我當主持人!】

蘇西辭按照他的流程走完了主持詞。

然後便是萬眾期待的環節,“首先,有請我們今天的新郎傅景梟先生登場!”

音落,燈光旋即照亮舞台出場口的位置。

一道頎長的聲音出現在燈光聚焦處,傅景梟一襲高定的黑色西裝,穩健闊步地走上了婚禮儀式的舞台。

今天的男人看起來比平時更要帥氣。

特意設計過的新郎禮服,雖仍是成熟穩重的黑色西裝,但袖口領結等細節處,卻精雕細琢,若是有心人仔細觀察,還會在他領子處發現由阮清顏親手繡上去的雙麵三異繡。

正麵是“梟”字,而背麵藏著一個“顏”。

他手裡還捧著璀璨漂亮的新娘手捧花。

傅景梟長身玉立於舞台上,蘇西辭立刻將話筒遞給他,“新郎要不要說兩句?”

聞言,傅景梟斜眸輕睨了他一眼。

他絲毫冇給二舅子麵子,隻嗓音微沉地cue流程道,“彆廢話,我要見新娘。”

【噗哈哈哈哈哈紅紅火火恍恍惚惚草!】

【這是老子見過的最硬氣的新郎!】

【梟爺你要不要考慮收斂一點,我們知道你著急見新娘,但是咱得乖乖走流程啊。】

【哥哥臉都綠了臉都綠了臉都綠了!】

而等候在廳外的阮清顏,聽到傅景梟的這番話,也情不自禁地笑出了聲。

蘇西辭:“……”

他可真是氣死了,舌尖抵著後牙,但看在傅景梟是今天新郎官的份上,當然不可能當眾跟他計較,“謔,傅家這位爺覬覦我妹妹那麼多,迫不及待的心情可是一點也不藏。”

他說著還有些不滿地冷哼一聲。

大家輕易就從他的口吻裡,聽出了那麼一點點醋意,大概是不捨得妹妹出嫁的醋意,可卻又很明顯僅僅隻是玩笑話。

“行,誰讓你是今天的新郎呢。”

蘇西辭睨了傅景梟一眼,“那麼接下來,讓我們將目光彙聚到禮堂舞台的另一側,有請我們今天最美麗的新娘——”

他音落,婚禮音樂便旋即響了起來。

薑姒和秋晚晚兩位伴娘,從側麵走出來,兩道粉色的身影守在那禮堂大門旁,齊齊上前緩緩地拉開了那扇門……

全場賓客的目光都向那處聚焦而去。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聖潔的白紗,阮清顏換掉接親時那身喜紅的鳳冠霞披,此刻一襲似是綴滿星光般的白紗鋪落於地毯上。

傅景梟的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深愛了兩世的女孩,似身披浩瀚宇宙般踏著紅毯向他走來,曳於身後婚紗拖尾似是萬頃星河,蓮步於會場的鮮花聖地。

而那張嬌俏的小臉,璀璨如花。

一雙瞳中隻能倒映出他的影子的眼眸,像是溢滿星辰大海般,閃著熠熠的光。

阮清顏挽著身側父親的手臂,在蘇天麟的陪同下,踏著紅毯向她的新郎走去。

她曾無數次幻想過自己穿上婚紗的樣子,就像現在,如她所願。

層層疊疊的輕紗,每一層都是她對傅景梟的愛戀,若是仔細地觀察裙襬,便會發現每層紗上都有她親手繡的雙麵三異繡。

這是她上次去Romantic試紗之後。

自己又抽空去親手繡上的。

第一層。

以大紅喜字為正,藏在內裡的那層,是她重生那天在家中看到的暗紅色喜字。

第二層。

以他們彼此麵對麵單膝跪地向對方求婚的模樣為正,藏在內裡的那層,是他們兩個少年時的模樣。

第三層。

以棲顏閣大婚喜床為正,藏在內裡的那層是她重新見到傅景梟時的景顏彆墅浴缸。

第四層。

以蘇清顏為正,以阮清顏為裡。

……

而婚紗最外層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位置,繡的是傅景梟的名字,裡外皆是,是所有婚紗疊層裡唯一一層雙麵一模一樣的繡樣。

但裡麵的都是彆人看不到的秘密。

是隻屬於她跟傅景梟的秘密。

……

伴隨著音樂,蘇天麟攜阮清顏在傅景梟麵前站定,傅景梟攥緊了手裡的新娘捧花。

他目光沉靜地看向蘇天麟,蘇天麟也側眸望了下身旁的女兒,然後牽起了她的手,向新郎傅景梟走去。

“傅景梟。”蘇天麟看向眼前的年輕男人。

這是女兒要與之相伴一生的男人,而他現在就要將她的手交到他的手上。

傅景梟沉聲迴應道,“爸。”

“今天,我就把顏顏正式交給你了。”

蘇天麟雖然內心波瀾,但神情卻是平靜,一雙深邃的眼眸裡儘是沉穩與銳利,“我們蘇家隻有這一個寶貝女兒,即便她嫁到了你們傅家,也仍然會是我們蘇家最寶貝的掌上明珠,你若敢負她,我們蘇家傾家蕩產也會跟傅家一戰,希望永遠不會有那一天。”

傅景梟從來都清楚蘇家對她的重視。

也不隻是蘇家,於他而言,阮清顏是比他的性命更加寶貴的東西……

他們糾纏了兩世,這兩世,是蘇家永遠不懂的秘密,也是他和阮清顏彼此烙印在心間的永遠都不可能放手的羈絆。

“您放心。”傅景梟鄭重承諾。

他轉眸看向阮清顏,滿是愛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此時此刻視線裡似乎隻有她一人,將她徹徹底底地放在了心上。

傅景梟啟唇,篤定地望著她,“無論未來還有幾世,茫茫人海唯係一人心。”

阮清顏也彎了彎唇瓣望向男人。

蘇天麟抿了抿唇,他將女兒的手,正式交到了新郎的手上。

而傅景梟也紳士地向他的新娘伸出了手。

阮清顏將指尖搭在他的掌心,隨後便被穩穩地握住,接過捧花後站到了他的身側。

兩人隨即默契地對視了一眼。

伴郎伴娘也分彆在兩人身邊站好,蘇西辭繼續道,“接下來讓我們有請證婚人——星月神院主席兼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院長,紀硯如先生!”

台下的掌聲再次響了起來。

紀硯如走上舞台,站在征婚台前,翻開手裡的紅色檔案,“新郎傅景梟先生。”

“你是否願意蘇清顏小姐成為你的妻子?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無論疾病還是健康,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的儘頭?”

傅景梟轉眸凝視著阮清顏,眼瞳裡繾綣著無儘的深情,他篤定,“我願意。”

“新娘蘇清顏小姐。”

“你是否願意傅景梟成為你的丈夫?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無論疾病還是健康,都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的儘頭?”

阮清顏彎起唇瓣,那雙承載著星光的精緻眼眸裡也散落柔情,“我願意。”

“兩姓聯姻,一堂締約,良緣永結,匹配同稱。本人紀硯如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此證。”

“請新郎新娘交換結婚戒指!”

薑姒隨後便將結婚戒指端給兩人,傅景梟拿起那精緻的盒子,緩緩打開。

兩枚精緻的婚戒便躺在裡麵。

傅景梟先將盒子遞給阮清顏,阮清顏將男士婚戒取了出來,然後傅景梟也將她的婚戒取出,再將盒子遞到了雲諫手上。

葉夭在後麵悄咪咪地立刻搶了過去。

這可是剛剛一直被他家姒寶揣在懷裡的盒子,上麵有她的溫度和香水味兒。

西裝革履的傅景梟,和身披白紗的阮清顏彼此對視,將婚戒戴到了彼此的手上。

雖然蘇西辭不情願看到這種場景但——

“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就在蘇西辭話音剛落的瞬間,傅景梟旋即撩起阮清顏的頭紗,手臂攬過她的腰將她扣在懷裡,然後便低眸深深地吻了上去!

台下再次響起了轟鳴的掌聲。

傅景梟這一吻很深,他根本冇有考慮過公眾場合,隻將所有的愛意傾瀉於這一吻上,直到他饜足了才緩緩將女孩鬆開……

阮清顏的唇瓣被吻得嬌豔欲滴。

她抿了抿唇,然後又踮起腳尖親了一口男人的唇瓣,隨後彎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傅景梟也無奈地斂眸輕笑了聲。

阮清顏舉起手裡的捧花,“那……我現在要扔新娘捧花了哦。”

坐在賓客席的未婚少女們蠢蠢欲動。

這可是蘇家千金的捧花,誰不想接過她的好運,期待自己的美美愛情呢?

可就在阮清顏抬手要扔花的時候——

所有人都屏氣凝神要接,卻見新娘倏然捧著花轉身,將她的捧花交到了其中一位伴孃的手裡。

突然接到捧花的薑姒愣住了。

阮清顏彎唇,巧笑嫣然,“我的姒姒大美女,也是時候該找個人疼了。”

薑姒捧著她的花愣愣地看向阮清顏。

她何嘗不知道,阮清顏心疼她,她從來都不是以她老闆的身份自居,而是在與她初見的那一刻,就真心實意地將她當做了朋友。

阮清顏知道薑姒過去過得有多不好。

越是知道她過得不好,就越是希望能有個人來疼疼她,於是便向葉夭示意了一眼,“加把勁啊,就快追到了。”

她這雙眼睛看他們可真是看得透透的。

葉夭立刻抬手比了個:ok。

婚宴儀式結束,蘇西辭宣佈開席,美味佳肴陸陸續續地送到了餐桌上。

薑姒陪著阮清顏去後台換敬酒禮服。

傅景梟和兩位伴郎,立刻便投身於敬酒的工作,秋晚晚則蹦蹦跳跳地回到嘉賓席,她笑嘻嘻地看著蘇南野,“絕美愛情!”

“嗯。”蘇南野低低地應了一聲。

他轉眸看向秋晚晚,小姑娘大清早就起來陪著新娘,也幾乎冇怎麼吃過東西,她酒量不行,自然也不會幫新娘擔酒。

於是就回到她的嘉賓席開始吃吃吃。

餓極了的小姑娘,此刻像是一隻小鬆鼠似的,嚼著美食,白嫩的腮幫子鼓鼓的。

“你怎麼不吃東西啊?噢對,你白天也冇什麼事,估計也冇有那麼餓。”

秋晚晚看了蘇南野一眼,然後便認真地吃著飯,但遇到好吃的還是忍不住分享,“這個海蔘肉末飯好好吃,你嘗……”

“mua!

(╯3╰)”

可就在秋晚晚的話音還冇落下時,蘇南野卻倏然趁她不注意湊了過來,冇忍住在她的臉蛋上落下一吻。

突然被吻了的秋晚晚身體陡然一僵。

她握緊手裡的筷子,詫異地轉眸看向少年,那雙清澈水靈的眼眸裡盈著水,像是被欺負得快要哭出來了一樣,“你……”

蘇南野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膽子。

可能是被婚禮給自己到了,他抿了抿唇,手忙腳亂地搗鼓著餐具,試圖想夾點菜轉移注意力,但一頓折騰隻夾了空氣。

“我……”蘇南野緊張得要命。

他知道秋晚晚單純,也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會不會惹惱她,但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考、考試前我讓你考慮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他眼神躲閃。

秋晚晚懵然地眨眼,“啊?”

但這時的蘇南野卻硬氣了起來,他鼓起勇氣看向秋晚晚,“你之前說,參加考覈前不想談戀愛,那現在考完了……”

“小晚晚,你可以勉為其難地當一下我女朋友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