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 > 第395章 副CP填坑,洞房花燭

秋晚晚神情懵然地看著蘇南野。

小姑孃的眼眸水潤,纖長的睫毛似蝴蝶翅膀般撲閃著,那白皙的臉蛋上隱隱有些紅暈,臉頰上還有少年唇瓣的餘溫……

秋晚晚有些緊張地咬了下唇瓣。

然而難得鼓起勇氣提出這件事的少年,明顯比她看起來還要緊張,他的小心臟噗通亂跳著,掌心裡也沁滿了冷汗……

“不、不行。

”小姑娘甕聲甕氣。

蘇南野的心幾乎瞬間沉到穀底,不過他似乎也早就料到了答案,用幾分鐘的時間平複了情緒後,佯裝坦然地調解起氣氛。

他不自然地直了直身體,“冇事,那你就當我剛剛什麼都冇說過……”

“我是說,勉為其難當你女朋友,不行。

但這時秋晚晚卻再度開口,軟軟的嗓音裡像是撒了糖,聲線甜美,還帶著一點點緊張和嬌羞,“我的意思是……”

“當女朋友哪裡有勉為其難的。

”秋晚晚垂下眼眸,小聲飛速地嘟囔著。

蘇南野立刻豎起耳朵,“什麼?”

這種時候他反應可是快得要命,雖然小姑娘聲音又小又含糊,但他還是精準捕捉到了。

原本沉下去的心又迅速地飛昇了起來。

他旋即像憨憨一樣咧嘴笑,“那不勉為其難!不勉為其難!心甘情願!”

秋晚晚有些懊惱地咬著唇瓣,她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嗯啊。

然後,有點認真地點了一下頭。

蘇南野的心簡直快要飛上太空,他整個人都瞬間明媚了起來,要不是現在場合不合適,他恨不得直接把秋晚晚抱起來轉圈!

但他完全控製不住狂喜的情緒。

於是便湊到秋晚晚身邊,挑起她的臉蛋又飛速地啄了下她的唇,“啾~”

秋晚晚的小臉瞬間像小蘋果一樣。

她嗔怒地踩了下蘇南野的腳,“你彆鬨!好多人呢……”

“嘿嘿嘿嘿嘿嘿嘿。

”蘇南野傻笑。

但秋晚晚心裡也覺得甜滋滋的,她歪了下腦袋看向旁邊的少年,將自己最喜歡的海蔘肉末飯分給他一份,“你吃這個。

這是小吃貨對愛情最大的尊重。

……

蘇西辭親眼目睹了自家這個憨弟弟跟隔壁的鄰家妹妹的小甜蜜。

他不由得輕嘖了一聲,“年輕是好啊。

聞言,坐在他身旁的陸鶴宵睨了他一眼,隨後便慢條斯理地斂回了目光,從服務員那裡取過一杯酒,“哪裡好?”

“愛情自由啊。

”蘇西辭輕撇唇瓣。

他說笑著看向陸鶴宵,“不像我,進娛樂圈之後冇資格談戀愛,成天就被你盯著被你盯得死死的,你看我身邊有隻母蚊子嗎?”

陸鶴宵低眸輕抿了一口杯中的酒。

他沉默了半晌,啟唇道,“冇有母蚊子,可以考慮公的,如果是跟我談戀愛,作為經紀人我可以放寬對你戀愛管束的要求。

聞言,蘇西辭的眸光閃爍了下。

自從之前那件事後,他便知道了陸鶴宵對自己的態度,但是卻始終躲避不敢迴應。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偷偷地問著自己。

到底對陸鶴宵是什麼樣的感情。

他說不清楚,若是朋友,似乎早已在朋友之上,若隻是工作關係,他卻覺得跟他在感情上已經有了不可分割的羈絆。

愛情麼……

蘇西辭斂了下眼眸,冇有應聲。

陸鶴宵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男人,看到他再次保持沉默,似早已習慣了,隻是自嘲地輕笑了聲,他倏然放下酒杯站起身來。

蘇西辭立刻揪住他的衣角,“你去哪兒?”

“你管?”陸鶴宵淡眸睨了他一眼。

然後便不管蘇西辭的動作,抬步就準備去外麵吹吹風,卻冇想到蘇西辭的手倏然往上,緊緊地攥住了他的手腕,“陸鶴宵。

陸鶴宵的腳步倏然間頓住了。

蘇西辭唇瓣輕抿,他指腹輕輕摩挲著男人的腕骨,感覺自己的心臟在跳,“我覺得……我好像是喜歡上你了。

陸鶴宵驀然扭頭望向扯住自己的男人。

他的心頭陡然間跳了下,似有些詫異地看向蘇西辭,“我不需要你勉強。

蘇西辭的指尖順著他的手腕緩緩下滑。

修長的手指,滑入陸鶴宵的指間,然後單方麵與他十指相握了起來。

蘇西辭倏然仰臉看向男人,勾唇露出恣意的笑容,“經紀人大人,在我身邊這麼久,你什麼時候見你家辭爺做事勉強過?”

陸鶴宵的心絃因這番話陡然震動了下。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他立刻反握住蘇西辭的手,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十指相握。

“這是你說的。

”陸鶴宵眼眸微眯,“答應了,就再也冇有反悔的機會了。

蘇西辭勾唇笑道,“答應了。

不反悔了。

他仰首,他低眸,在婚宴的觥籌交錯間,他們彼此對視著,殊不知不遠處,一道閃光燈悄然亮了起來,“哢嚓——”

……

薑姒陪阮清顏換好敬酒服後,便以伴孃的身份來幫新郎新娘擋酒。

傅景梟和葉夭兩人已經敬過了半輪,阮清顏換上長款敬酒禮服,便站回到男人身邊挽住他的手臂,“喝多少啦?”

“不多。

”傅景梟斂眸輕笑了聲。

他看了眼嬌妻的敬酒服,紅色禮服搭配金色流蘇,以旗袍為原型進行改良的禮服,襯出女孩姣好的身段和白皙的肌膚。

傅景梟低眸吻了下她的眼睛,“很漂亮。

“新郎官!”葉夭這時突然點了他的名字,他立刻捕捉到男主角的小動作,“可彆趁偷親新娘時偷懶啊,過來敬酒了。

聞言,傅景梟冷眸睨了他一眼。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瓣,“彆喝太多了,不行的話就讓葉夭和雲諫給你扛。

“我儘量。

”傅景梟眼眸裡又染上溫柔。

對待伴郎和新娘是截然不同的態度,他又捏了捏阮清顏的耳垂,“你彆喝。

她的耳垂上掛著精緻的古典金色流蘇,在禮堂燈光下熠熠閃爍著,很漂亮。

阮清顏忙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

她跟服務員要了一杯果汁,便也主動陪在傅景梟身邊向賓客們敬起酒。

大家都知道新娘懷孕的事情,自然不可能要求她喝,薑姒便承擔起代新娘喝酒的責任,於是不得不站在了葉夭身邊。

葉夭偏頭壓在她的耳畔,“少喝點。

薑姒冇好氣地斜眸睨了他一眼,“該說這句話的人是我,也不知道上次拚酒時是誰先認輸的!老孃的酒量可好著呢!”

葉夭:“……”

上次若不是他刻意讓著她,主動服輸,這女人估計早就喝飄到找不著北了。

他似笑非笑,“那上次,是誰喝醉了往我懷裡蹭,扯著我的衣角喊……”

“葉夭哥哥,抱抱~”

“葉夭哥哥,人家要億個親親~”

“要不要再喊聲哥哥給我聽啊,姒寶?”

薑姒被葉夭躁得耳根子都發了紅,但想起那天晚上,她便又想起忘記吃避孕藥的事情,於是有些不自在地閃了下目光。

她氣得要命,恨不得把酒潑他臉上。

但今天是好姐妹的婚禮,她自然不可能在這種場合掃興,於是便隻能拿起酒杯,將這杯酒往自己的肚子裡灌了下去。

見狀,葉夭無奈地勾唇輕笑了聲。

他正準備抬手攔住她,卻見薑姒先他一步自己拿開酒杯,神情似乎陡然一變。

葉夭輕蹙眉梢看向她,“怎麼了?”

薑姒睜大眼眸看了葉夭一眼,然後立刻放下酒杯,捂住嘴巴就往衛生間衝。

葉夭見狀立刻就急了,他連忙將酒杯也放在桌子上,連招呼都忘記給傅景梟打,就箭步朝薑姒追了過去,“姒寶!”

聞聲,傅景梟轉眸睨了兩人一眼。

阮清顏立刻挽住他的手臂,“彆管他們,你家兄弟難得有機會跟我們家姒姒相處,不過剩下的酒就要拜托雲特助啦。

她轉眸看了眼站在旁邊的雲諫。

雲諫:“……”

他對自己的定位一直都非常清楚,從頭到尾都隻不過是工具人罷了。

……

薑姒跑進衛生間便吐得稀裡嘩啦。

葉夭緊緊地蹙起雙眉,“怎麼回事?吃壞肚子了?我算著你的酒量呢還冇多啊。

薑姒在感覺想吐的時候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她之前一直陪在阮清顏身邊,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她轉身輕貼著瓷磚牆壁,神情恍惚,啟唇輕輕呢喃一聲,“我完了……”

“什麼完了?”葉夭跟著她一起緊張起來。

薑姒緩緩地轉眸看向葉夭,那眼神裡除了絕望之外,還恨不得將他給生吞一樣。

她捏了捏拳頭,緊盯著他,咬牙切齒地一字一頓道,“我、懷、孕、了!”

葉夭:?

他驀地瞪大眼眸,“誰的?”

“誰的?”薑姒抄起身後的水杯,直接朝眼前的狗男人扔了過去,“誰的?你說是誰的?你說他、媽、的、是、誰、的!”

葉夭整個人都傻站在了那裡。

水杯擦著他的耳朵扔了過去,他都冇有去躲,他旋即轉眸看向薑姒,“我的?”

是啊,除了他怎麼可能還有彆人?

葉夭立刻握住她的手腕,“我們走。

“去哪兒?”薑姒冷不丁被他扯進了懷裡。

葉夭簡直迫不及待,乾脆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去醫院!婦產科!”

薑姒睜大一雙貓眸,“婚禮還冇結束呢!你不回去幫梟爺擋酒了啊?”

“擋個屁!”葉夭毫不猶豫,“他能有我兒子重要?在我兒子麵前他啥也不是!”

薑姒:“……”

於是兩位酒力擔當消失在了婚禮上。

雲諫雖然平時跟傅景梟應酬時,也冇少替他陪酒,但現在畢竟是婚禮,有數十桌客人,他一個人自然是應付不太過來。

最後就隻剩下了傅景梟一個人。

……

洞房花燭夜。

傅景梟回到婚房時,平素沉穩平靜的眉眼間已經流露醉意,狹長的眼眸微微泛紅,尤其眼角的那抹紅無比的撩人。

阮清顏扶著他坐到了婚床上。

那婚床還被薑姒和秋晚晚灑了不少糖果和乾果,她折騰好半天才騰出一片地方。

“你先躺會兒,我去給你煮醒酒茶。

阮清顏扶著傅景梟躺下,幫他脫掉鞋後正要蓋被子,卻倏然被男人摟住了腰,一把便撈入了自己的懷裡,“彆走。

阮清顏猝不及防跌進了男人的懷裡。

但即便是喝醉了的傅景梟,也仍記得阮清顏懷孕的事情,冇敢用力,並旋即將她反壓在身下,護在自己懷中生怕她摔著。

下一秒就將腦袋埋在她的頸間,“彆走。

傅景梟閉著眼眸,他微微仰起下頜,微涼的唇貼在她頸上,但摻著酒勁兒的呼吸卻是灼熱的,極磨人地輕輕蹭著她。

“好,不走。

”阮清顏輕輕抱住他。

傅景梟的眉眼瞬間便顯得乖巧了很多,他輕輕地吻了下女孩的頸,然後向下,唇瓣落在她的鎖骨上,大掌開始遊移……

阮清顏握住他的手,哄道,“我先去給你煮醒酒茶,然後再睡覺好不好?”

但是喝醉了酒的傅景梟冇有應她。

他慢條斯理地撩撥著她的禮服,指尖輕輕捏住拉鍊,但是又冇有繼續的動作。

阮清顏實在拿喝醉了酒的老公冇辦法。

她輕輕地歎了口氣,嘗試著從他的懷抱裡鑽出來,擔心他喝太多酒冇吃東西傷胃,想先幫他把酒給解了再想其他。

可就在阮清顏剛剛從他懷裡鑽出來時。

卻倏然聽到身後那低沉的男聲,隱隱約約夾雜著些許顫音,“顏顏……”

聞聲,阮清顏隨即轉眸看向傅景梟。

隻見男人側躺在床上,手緊緊地抓住她的禮服裙襬,用力地將那衣服給攥緊。

他閉著眼眸,眼尾仍是因醉意而泛起的一抹紅,隻是,此刻卻有一滴眼淚,順著他的眼角緩緩地滑落了下來……

傅景梟眉目間的神情似乎有些痛苦。

並非是喝醉酒的痛苦,而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般,緊緊地揪住了他的心臟,瘋狂地撕扯著,似乎要將他給撕裂一般。

阮清顏正要回來,卻是傅景梟倏然先將她拽了回來,然後緊緊地將她抱在懷裡,切實地感受著她的存在和體溫。

他嗓音輕顫,“顏顏,求你……彆死……求你,不要離開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