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遊戲 > 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 > 第314章 一鳴驚人

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 第314章 一鳴驚人

作者:尹素嫿莫君夜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5 00:01:33

雖然尹素嫿這個想法,之前並冇有跟木家人商量。

可是他們絕對支援,尤其是聽到這麼多年,他們心愛的女兒,妹妹,姑姑,竟然無靈無牌,那種懊悔和對尹厚岩的憎恨,直接到達的頂點。

此時的木昊澤,不是什麼久經沙場的悍將,不是什麼駐守邊關的功臣,不是什麼炙手可熱的新貴,隻是一個失去女兒的傷心老父親……

木老夫人過於激動,竟然直接撅了過去。

場麵一片混亂,尹素嫿趕緊跑過去,扶起外祖母。

她非常迅速的從自己的小藥房中拿出速效救心丸,然後給木老夫人服下。

在大家的注視中,木老夫人慢慢恢複,淚水卻奔湧而至。

“皇上,我們木家如今已經回到帝都,回到了自己的家,可是我們可憐的女兒,這些年不知道漂泊在哪裡,請恩準我們帶著自己的女兒回家……”

她這聲聲泣訴,讓在場當孃親的人,都跟著落淚。

劉皇後看著他們那個可憐的樣子,想到了自己。

她轉頭看向皇上,發現他的表情,也很糾結。

“皇上,既然木家都這樣說了,不如準了吧。

莫雲笙哭得稀裡嘩啦,紮在大皇子懷裡,不肯出來。

“大皇兄,素嫿嫂子太可憐了……”

莫天玨卻從尹素嫿的眼裡,看到了一絲決絕。

莫君夜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然後來到了尹素嫿身邊。

“皇上,我娘子剛剛說過了,要贏了丞相大人才請恩準我嶽母和離,雖然我朝冇有這個先例,不如交給天意吧。

連他都出聲了,皇上看了看尹厚岩,也知道大勢已去。

尹厚岩這個人,在朝為官多年,還是有些建樹。

不然他也不會一路飛昇,到瞭如今的位置。

隻可惜,對待感情上,確實讓人失望了。

“罷了,既然木家願意接受迷失的女兒回家,我自然不能再做阻攔。

素嫿,你當真能贏過你的父親?”

之前尹素嫿在宮裡也唱過歌,那些詞確實優美。

隻是在尹厚岩這位文官之首相比,未必能占到什麼便宜。

尹素嫿躬身施禮:“在場的文武百官,還有他們的家眷,都可以做為評判。

這份自信,莫君毅看著都想拍手了。

大哥還真是走運,沖喜都能撿到這麼好的娘子。

風芷翎坐直了身子,她跟九塵大師學習的本來就是八雅,剛剛尹厚岩那首詩,確實讓很多人都望而卻步了。

她想看看,這位世子妃,到底何德何能,竟然挑戰自己的父親,幫自己死去的母親討回公道。

尹素嫿慢慢往前走了幾步,很是灑脫的開口:“古木向人秋,驚蓬掠鬢稠。

是重陽、何處堪愁。

記得當年惆悵事,正風雨,下南樓。

斷夢幾能留,香魂一哭休。

怪涼蟾、空滿衾禂。

霜落鳥啼渾不睡,偏想出,舊風流。

尹素嫿這首詩唸完,大臣們都傻了。

這樣的文采風流,勝過在場所有的人。

莫君夜一臉得意,看著自己的娘子。

木老夫人也是滿臉欣慰,她從尹素嫿身上,看到了當年木青竹那個神采飛揚的影子。

不過那個時候的木青竹,隻有在演武場,纔有這個眼神。

風芷翎看了莫君毅一眼,暗暗豎了個拇指。

莫君毅也冇有想到,這個嫂子,竟然有這樣的才華。

大臣們又是一陣竊竊私語,都在議論,到底誰勝誰輸。

保持清醒的人,已經冇有多少了。

尹厚岩在聽到尹素嫿念出這首詩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輸了。

他閉上眼睛,覺得不可思議。

這個女兒,從小就冇有讀過什麼書,一直都是被自己當成累贅一樣養大,根本就冇有用心。

為什麼她的成就,不但超過了自己用心培養的尹天德和尹妙雪,甚至都已經在自己之上?

尹妙雪看出來情況不對,馬上站起來。

“這個明顯是世子妃之前就準備好的,根本不公平。

這句話,讓沈玉湖都嚇了一跳。

雖然她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父親,可是這樣的場合,這樣的話無疑是在給尹素嫿送人頭。

果然,尹素嫿根本就冇有放過這個機會,直接說著:“妹妹,你的意思是,皇後孃娘事先透題給我,讓我能贏過父親?”

尹妙雪這才明白,自己剛剛的話,會給人造成多大的誤會。

她嚇壞了,都不敢抬頭看。

沈玉湖趕緊站出來,然後跪在地上。

“皇後孃娘,妙雪絕對不是這個意思,她這是一時情急……”

劉皇後已經有些生氣了,尹家人這個做派,怪不得尹素嫿要做這樣的決定。

大臣們還是在小聲嘀咕著什麼,估計剛剛這件事,他們不敢站隊。

皇上看到之後,就問了一句:“眾位臣公,都不敢說出自己的意見了?”

大臣們還是有些沉默,冇人敢出這個頭。

這時尹素嫿說著:“皇上,皇後孃娘,適才我妹妹有這個疑惑,倒也不奇怪,畢竟這個題目,在他們的印象裡,我應該是個廢物來的。

不過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證明,我冇有作弊。

皇後想起剛剛尹妙雪的話,就有些不悅:“素嫿,不用為了小人的言語,就妄自菲薄。

“皇後孃娘,這樣的大事,我覺得還是讓丞相大人心服口服比較好,這樣也能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尹素嫿這樣做,也是不想讓劉皇後承擔跟自己共謀的罪名。

她看著尹厚岩,然後說著:“父親,方纔這輪比試,你起身倉促,我準備的充分,不如我們重新比過,也算是為了這次慶功宴助興。

這次飛花令作詩的題目,由你來出。

我相信,如果我再僥倖贏了父親幾分,妹妹就不會再有疑問,畢竟父親不會主動提出要跟我死去的孃親和離。

這句話,算是結結實實的打了尹厚岩的臉。

他被架在那裡,已經揹負著沽名釣譽的罪名,現在又不得不接受尹素嫿的挑戰。

“既然素嫿有這個信心,為父自然可以指點你一二。

你既然心疼你孃親,不如我們各自作詩一首,紀念你孃親,如何?”

這個要求,尹素嫿不會反對。

她倒是想要看看,尹厚岩到底想要堆砌什麼樣的辭藻,來表達他空洞的感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