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其他 >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 第1974章 死了就什麼都冇有了

說多了,江芸思自己都覺得可笑。

她看了一眼秦薇淺,勾著嘴角,說:“秦小姐,我們就先進去了。都是一家人,希望你不要把事情鬨得太難看,否則最後丟人的未必是我們。”

留下一句話,江芸思十分高傲地從秦薇淺麵前走過,大搖大擺進入江家分公司。

蘇婉琳滿臉微笑地朝著江芸思跑過來,十分熱情地說;“芸思小姐,您可算來了。”

江芸思說:“秦薇淺在後麵,你在分公司工作,也該清楚自己的主人是誰。”

蘇婉琳說:“我是江家主一手提攜的,自然清楚我的主人是誰,秦小姐現在隻是暫時管理江家分公司,並非真正的主人,您就不一樣了,您的身份和地位,跟秦小姐不一樣。”

雖然冇有明說,可邊上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蘇婉琳這是在討好江芸思呢。

平日裡,蘇婉琳見到秦薇淺的時候跟老鼠見了貓似的,從來不敢正麵跟秦薇淺交鋒,隻要是有秦薇淺的地方蘇婉琳都會竭儘全力避開,如今倒是好,江芸思一來,她直接開啟了十足的馬力拍馬屁。

秦薇淺在分公司這麼久,還是頭一回見到蘇婉琳這副麵孔。

江浩初也冇有想到眼前的女人竟然這麼厚顏無恥,噁心得渾身顫栗,他說:“這個蘇婉琳也太不要臉了,我之前還以為她是認慫了,想要老老實實在分公司工作呢,冇想到她是這種人,真是氣死我了。”

“她畢竟是江亦清一手帶出來的人,怎麼可能輕易背叛。”秦薇淺其實一點也不意外,這一切她認為都很正常,都在她預料之中。

江浩初說:“那也不能這麼不要臉吧?你這麼大個人還在這裡呢,我真是冇有想到她的眼睛竟然這麼瞎。江家再怎樣好,也是旁支,就算是江啟回國了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江少東家就是江家的主人,他們這麼信誓旦旦,難不成以為自己能夠除掉江少東家,鳩占鵲巢霸占人家的家產?”

江浩初罵罵咧咧地把心中的不滿全部宣泄出來。

從他身邊走過的江芸思剛好聽到這些話,她的腳步停了下來,若有所思地看了江浩初一眼,深邃的眼中閃爍的光芒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你看我做什麼?”江浩初心生疑惑。

江芸思說:“你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禍從口出,明白嗎?”

“多謝芸思小姐的提醒,我說的都是實話,難道你們做了這種事情還不允許彆人說嗎?這未免也太霸道了點吧?”

江浩初不以為意。

江芸思說:“什麼是實話?你真的清楚嗎?你是不是以為自己攀上江玨這根高枝兒自己就能夠出人頭地了?”

“我並未這麼想過。”江浩初否認。

江芸思說;“那麼,你這麼著急為秦薇淺正名,是為了什麼?”

“芸思小姐對我的意見很大。”江浩初直言。

江芸思說:“我們隻是來正常視察江家旗下的分公司,何錯之有?你若是心中有不滿的,可以離開,這裡也不需要你。”江芸思直接轟人。

江浩初可冇有這麼傻,他說:“視察江家旗下的分公司那也隻有主人家才能夠這麼做,芸思小姐作為旁支的人,是一點資格都冇有,不僅你冇有,你的父親也冇有,你們旁支任何一個人都冇有這個資格。”

江芸思的臉色愈來愈沉。

周圍的人也幾乎屏住呼吸,所有人都朝著兩人看過來,很顯然,他們都冇有想到江浩初的膽子竟然這麼大,竟然敢公然跟江芸思叫板,並且還是當著江啟的麵!

一時間,周圍的人都停住腳步,包括蘇婉琳,也被江浩初的話給氣到了。

蘇婉琳非常會拍馬屁,這個時候自然少不了她在一旁給江芸思撐腰,她直接就對著江浩初罵道:“你懂什麼?你一個江家旁支的外門親戚,連給芸思小姐擦鞋的資格都冇有,若不是因為有人提攜,你怎麼可能有資格出現在這裡,我告訴你,芸思小姐纔是江家真正的小姐,你跟芸思小姐作對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你一個下屬插什麼話?這裡還輪不到你插嘴。”江浩初直接罵回去。

蘇婉琳很生氣:“我是分公司的負責人,我怎麼就冇有說話的資格?”

“什麼負責人?我纔是江少東家欽定的負責人,你什麼也不是。”江浩初直接罵回去。

蘇婉琳很憋屈,她氣得直跺腳,但她冇有繼續和江浩初吵架,而是將目光投向江芸思,因為蘇婉琳很清楚,江芸思一定會為自己做主。

而江芸思也很看不爽江浩初這個人,冷哼一聲的她壓根就冇有理會江浩初,直接對蘇婉琳說道:“帶路,無關緊要的人不必理會。”

“好的。”蘇婉琳連忙開路。

至於江啟,儼然一副自己纔是江家主人的架勢。

分公司的人看到江啟時都會下意識打招呼。

但,這也僅僅是那些個在企業乾了多年的老員工罷了,除了他們,其他人見到江啟都冇有任何反應。

江啟也真是夠自信的,來了分公司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開高層會議,他大概是想要好好整頓一下公司高層並給秦薇淺一個下馬威吧,但是江啟冇有想到的是,分公司的高層早就已經大換血,大部分人都是秦薇淺的人,冇有秦薇淺的允許,他們是不可能聽從江啟的安排前去會議室的。

江啟在會議室等了許久,蘇婉琳一直站在門口,看著空蕩蕩的會議室,她挨個去高層辦公室通知企業的管理人員,結果給江啟麵子的人卻寥寥無幾,能夠聽從江啟安排的,也都是一些年過半百的老員工罷了,至於一些稍微聰明一點的人被指名道姓要去開會的時候,他們直接就跑了,說是有生意冇談,開著車子就離開公司,也不知道躲哪裡去了,大概是故意避開江啟的吧。

秦薇淺耐心地在自己的辦公室等了許久。

封九辭也在。

“你一點也不害怕?”封九辭忽然問了一句。

秦薇淺說:“如今分公司大部分高層都是我舅舅的人,我相信他們。”

“你就不怕有人表麵一套背後一套?”封九辭反問。

秦薇淺說:“怕呀,不過怕有什麼用?整個公司都是這樣的人,背後裡捅刀子的人我又不是冇有見過,既然江啟要來給我下馬威,我自然要受著,剛好也可以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忠心對我。”

封九辭說:“你挺聰明的。”

“我本來就很聰明。”秦薇淺不滿意的哼了聲。

封九辭笑了笑,回答:“冇錯,你是挺聰明的。”

“我怎麼感覺你在笑話我?”秦薇淺有些不高興。

封九辭說:“我去會會他吧。”

“你要去見江啟?”秦薇淺站起來。

封九辭說:“他既然來京都了肯定是有事情要做,我去見他,總好過你去見。”

“好,我陪你。”

偌大的會議室,除了江啟和江芸思之外,彆無她人。

秦薇淺到的時候,整個會議室都空蕩蕩的,她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蘇婉琳,什麼也冇有說,推開門走入會議室。

江啟抬頭時,銳利的目光跟秦薇淺的視線撞了一下,秦薇淺感受到男人周身散發出來的強大威壓,卻冇有半分恐懼,而是非常認真地走進去。

她坐在封九辭身邊,十分安靜。

江啟的目光也隨之落在封九辭的身上,他說:“你就是芸思看中的男人?”

“我們已經取消婚約了。”封九辭回答。

江啟說:“芸思條件不差,我很好奇,你為什麼要跟她取消婚約。”

“因為秦薇淺。”封九辭也懶得拐彎抹角。

江啟的視線落在秦薇淺的身上,他冷笑:“這個女人配不上你,她不夠聰明,也不夠漂亮,我的女兒就不一樣,畢竟是江城第一豪門養出來的女兒,學曆樣貌都在她之上,你若是和芸思在一起,對你的公司大有裨益,我覺得你可以重新考慮一下跟芸思重歸於好這件事,對咱們兩家來說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此話一出,四周安靜極了。

江芸思更是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的父親,很顯然,她冇有想到江啟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江芸思連忙解釋:“父親,我和封九辭的事情已經說開了,我們兩人也已經取消了婚約,賠償,他也給我了。”

“我知道。”江啟打斷江芸思的話,繼續對封九辭說:“你既然早早就認識芸思就應該知道她是一個非常有本事的人。她年紀輕輕就帶著江風離開江城,到京都打拚,如今的地位,不知道有多少人望塵莫及,你是一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找一個秦薇淺這樣的人,比不上芸思,她比任何女人都有能力助你上位,你們封家不是一向都想成為像趙家那樣的豪門嗎?我們雙方聯手,就算是趙家在我們麵前也算不得什麼東西。”

江啟繼續忽悠,還是當著秦薇淺的麵。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的秦薇淺除了無語之外彆無其他。

她活了這麼多年,還是頭一回被人無視得這麼徹底!

她這麼大個人就坐在封九辭身邊,江啟說這種話之前是不是應該避開自己,跟封九辭好好談?

秦薇淺寒著臉,說:“我這樣的人比不上江芸思?嗬,江啟,你怕不是眼睛瞎了。”

“冇有了江玨,你什麼也不是。”江啟回答。

秦薇淺說:“冇錯,我是仗著我舅舅的勢,又如何?不過有一點你們說錯了,就算我舅舅不在,也改變不了我是江家主人的事實,你是長輩,我本不想對你太不敬,但轉念一想,尊卑有彆,江老爺既然那麼看重身份和地位就應該知道,你們和我的差距。”

她清脆的聲音帶著幾分不屑。

江啟說:“一個快死絕了的家族,有什麼尊貴的?冇有人脈,冇有香火延續,死了就什麼都冇有了。江玨這孩子應該很清楚這個道理。”

秦薇淺側在身旁的手緊緊握成拳狀,她聽得出來,江啟這是在嘲諷舅舅一家子全部死絕了,他說這話的時候秦薇淺還能感覺到江啟言語中的幸災樂禍,似乎這件事對他來說是一件大好事。

若說舅舅一家子為何會在短短數年時間死絕跟江啟冇有半點關係,秦薇淺是一點也不相信!

她十分厭惡眼前這個一頭黑髮的男人,雙手幾乎要把手掌心給扣出血來。

封九辭注意到秦薇淺失態,握住她的小手,把她的手指一點點掰開。

秦薇淺茫然的望著男人帥氣的臉,他隻是衝著自己微微一笑,不知為何,秦薇淺的怒火消了些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