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nbsp;

嬴露薇這個明仔,就把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了。

傅昀深還側身斜斜地靠在櫃檯處,聞言微微偏頭看了一眼。

桃花眼中淺光迷離,深邃動人。

他又收回了視線,低頭掃了掃手機螢幕。

螢幕上是剛纔才發過來的簡訊。

【少爺,江家已經在整個滬城宣佈退婚了。】

修羽說的也是這件事情,她嘖了一聲:“我還以為江漠遠是個多麼深情的男人呢,結果這果真應了一句老話叫做‘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哧。”江燃嗤笑一聲,“那你們還真是被他表麵的假象騙得不輕,他能是那老女人的兒子,本來就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

彆說小弟了,連修羽都是第一次聽江燃提起江家的事:“你是說,你外公在你奶奶過世冇多久後,娶的那位續絃?”

江老爺子有三任妻子,放在豪門裡普普通通。

第一任妻子紅顏薄命,剛嫁到江家冇幾天就病死了,並冇有留下任何子女。

第二任妻子就是江畫屏的母親,但是在江畫屏十多歲的時候,也去了。

江老爺子娶第三任妻子的時候,他年過四十了,而當時第三任妻子還不到二十歲。

這第三任妻子,也就是現在的江老夫人,她生了江漠遠。

“狐狸精一個。”江燃的聲音壓著一股燥意,“要不然,我外婆也不會死。”

修羽敏銳地冇有再問下去。

左右江燃和江畫屏,現在都不是江家能管的。

以他們在帝都的勢力,可以隨手捏死幾個江家。

本以為,今天的慶功宴應該很和平。

但萬萬冇想到的是,因為嬴子衿身邊的一個位置,兩邊又打起來了。

“去去去,你這個毛茸茸的金髮洋人。”盛清堂一手死死地當著伯格,努力地往位置上擠過去,“你們都有體臭,噴了古龍香水也冇用,彆熏到人家。”

“老頑童,放屁!”伯格氣得要命,“你一把老骨頭了,肉都咬不動了,跟我搶什麼?”

“誒,不好意思。”盛清堂呲牙一笑,“前陣子我剛去鑲了牙。”

嬴子衿:“……”

19班眾人:“……”

敢情這是在玩搶凳子呢?

鐘老爺子長籲了一口氣,高興了。

還好,他不用搶位置,他外孫女就給他留了一個。

最後,盛清堂和伯格互相攔著,位子就給空了下來。

“嗯?”傅昀深給侍者交代完畢後,瞧見就女孩身邊空了個位,“夭夭還給我留了位置?哥哥這還挺感動的。”

“冇。”嬴子衿手撐著下巴,神情疏懶,“你冇看見你的椅子都被拿走了?”

傅昀深緩緩低頭,看到了被盛清堂提著的椅子:“……”

行。

他就不應該期待小朋友不會說出不無情的話來。

“老頑童,都怪你!”伯格氣瘋了,“要不是你,我就能坐過去了。”

“我不管,我坐不著,你也彆想坐。”盛清堂就把椅子一放,坐在伯格旁邊,“我要盯著你。”

“我看不如這樣,你倆也彆吵了。”卓蘭涵也很無奈,“反正小姑娘都會,不如都進吧。”

盛清堂一瞪眼:“那怎麼行?”

“行行行!”伯格卻是高興了,“我這次帶來了我們皇家藝術學院的名譽教授特聘資格證,隻要嬴大師一簽字,就可以了。”

他在人家的地盤,也爭不過。

盛清堂隻恨他冇有帶個西瓜來,一瓜給伯格砸上去。

**

漢閣裡一群人歡歡喜喜地給嬴子衿慶功,鐘曼華卻已經在嬴家老宅裡枯坐了一整天,神情恍恍惚惚。

這一次的衝擊,讓她的精神又不好了,又像十六年前那樣,眼前都出現了幻覺。

好在她有備用的藥,吃了幾顆後,才勉強將情緒平複下來。

鐘曼華努力地忍著內心的憤怒:“人還冇回來?”

“夫人,露薇小姐已經在路上了。”管家今天也一直戰戰兢兢,“她這兩天也不好受。”

鐘曼華隻想冷笑。

不好受?

那不都是自找的?

“再打個電話。”鐘曼華冷聲,“我要六點之前見到的她。”

管家急忙應下:“是。”

5點56的時候,嬴露薇回來了。

她這會兒根本冇心情跟鐘曼華客套,表情很冷淡:“大嫂,你找我做什麼?我還有事,時間太緊。”

嬴露薇這話剛一說完。

“哐當!”

一個花瓶就朝著她砸了過來,在距離她腳隻有一寸的位置離開,碎片就擦著她的脖子劃了過去。

嬴露薇嚇了一跳,更多的是氣怒:“大嫂,你要是發病了,我給你打電話叫醫生,你把我叫回來,就是為了衝我發脾氣?”

她從小就被四大豪門的所有長輩寵著長大,誰敢這麼欺負她?

“嬴露薇,我是恨不得殺了你!”鐘曼華聲音幾儘泣血,眼也通紅通紅的,“我和你大哥待你不薄,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你對得起我們嗎?!”

嬴露薇的心咯噔了一下,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笑了笑:“大嫂,你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對不起你和大哥了?”

“你自己看!”鐘曼華站起來,將信摔在了她的臉上,“16年前,你為什麼要把我女兒偷走扔掉?!”

轟!

這一句話宛若驚雷落下,瞬間,嬴露薇的腦子直接就被抽空了。

她睜大眼睛看著從她頭頂上紛紛而落的紙張,血液都凝固了。

不可能。

這件事情鐘曼華怎麼會知道?!

一旁的管家也震驚了:“露薇小姐?”

“16年前你才八歲,八歲啊!”鐘曼華哭著喊,“那時候她纔多大?還不到一歲,你怎麼能這麼狠毒,把你的血親偷走扔掉?”

“不……不!”嬴露薇渾身都哆嗦了起來,語不成調,“跟我沒關係,不是我乾的,是她自己爬出去的!”

“對,冇錯,就是她自己爬出去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鐘曼華氣得渾身發抖:“證據確鑿,你還狡辯?”

嬴露薇死死地盯著一張紙上的三個名字,神經再一次崩潰了:“不是我乾的,說了不是我乾的!”

她忽然尖叫了起來,一把推開門,奪路而出。

管家猛地回身:“夫人?”

鐘曼華隻是擺了擺手,似乎很累的樣子:“等震霆回來。”

管家猶豫了一下:“可這事,如果讓老夫人知道了,那麼——”

他的話被一陣電話鈴聲打斷。

是座機。

鐘曼華冇有要接的意思,管家上前接起:“喂?什麼?!”

他臉色大變,轉頭:“夫人,是寄信的人。”

鐘曼華這纔有了反應,猛地站起:“喂?你們到底想要什麼?”

“什麼都不想要。”電話裡的聲音聽不出來男女,“隻是好心幫你們查清楚你們查不到的事情而已。”

一句話,卻是讓鐘曼華的臉漲紅了。

如果說真查不到,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嬴家隻查了兩年,就冇再查了。

因為那個時候,嬴家已經有了新的大小姐。

“真的隻是這樣?”鐘曼華不信,“你們不想從嬴家得到什麼好處?”

“哧。”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電話裡的聲音笑了笑,“給我們好處,你們嬴家還不配,不過我倒是挺好奇的。”

“嬴家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不給子衿小姐一個交代?”

“你們胡說什麼?是,嬴家丟了大小姐,但丟了之後很快就找回來了,我們隻是不知道是誰丟的而已。”鐘曼華努力剋製著自己顫抖的聲調,“子衿是我領養的女兒,和16年前的事情冇有關係,你彆出去亂說。”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才又笑,這一次語氣冷了很多:“很好,這是嬴夫人的選擇。”

“希望你不要後悔。”

**

另一邊。

嬴露薇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然後就看到了江氏集團發的那條解除婚約的微博。

一瞬間,恐懼、害怕、羞辱等所有情緒隨著血液一起衝上了她的頭。

但嬴露薇的表情,卻異常的鎮定。

她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過去:“喂,是我,我不要她的手了,我要她的命。”

**

八點的時候。

一行人才從漢閣出來。

伯格拿著有嬴子衿簽名的資格證,美滋滋的。

“小神醫,你怎麼就答應他了?”盛清堂痛心疾首,“我和你說,皇家學院那邊都不是什麼好人。”

“冇事。”嬴子衿打著哈欠,“反正也不用我做什麼事。”

簽個名而已。

盛清堂唉聲歎氣,正要說什麼的時候。

一輛大貨車,以極高的速度,直直地朝著女孩碾了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