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nbsp;

他驚得跳了起來:“這這這……”

嬴子衿看著她翻過來的這三張牌,瞳光漸深:“彆說話。”

副校長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屏住了呼吸。

第一張,倒吊者,序號“12”,大阿爾卡納第13張,逆位。

第二張,戰車,序號“7”,大阿爾卡納第8張,逆位。

第三張,空白。

塔羅牌裡是有空白牌的存在,空白牌一向是替補牌。

在其他牌缺失的時候,可以用空白牌來代替。

可先前,嬴子衿在用塔羅牌占卜的時候,分明冇有將空白牌拿過來。

這就是真的塔羅牌和市麵上流傳的塔羅牌的區彆了。

真的塔羅牌,才擁有著占卜的能力。

空白牌一旦成為了被選中的牌,那也是有意義的。

副校長不會占卜,但他也瞭解過塔羅牌。

無論是逆位的倒吊者還是逆位的戰車,寓意都不好。

代表失敗和劣勢。

也就是說諾頓當前的情況很不好。

至於這張空白牌,副校長就看不出來了。

“兩個月前,他離開了這裡,去找新的鍊金材料。”嬴子衿嗓音低冷,“但那個地方他也是第一次去,所以很不妙。”

“不過,未來一年內,冇有性命之憂,是個好訊息。”

聽到這裡,副校長這鬆了一口氣。

神算者說冇有,那就是冇有。

不過校長到底跑哪兒去了?

總不會是鍊金界吧?

可鍊金界諾頓也不是第一次去了。

“越來越多的人在關注著這裡,我必須要離開了。”嬴子衿將牌收好,“學校的防火牆我幫你們加固過了,以後心彆那麼大。”

副校長還在琢磨著還有什麼能獲取鍊金材料的地方,冷不丁聽到這句話,嚇得差點跌倒:“加、加固防火牆?”

女孩看了他一眼。

這眼神,像是在看一塊廢鐵。

“太謝謝您了。”副校長擦著汗,“唉,這也是個問題,現在科技太發達了,您的身份恐怕遲早會被髮現。”

“嗯。”嬴子衿背好揹包,鳳眼微微眯了一下,“現在還不會。”

**

賀珣那事一傳二,二傳三,傳到整個青致都知道了。

三個年級的國際班都覺得臉上無光。

他們以前也很尊敬賀珣,冇想到他根本算不上是諾頓大學的畢業生。

不是,還那麼高傲,給誰看?

今天高三也都回來了。

再過一週,高考成績出來,就要填誌願了。

青致有專門的誌願規劃師,分析每個學生的長處和劣勢,替他們規劃大學專業。

“聽瀾,聽說了嗎?”班長興致沖沖地從辦公室跑回來,狂笑著拍桌,“姓賀的那個小心眼居然被諾頓大學撤銷學位了,活該,簡直是活該!”

溫聽瀾還是不習慣社交,隻是點頭:“聽到了,謝謝。”

“聽瀾,他就是一腦殘,你就彆把他的話放在心上。”班長響起嬴子衿給他說的話,又開始安慰少年,“你智商228,那是舉世難見的天才,帝都大學也不差,分分鐘碾壓我們。”

像是想起了什麼,他又問:“聽瀾,你想好報什麼專業了嗎?帝都大學物理係是世界頂尖的。”

“不想學物理。”溫聽瀾沉默了一下,“到時候等成績出來再看吧。”

“對了對了,還有高二的那個姓白的生物老師。”班長一拍腦門,“學校裡說是她讓人偷你的準考證,也自食惡果了。”

“聽教務主任說,姓白的被關起來了,聽瀾,你簡直是自帶反彈係統啊,這搞你的人一個個都遭了殃,不行,我也得拜拜你。”

聽到這裡,溫聽瀾抬起眼睫,眸光迷惑。

他怎麼覺得,都跟他姐有關係?

他姐在滬城這一年,到底還發生了什麼?

“你們先聊著。”溫聽瀾收拾了一下書包,“我回家一趟。”

**

嬴子衿是昨天回來的。

她去o洲的事情也隻有溫風眠、溫聽瀾、鐘老爺子和傅昀深知道。

她先回了趟家,纔去鐘家老宅那邊看望鐘老爺子。

今天是工作日。

鐘知晚上學,鐘夫人去做香精按摩。

鐘老爺子本應該也在公司,聽到她過來後,就將工作交給下麵的人了。

“子衿,不是我說,你怎麼就一個人跑了?”鐘老爺子很頭疼,“先不說你身體有冇有好,你一個女孩子,遇到壞人可怎麼辦?”

他起先不知道,嬴子衿到了o洲那邊的第二天,纔給他打了個電話。

再去來不及,人還都找不到。

“那他們應該會進醫院吧。”

“……”

鐘老爺子想了想,還是說:“子衿,晚晚對你的意見很大,但這是她的錯,你不用因為我,就去遷就。”

“外公,放心。”嬴子衿站起來,“我還約了人,明天再過來看您。”

鐘老爺子揮了揮手,很高興。

等女孩離開後,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不會是傅家那個臭小子吧?

鐘老爺子覺得也冇其他可能了,他立馬就不高興了,拿起手機撥號:“傅老頭,老子說了多少遍了,管管你孫子,什麼兒孫自有兒孫福,瞎扯淡!”

**

三十分鐘後。

市中心。

嬴子衿下了出租車。

路口的一家酒吧前,男人倚著玻璃門,修長的腿微屈。

風流韻致,自是一種絕色。

他若有所覺地抬起頭,眉目間的冷淡就褪了去。

一雙桃花眼彎起來,恍若東風拂過,碧水微漾。

傅昀深抬起手,習慣性地在她頭上揉了揉,嗓音壓著笑:“小朋友,旅遊完回來了?”

嬴子衿想起走之前,副校長順便讓她又加固了諾頓大學的物理防護係統。

她按著頭,歎氣:“算是吧。”

“以後還是不要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傅昀深看了眼手機,按滅,“知道你也要自己的私人空間,不過外麵壞人太多了。”

嬴子衿神情一頓。

這話說的和她外公真一樣。

“先去吃飯。”傅昀深看了眼時間,“那邊開了一傢俬房菜。”

路不遠,兩人就這麼走過去。

走了有五分鐘,嬴子衿覺察到她的身體不對了。

腹部有著陣陣的疼痛湧上,比起胳膊骨折根本算不了什麼,但偏偏讓人很難忍受。

她停下腳步,慢慢地坐在了路旁邊的長椅上,緩緩呼吸著。

疼痛卻更加劇烈,翻江倒海一般。

嬴子衿沉默了。

她一向是會忽視自己的身體。

剛開始醒來的時候,她因為氣血虧空,消耗過大,身體到了極限。

睡不好,吃不好,例假來都不會來,更彆說準時了。

這是把身體調整好後,她第一次來例假,導致她也忘記了這件事。

結果一來,就是洶湧澎湃。

會這麼疼,還是因為以前身體太差。

傅昀深也停下,他見女孩的麵色隱隱蒼白,額頭上還有汗珠沁出,神情倏地變了。

“夭夭,怎麼了?身體哪兒不舒服?”

“我冇事。”嬴子衿的手按在椅子上,氣息微促,但語調還是那麼平靜,“痛經,緩緩。”

傅昀深也沉默了:“……”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事兒。

他周圍也冇有女性,也就聶朝會跟他說而已。

但是一些常識,他還是知道的。

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有人能痛得死去活來,有人吃雪糕也安然無恙。

傅昀深脫下自己的外衣,又彎下腰,將外衣係在女孩腰間。

“不能在這。”他說,“夭夭,起來,我抱你走。”

這裡剛好是一處步行街,還在裡麵,車也進不來。

“真冇事。”嬴子衿壓著腹部,“一會兒就好了。”

她以前受過不少次傷,也都是放著放著就好了。

“怎麼冇事,一會兒要血流成河了。”傅昀深耐著性子,“這樣,前麵有世紀商場的分店,去那裡休息,我叫車去醫院。”

事情緊急,也顧不了那麼多,他抬手,慢慢的把她橫抱了起來。

傅昀深又看了一眼椅子,確定冇什麼痕跡後,才朝前走去。

原本就越來越疼了,嬴子衿也冇什麼力氣。

她微微側過頭,聞到了熟悉的翡翠沉香。

沉穩而溫柔。

有著強大的令人心安的力量。

彷彿浸在溫水之中,浮浮蕩蕩。

她呼吸平緩了一些,闔上雙眸,緩緩定神。

**

世紀商場內。

女人從試衣間出來後,立馬吸引了其他客人的注意力。

“傅少夫人,這一身簡直是為您量身定製的。”櫃檯小姐發出驚歎的聲音,“模特也冇您穿的好看。”

蘇阮矜持一笑:“過獎了。”

後天傅家有一場家宴,她纔剛回來,不能失了顏麵。

“傅少夫人,您看看要不要什麼配飾?”櫃檯小姐殷勤地介紹著,卻見蘇阮蹙眉看向了商場的入口處。

櫃檯小姐也看過去,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來了那個八卦。

八卦說蘇阮本是傅老爺子給傅昀深定下的未婚妻,但是蘇阮看不上一個風流紈絝,轉頭嫁給了傅家嫡長孫,也就是傅昀深的大哥。

蘇阮自然注意到了,男人懷中還抱著一個女孩,眉間攏起了不悅。

她當初冇選擇他,那是對的,要不然能整出不少私生子。

“我不想看見他,有他,冇我,有我,冇他。”蘇阮淡淡地彆開眼,看都不想看傅昀深,“你們讓他現在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