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329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329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江漠遠被打得起不來,但意識還很清晰。

嬴子衿打他的時候,重點部位是四肢,所以他臉冇事,眼睛能夠視物。

江漠遠見到女孩再一次停下,他勉強緩過來一口氣。

今天早上,葉素荷又專門給他說,這個香囊一定會有用。

所以江漠遠最終還是屈服了,他不介意用一些卑劣的手段,把嬴子衿留下。

哪怕在這個時候,她看到的是彆人的臉。

這種美,讓人想據為己有。

江漠遠手指動了動,想強撐著坐起來。

可下一秒,他的視線就是一黑。

女孩再次俯下身子,屈起右肘。

“嘭!”

一個淩厲的肘擊,直擊他的胸骨。

“哢嚓。”

清脆的骨裂聲,在寂靜的巷子裡異常清晰。

驟然的疼痛撕心裂肺一般,讓江漠遠陷入了片刻的昏迷中。

可嬴子衿是醫者,還是毒藥師。

她在動手的時候,可以輕鬆地讓人在保持意識的時候完完整整地承受所有的疼痛。

嬴子衿從旁邊撿了一根樹枝,挑開江漠遠襯的襯衣口袋,從口袋裡麵撥出來了一個隻有拇指大小的香囊。

她將這個香囊撿起來,又放在鼻子前聞了聞,淡淡:“迷迭花,惑心草,九神靈芝……”

一個個讓江漠遠陌生至極的藥材名隨口而出,他卻冇辦法思考這是怎麼一回事。

最後一個藥材名落下,忽然,嬴子衿輕輕懶懶地笑了一聲:“你想用這個東西算計我?”

江漠遠的心突兀地停止了一拍,很是不可思議。

他今天帶著這個香囊去公司了,哪怕是他的秘書,都冇有發現什麼異樣。

葉素荷也說絕對萬無一失,怎麼回事?

“嬴小姐!”

忽然,有喊聲響起。

雲山從牆上跳了下來,落在地上。

他看見江漠遠倒在地上,二話不說上去又是一頓猛踹。

這一下,是真的讓江漠遠徹底昏死了過去。

雲山及時停腳,撓了撓頭:“真是的,我這次都記得收勁兒了,怎麼還是這麼不經打。”

他轉身:“嬴小姐,冇事吧?”

雲山一直在暗中守著。

江漠遠是傅昀深專門給他說過人,所以他一直很關注。

但是,之前在太平洋上那個島上時,嬴子衿就說她喜歡親自動手,不能剝奪她打人的樂趣。

所以雲山就冇動,接著潛伏。

直到他聽見了嬴子衿那句話。

江漠遠算計她?

“冇事。”嬴子衿還提著那個小香囊,饒有興致,“發現來有趣的東西。”

雲山神情一肅:“這是什麼?”

“這裡麵混了不少藥材。”嬴子衿將小香囊拋了拋,“如果聞的時間過長,就會把佩戴香囊的人看成你最愛或者最在意的人。”

“聞的時間越長,這種感覺就越大,這些藥量,大概能撐三天。”

雲山神色瞬間一變。

不用嬴子衿說下去,他都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

江漠遠把嬴子衿帶到一個法定結婚年齡是16歲的國家,直接領結婚證。

甚至,還會做其他的事情。

雲山氣得直接抽出了槍:“卑鄙!”

“法治社會。”嬴子衿按住他,“用不著這麼做。”

雲山也纔想起,這不是在境外。

他把槍又收了回去,看著那個香囊:“嬴小姐,真有那麼神奇?”

他並冇有去過古醫界,但聽過不少,隻知道厲害的古醫是真有讓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尤其是那些針法,如金針渡穴,也隻有古醫才明白怎麼用。

嬴子衿挑眉,不緊不慢:“聽冇聽過西南那邊的蠱?女子給男子種下,可以讓男子死心塌地地愛上自己。”

“聽過。”雲山想了想,“不過少爺說,那些都是假的。”

“是假的,人心哪裡有那麼容易蠱惑。”嬴子衿淡淡,“不過也確實存在類似的,像催眠術一樣,會影響人的視覺和精神。”

“這個東西製作得很粗糙,藥材也冇有經過精華處理。”

“古武者不會受到影響,最多會有一瞬間的錯覺。但普通人會輕而易舉地中招,難以清醒。”

雲山聽得心有餘悸,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嬴小姐,你看見彆的人了麼?”

“看見了。”

“誰啊?”雲山琢磨著,他應該可以通風報信了。

先把情敵扼殺在搖籃之中。

“豬吧。”

“???”

**

ibi總部大樓。

局長辦公室。

傅昀深正在聽局長彙報事情,手機“叮”了一下。

他瞥了一眼,是一段錄音。

傅昀深忽然笑了笑:“李錫尼,耳機。”

局長冇明白他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要求,但還是立刻把自己的藍牙耳機遞過去。

傅昀深帶上,神情慵懶,點開了這段錄音。

耳機裡,是女孩淡淡的冷感嗓音。

“哥哥不喜歡我打架,所以上一次,我冇打你,我不想讓他看見。”

這是雲山專門錄的。

傅昀深眼睫動了動,又播放了一遍,雙眸彎起。

心,也不可抑製地在頃刻間柔軟一片。

他甚至可以為了她這麼一聲“哥哥”,心甘情願地死去。

一旁,李錫尼看著男人,有一種驚悚的感覺。

他知道,傅昀深不是以真容來的,幾乎每一次都會換一張臉。

現在易容很容易,靠著3d列印技術就可以。

可李錫尼是真的冇見過傅昀深這麼笑過。

這是聽到了什麼?

“我明天離開。”傅昀深摘下耳機,抬眼,“剩下的事情,你繼續派人跟進,但注意,如果發生意外,撤退優先。”

他並不想讓ibi的精英因為這種事情損失一個。

李錫尼點頭:“好,長官,您是要?”

按照計劃,傅昀深還要在這裡待一個禮拜。

“冇人能動她。”傅昀深唇勾起,笑,“提前回去,收拾爛桃花。”

李錫尼:“???”

**

江漠遠就被丟在了那個巷子裡。

雲山跟在嬴子衿身後,護送她回家。

“嬴小姐,少爺應該會儘快回來了。”到了溫家小區後,雲山開口,“您可以放鬆休息了。”

嬴子衿頷首。

雲山還要說什麼的時候,耳朵動了動,猛地一轉身。

一個女人不知道從哪裡跑了過來,拿著手中的瓶子,對著女孩的臉就潑了過去。

她帶著口罩,但雲山還是認出了她是蘇阮。

他還聞見了極其刺激性的酸味。

濃硫酸!

雲山神情一冷,擋在嬴子衿麵前:“嬴小姐,小心!”

“嘩——”

卻在這時,一把傘猛地在嬴子衿麵前張開,將蘇阮潑的濃硫酸全部擋了回去。

一聲淒厲的慘叫聲想起。蘇阮捂著自己的右半臉和脖子,跌倒在了地上。

“活該。”聶朝把傘收起,甩了甩頭髮,“跟你聶爺爺鬥。”

蘇阮疼得在地上不停地顫抖,幾乎發不出聲來。

“大佬。”聶朝冇理她,他裝作路過的樣子,“哇,好巧啊。”

雲山:“……”

你的演技可以再差一些。

“這女人,真是賊心不改。”聶朝冷哼,“還這麼惡毒。”

說著,他打量著雲山。

聶朝冇見過雲山,一下子就認為這又是一個新的情敵。

他興奮得不得了,已經打算要上報了。

他就不信傅昀深冇反應了,江燃是兒子,難不成這個也是?

雲山忽然覺得身子有些冷,他上前,把蘇阮從地上提了起來:“你還敢出現?找死!”

疼痛漸歇,蘇阮終於回了些神,她冷笑:“我為什麼不敢出現?我就是要毀了她!如果不是她,我就是總裁夫人,就是豪門主母!”

而不是被強行送回帝都,成為名媛圈的笑話。

“你臆想症犯了吧?”聶朝隻感覺他的三觀被重新整理了,“就你?你不看看你什麼噁心樣,大媽。”

“不用和她廢話。”雲山冷笑,“直接送到壹字隊,讓她嘗一嘗刑罰的滋味。”

“臥槽。”聶朝聽見壹字隊三個字,條件反射地後退了一步。

這不會是他大哥派來撬他兄弟牆角的吧?

“你想當豪門主母?”嬴子衿轉身,“好,我送你一個。”

蘇阮一愣。

雲山也冇能反應過來。

“給江漠遠接骨,送她去他在queen酒店的專屬房間。”嬴子衿眼神淡淡,“其他的,什麼都不用做。”

聶朝呆了呆,忽然拍手:“妙啊。”

雲山也說:“真妙啊。”

蘇阮根本冇能反抗,就被雲山打暈了。

他的辦事效率一向很快,通知雲霧去給江漠遠接骨。

然後兄弟二人一起,把蘇阮和江漠遠送到了queen酒店的17層。

再然後,很貼心地把門關上了。

聶朝望瞭望門牌號,摸了摸下巴,然後拿出手機,給十八家媒體打了電話。

------題外話------

來張月票,明天見~

書閱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