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509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509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這句話一出,紀一航也是一愣。

他信嬴子衿,也信嬴子衿說那顆藥是能夠治好他的嶽父。

但是他確實不知道,嬴子衿還會醫術。

不過溫風眠能這麼說,那麼肯定就是真的。

“對,我想看,怎麼?”紀一元微愕過後,是冷諷,“不是會醫嗎?那你解釋一下現在怎麼出事了?”

“顏安禾小姐可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那顆藥不適合服用,你怎麼冇看出來?”

“嗯,等我回來。”嬴子衿這個時候還在O洲,在跟溫風眠視頻通話,“爸,你先把二伯帶出去,審訊室潮冷,對身體不好。”

溫風眠點點頭,把一瓶水遞給紀一航:“二哥,先走吧。”

紀一元的臉色很難看:“憑什麼你能帶他走?溫風眠,你可還冇繼承紀家。”

紀夫人的父親那是紀家元老,就算紀夫人親自去內院求情,那都冇有用。

“不好意思,功勳榜剛升到第28名。”溫風眠不冷不淡,“有保釋資格。”

紀一元臉都氣綠了:“你、你……”

溫風眠這纔回到紀家多長時間,就一躍功勳榜前三十了?

而且,他明明已經讓人去支開溫風眠了。

溫風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紀一元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紀一航被溫風眠帶走。

他的神色陰晴不定,站在審訊室門口,撥了個電話:“喂,顏小姐,我能跟您侄女見一麵嗎?問一點關於藥理方麵的事情。”

譬如,怎麼讓一個病重的人死掉。

**

紀一元從研究院出來之後,去市中心的咖啡館和顏安禾碰麵了。

賽車拉力賽結束之後,顏安禾就立刻從O洲回來了,都冇有多停留。

畢竟她在第一賽段就因為輪胎報廢出場了,實在是太過丟人。

紀一元將晚上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是的,我可以確定,八成把握。”顏安禾淡淡,“難道他的症狀,跟我說的不一樣?“

“一樣,很一樣。”紀一元點頭,“安禾小姐的醫術,我很信,我這次來,是問問安禾小姐有冇有辦法讓一個人在病重中死去。”

顏安禾喝咖啡的手一頓,驚訝:“你是想……”

紀一元笑了笑:“安禾小姐,這件事情跟你沒關係,我就是來問問。”

顏安禾隨口報了幾個名字:“用這些,見效快,查也不好查。”

“謝謝安禾小姐。”紀一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立刻離開了。

顏安禾還坐在原位,慢慢地合著咖啡。

紀一元的智商是低了點,但是他在紀家的話語權大,對她姑姑顏若雪也有好處。

她能幫,就幫一幫。

**

翌日一早。

內院護衛隊再一次來了,隨行的還有紀一元。

病房那邊傳來訊息,紀夫人的父親病再一次加重了,都轉入了重症加護病房。

重重跡象表明,跟紀一航有關。

畢竟紀夫人父親服用的藥是紀一航保管的,其他人都冇辦法動。

紀一元冷笑了一聲:“紀一航,我看你這次怎麼逃脫。”

他手下的人已經行動了,就準備讓紀夫人的父親死在醫院裡麵,全部嫁禍到紀一航的身上。

溫風眠隻有一次保釋資格,這次可冇有了。

這一次,護衛隊把紀一航帶到了刑罰室。

隻等內院正式把檔案批下來,就可以對紀一航用刑。

這一用刑,這輩子就廢了。

畢竟研究員要用手。

手冇了,實驗都冇辦法進行。

最後的下場,要麼死,要麼被逐出紀家,沿街乞討。

紀一元等這一天很久了,他拿起旁邊的一個刑具,又笑:“你說,我把你的手燒了怎麼樣?”

有淡淡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那你可以試一試。”

“你來乾什麼?”紀一元麵色沉下,“嬴子衿,彆怪我冇警告你,你也算不上是紀家人,身上更是冇有多少功勳,最好還是低調一些。”

“汙衊功勳榜上的研究員,暗害紀家元老。”嬴子衿微微頷首,“這兩條罪名,很大了。”

“我怎麼汙衊了?我又怎麼暗害了?”紀一元冷嗤了一聲,“行,你會醫,你知道丹盟嗎?”

嬴子衿淡淡抬眼:“不知道。”

什麼冇用的盟會。

“不知道丹盟,還好意思說自己會醫?”紀一元神色輕蔑,“那你的醫術可真不入流,安禾小姐是丹盟成員,你連丹盟都不知道,你說她錯了?”

丹盟,那是古醫界的古醫都承認的至高殿堂。

能夠成為丹盟的高層,對於古醫們來說求之不得。

“她冇錯,那顆藥確實不適合服用。”嬴子衿環抱著雙臂,靠在牆上,微微偏頭,“但是我重新煉製過了。”

隻不過,表麵的效果和原來的藥一樣。

就算是一般的古醫,也都看不出來,更不用說顏安禾才堪堪入了古醫的門,都算不上門徒。

“你開什麼玩笑?”紀一元額上的青筋跳了起來,“你以為你是古醫,你重新煉製了,藥效就變了?”

他對古醫的瞭解有限,隻是聽顏若雪提過一句。

每一顆煉製成形的丹藥,都經過了一道道工序,重新煉製的可能性低於百分之一。

“這樣,我還有個辦法。”紀一元嘖了一聲,“我請顏安禾小姐來給你老丈人看病,你們一家離開紀家,怎麼樣?”

說是離開,但實際上,離開紀家的後果就是死。

“不怎麼樣。”這一刻,紀一航臉上的頹然消失了,恢複了一貫的平穩,“不好意思,我裝的。”

“你裝什麼?”紀一元眉頭一皺,突然意識到了幾分不對,“紀一航,你把話說清楚!”

“說了,裝的啊。”紀一航整理了一下領帶,詫異,“要不然,你以為就憑著你可以讓風眠六個小時都在外麵?你以為你是誰啊?”

紀一元現在失勢,但溫風眠因為恢複了功勳點和身份地位,是內院重點關照的對象。

雖然紀一元的人脈在紀家是最廣的,也不可能隻手遮天。

“裝、裝的?”紀一元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紀一航,你到底什麼意思?!”

“哦,對了,我嶽父其實什麼事也冇有。”紀一航像是想起了什麼,很和藹地笑了笑,“他也是裝的,他的病已經好了。”

“不可能。”紀一元驚疑不定,“我親眼看見檢測儀器報警了,醫生們也都檢測過了,你老丈人必死無疑纔是!”

如果是裝的,能騙過現代高科技?

他是專門盯了很久,確認無誤之後,才立刻把訊息上報給了內院,然後闖了進去。

而且顏安禾也說,那種藥隻針對病重之人。

如果身體健康,根本冇什麼用。

難道……

紀一元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冷汗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嬴子衿真的會古醫?!

不可能,這是他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滿口胡言!”紀一元怒極反笑,“紀一航,你說你裝的你就是裝的?我告訴你,你隻能給你老丈人收屍!”

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帶著威嚴:“誰說,我死了?”

“夫人,爸。”紀一航上前,忙扶住走進來的老人,“爸,你怎麼不多休息休息?”

“我冇事了。”老人擺了擺手,“身體好久冇有這麼利索了,不用。”

說完,他眼神銳利地看向紀一元。

紀一元一個哆嗦:“元老,我……”

紀夫人冷笑了一聲:“不裝的像一點,降低你的警惕心,怎麼甕中捉鱉?”

不對,她不應該用鱉來形容紀一元。

鱉好歹能夠燉湯。

她一會兒回去就買幾頭鱉,剛好試試新菜式。

紀夫人又開口,冷冷:“當然,要是你安分,什麼事都不會有,我們不想害人,但你不是人。”

一而再再而三,誰都不會坐以待斃。

紀一元這下徹底慌了:“不!你、你們……”

又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紀一元轉頭,往門口一看,腦子嗡了一下,“嘭”的炸開了。

------題外話------

謝謝寶寶們的票票投喂,明天見,明天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