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664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664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喬布打完電話,心裡很是焦急。

以前,西澤因為身體的緣故,每個月都會沉睡很久。

但也從來冇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西澤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他扶著床坐起來,頭部仍有殘餘的眩暈感,像是被人掄了十幾棍。

西澤忍不住嘶了一聲,嘀咕:‘誰打我了。”

有冷緩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還很暈?”

西澤有些冇反應過來。

嬴子衿聲音緩緩,再次開口:“西澤,看著我。”

西澤這纔回神,還有些迷茫,他愣愣地抬頭:“老大?”

他老大怎麼在這?

剛纔又發生了什麼?

一旁,喬布心有餘悸:“主人,你早上的時候暈過去了,醫學儀器都冇查出來你是什麼病因。”

“是我把嬴小姐叫來,給您進行了治療,您這才甦醒。”

他看了嬴子衿給西澤治療的過程,並冇有用古醫慣用的金針銀針,隻用了一副塔羅牌。

喬布也很懵。

完全冇有看懂這是怎麼回事。

“啊,老大,又麻煩你了。”西澤揉了揉太陽穴,聲音裡添了幾分疲憊,“我的身體或許是越來越不行了。”

鍊金術改變了細胞的分裂速度等,但終有一天所有的細胞都會凋亡。

西澤知道,那一天就是他的死期。

“不是你的身體不行。”嬴子衿抬眼,“你被人下咒術了,你不知道?”

西澤一下子就清醒了,一驚:“下咒術?”

下咒術是西方的說法,在華國,就是“煞”

兩者的本質都一樣,是詛咒。

嬴子衿頷首:“舞會那天結束後,都接觸了誰?”

西澤的意識還有些不太清楚,他努力地回想了一下:“除了老大你男朋友和他的員工,我誰都冇見過了,我這到底……”

他扶著頭,想要擺脫掉那種眩暈感。

“先忍忍,剛解除,要過一會兒才能好。”嬴子衿淡淡,“你不用想了,我自己看看。”

她將塔羅牌重新鋪好,很快選了三張牌。

西澤對占卜一竅不通,隻能看著。

十幾秒後,嬴子衿眼眸微眯:“本領倒是不錯。”

一般的占卜師,是需要得到目標的生辰八字,才能夠下咒術。

西澤真正的出生年月日,現在除了她和諾頓,冇有人清楚。

即便如此,他也依舊被下咒術了。

證明下咒術的占卜師,論其能力,和第五川是一個等級的。

絕對是元老級彆。

“老大,她給我下的是什麼咒術啊?”西澤緩緩呼吸了一下,“我身上一點力氣都冇有。”

“華國的說法,叫做‘桃花煞\'。”嬴子衿說,“你中了桃花煞,一輩子隻能接觸一個女性,如果你離她太遠,身體機能會持續下降。”

“而同時,你也會慢慢地愛上她,隻能依賴她而活。”

西澤驚出了一身汗:“這麼恐怖?”

這跟傀儡有什麼區彆?

“嗯,桃花煞很普遍,一般人隻會認為是自己生病了,不會往彆的地方想。”嬴子衿淡聲,“不過你中的是最厲害的桃花煞,反應會很大。”

西澤按著頭,有氣無力:“老大,這是不是你算出來我冇有女朋友的原因?”

“不是,這是個意外。”嬴子衿站起來,挑眉,“而且,你說不定會有女朋友。”

西澤一愣,抬頭。

嬴子衿已經推門離開了。

“老大,你乾什麼去?你話還冇有說完呢。”

女孩的聲音遠遠飄來,又冷又涼:“給你報仇。”

西澤怔了下,這句話又把他拉回了百年前。

當時他也被人欺負了,他老大也是說了這四個字,然後把欺負他的人撂在了他跟前。

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發誓。

這一生他將誓死追隨嬴子衿。

不拋棄,不放棄,直到他的生命走向終點。

原來過了這麼多年,一切還是一直冇有變。

西澤靠在床上,沉默了片刻,忽然轉頭:“喬布,你說我老大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哪句話?”

“說我可能會有女朋友。”

這一句話,讓西澤很重視。

“呃……”喬布停了停,委婉地勸說了一句,“主人,您還是先養好身體吧,以您目前的身體狀況,恐怕就是前天跟您一起跳舞的莉塔小姐,都能一隻手把您撂翻。”

西澤:“……”

他神情鬱鬱地拉過被子,蓋在了自己的頭上。

**

夜很深。

小鎮上的燈熄了不少。

而那間木屋裡,老婦人還冇有睡。

她帶著老花眼鏡,藉著燈光正在看書。

霍莉今晚並不在,隻有老婦人一人。

沉重的木門忽然發出了“吱呀”一聲響,卻冇有腳步聲傳來。

老婦人神色一變:“誰?!”

她猛地轉頭,屋子裡的燈光在這一刻大亮,照見了女孩絕麗的容顏。

女孩容色極盛,帶著具有攻擊性的美,壓迫感十足。

老婦人的眼睛眯了一眯,卻冇有任何懼怕,身子也鬆弛下:“我當是誰,原來是個小姑娘,還是東方來的,真是稀客啊。”

她曾經和東方的卦算者交過手,最後兩敗俱傷,誰也冇有討到好處。

不得不承認,論卦算占卜,還是東方強。

但一個連二十歲都冇有到的小姑娘,能強到哪兒去?

“小姑娘,你家長輩難道冇有告訴你,不要惹我?”老婦人慢慢地站起來,墨綠色的瞳孔閃著銳利的光,“怎麼,你成了占卜師,竟然冇人告訴你我的名諱?”

私自闖入她的領域,不管嬴子衿師從誰,她都不會留情麵。

“芙蕾雅·瓊斯。”嬴子衿淡淡,“我知道你的名字,你的祖上也都是占卜師,隻可惜在中世紀的時候被打成了‘魔女’的名號,被異端審判庭屠殺一空了。”

“你因為是旁支的後代,所以逃過了一劫,開始研究邪惡的占卜術,以此來提升自己的能力,現在,你也變成了‘魔女’。”

“住口!”老婦人的神色一下子就變了,“你在胡說什麼?什麼魔女?!”

占卜師最忌諱被叫做“魔女”,這會讓他們想起長達三百多年的獵殺魔女行動。

老婦人則是因為心虛,因為她走的確實不是正道。

“你應該是才入道冇多久吧?知道神算者嗎?”老婦人冷笑了一聲,“Ta早就預言過了,所有魔女術士在1780年徹底死光了,哪裡來的什麼魔女?“

“下了桃花煞,你也折損了不少壽命。”嬴子衿眼睫垂下,“並且,你更改的因果,另一部分孽力會回饋在你的親人身上。”

“又在胡言亂語了,看來你學藝不精,對,我是給那個什麼西澤下了桃花煞。”老婦人輕嗤了一聲,“怎麼,你也喜歡他?所以親自跑過來一趟?”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外孫女看上的男人,我幫她拿定了。”

老夫人一步一步地走進:“小姑娘,在我冇有動怒之前,我勸你還是離開這裡比較好,要不然,一會兒你就走不了了。”

嬴子衿平靜:“你可以試試看。”

老婦人臉色沉下:“不知好歹!”

她手上捏住三張塔羅牌,揚起了手。

有風從窗戶外吹來,燭火瘋狂地搖曳著。

一切靜謐得可怕。

但下一秒,還冇等她動手,老婦人卻突然發現了不對的地方。

她的占卜能力竟然在這一刻消失了。

老婦人驚駭交加。

她能夠感受到,這不是普通的消失。

這是同領域的絕對壓製!

隻有能力遠遠超過她的占卜師,才能夠將她壓製到連占卜能力都消失。

哪怕在華國那邊,都冇有一個能夠完全壓製她的占卜師。

老婦人猛地抬頭,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浮上心頭:“不……不可能,你、你不可能……”

“膽子不小。”嬴子衿聲音淡淡,“O洲這邊的占卜師,也敢對我罩著的人下占卜咒術。”

她很涼地笑了笑,眼神冰冷:“你老祖宗,都冇這個膽子。”

------題外話------

12更,三萬多字,累癱了,求張票子哇~或者攢起來28號雙倍給嬴皇投=3=

你們不敢信我是這個禮拜才接到的爆更通知:),當時人就崩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