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828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828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災難也在瞬間降臨。

龍捲風!

海嘯!

大地震!

賢者塔在六位逆位賢者這邊,負責全域性的掌控。

他製造的這些災難,讓逆位賢者這邊憑空多了不少戰力。

紗羅這個時候也終於明白了,當時是誰越過她直接操控了天氣。

她心驚膽戰的同時,也鬆了口氣。

還好,她很明智冇有和塔他們作對。

逆位的力量,太過恐怖了。

然而——一秒記住

嬴子衿轉頭,隻是看了一眼。

她抬起手,內勁爆出。

磅礴的內勁,直接將賢者院周圍翻滾而起的海水鎮壓了下去。

塔神色一變,眼神陰沉了幾分:“命運之輪!”

可以說,這麼多人中,命運之輪是唯一的異數。

惡魔會回來,不足為奇。

可命運之輪也回來了,戰鬥力竟然還到了和賢者惡魔比肩的地步。

這簡直比他們開了逆位還要可怕。

二十二賢者之中,唯一的全能型賢者。

在這之前,如果有人和他說,賢者也可以全能,他一定會嗤之以鼻。

然而現在,事實擺在了眼前。

嬴子衿握了握手指,內勁再一次爆出,附在拳頭上,對著塔就是一拳砸下。

精確的測算,連塔會躲避的小動作都算得一清二楚。

根本避無可避。

“嘭!”

塔直接被嬴子衿從空中錘了下去,像是炮彈一般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堅硬如世界之城的地麵,都被砸出了一個十米深的深坑。

然而,塔很快爬了起來,身上並無任何傷痕。

他眼神陰鷙:“命運之輪,就這麼點攻擊力,給我撓癢癢呢?”

嬴子衿冇理他,鳳眼一眯:“長官,後退。”

傅昀深身子一側,同時出手。

“哢嚓!”

晝言一擊落空。

反而胳膊被震斷了,自己倒飛了出去。

傅昀深也被震得後退了一步,手臂微微發麻。

他眼眸微深:“果然,他們又強了不少。”

當初在城外,他以一敵二。

但現在,晝言的戰鬥力已經和他持平了。

逆位的力量,竟然還能再一次提升。

如果不是有嬴子衿在,這一場仗十分難打。

“以前愚者爺爺也會拿不少書來給我。”嬴子衿眼神沉下,“可在這些書上,我也冇有看過有關‘逆位’的記載。”

賢者死神,又是怎麼知道如何讓一位賢者開啟逆位?

逆位提升了賢者的力量,但也改變了他們的心性。

這是被禁止的。

“他剛纔出現了,但又消失了。”傅昀深頷首,“他一定認識我們,否則不必躲躲藏藏。”

“我也正有此意。”嬴子衿微微點頭,“不過也許不止是因為要躲藏,隻是想看我們兩敗俱傷,到時候再出來坐收漁翁之利。”

每一位逆位賢者,都隻是棋子而已。

參加戰鬥的正位賢者,除了嬴子衿和傅昀深之外,還有賢者戰車諾頓、賢者皇帝西澤、賢者太陽喻雪聲、賢者月亮秦靈瑜。

淩眠兮因為戰鬥力不足,隻能退到一旁。

從始至終,嬴子衿都很冷靜沉穩。

她一邊攻擊,一邊發出指令。

“西澤,左側身,出腿。”

“靈瑜,上前三步,右轉。”

“諾頓,後方,三點鐘方向,閉眼!”

諾頓神情一凜,立刻閉眼。

賢者星星搖光的蠱惑瞬間落空。

但是她的情緒控製,依然讓正位賢者們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包括嬴子衿在內。

情緒一旦被牽動,甚至可以絕望到去自殺。

再一次,她感受到了那種鋪天蓋地的絕望感。

嬴子衿壓下心中翻滾而來的劇烈情緒,雙眼閉了閉,又霍然睜開。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回頭,神色一緊:“眠兮,小心,你左手邊!”

淩眠兮抬手一擋,身子在巨大的衝擊力之下猛地向後退去。

紗羅冷笑:“戀人,今天就是你先死!”

“嘭!”

同時,西澤出手,將攻過來的紗羅擋住。

他眼神冷戾,卻是微笑:“皇跟皇打,欺負彆人,乾什麼?”

紗羅被攔住,氣得胸口起伏。

就差那麼一點,她就能夠解決掉賢者戀人了。

還冇等她迴應,西澤又開口,自言自語:“不好意思,審美觀差,自作多情,你不配為皇。”

“我不管你這一世的名字是什麼。”紗羅,“我現在開了逆位,你彆想壓製我!”

“是是是,你有逆位。”西澤不以為意,“可我有老大,你有嗎?”

同一時刻,嬴子衿的聲音清晰地傳來。

“西澤,一秒後,左腿,攻擊她的腹部。”

紗羅一時不備,就這麼被踹了出去。

西澤拍了拍手:“你冇有。”

“該死!”這邊,塔也再一次被嬴子衿擊倒。

他擦了一把嘴角邊的血跡,猛地朝後退去,有些氣急敗壞:“這還怎麼打?!”

雖然說因為世界末日的降臨,很多事情占卜師們都看不到了。

但嬴子衿不是。

她是神算天下。

即便她預測不到誰在幕後主導這一切,她依舊可以在對戰中完全預知對手的下一步舉動。

命運之輪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bug!

連最初的四賢者,都冇有這麼離譜的能力。

簡直是見鬼了!

“主人說了,有命運之輪在,就不能和他們硬碰硬。”晝言也咳出了一口血,微微皺眉,“找他們的弱點,把戰場往住宅區拉。”

這並不是他們選定的戰場。

他們原本打算直接在七大洲四大洋開戰。

這樣一來,周圍有不少世界公民。

那麼命運之輪和惡魔為了保護這些世界公民,就會束手束腳。

他們行動起來也方便。

塔緩緩點頭:“好。”

他不再和嬴子衿硬碰硬,反而向後撤去。

嬴子衿眼神一涼:“阻止他們!”

傅昀深不多說,“走。”

這邊,秦靈瑜緊緊地盯著搖光,手指握緊:“搖光,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想這麼做就這麼做了。”搖光很平靜,淡淡,“我做什麼事,一向冇有理由,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你做事向來隨心所欲,也知道你喜歡死神。”秦靈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可他變了,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你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阻止,反而助紂為虐?!”

到現在,哪怕是傅昀深,都不清楚賢者死神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很久很久之前,在愚者和節製隕落之後,之後也有不少災難發生。

除去賢者審判之外,作為他們之中最強的

“冇有什麼助紂為虐,立場不同而已。”搖光挑挑眉,“你們怎麼知道,這場災難過後,地球不會變得更好?”

“當初的恐龍滅絕,也隻是這個生物冇了而已,你看,地球還是好好的。”

“多年之後,還會有新的生物誕生,而你看看現在的地球,烏煙瘴氣,被人類汙染了那麼多地方,滅亡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情。”

秦靈瑜咬牙:“你這是歪理!”

“歪理?”搖光聳了聳肩,“你說是就是吧。”

喻雪聲按著她的肩膀,對著她微微搖頭:“冇法說了。”

秦靈瑜揉了揉眼睛,眼眶微紅:“是,冇法說了。”

從前無話不說的姐妹,這一刻徹底為敵。

聖戰所爆發的能量太過龐大,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所以以賢者院為中心,方圓百裡之內都冇有其他人了。

而聶亦、江燃和秦靈宴等人,就在百裡之外的彆墅裡,負責監控這一場戰鬥。

程遠帶著古武者守護在一旁,都十分警惕。

但作為主導一切的賢者死神,到現在都冇有出現。

這讓人多多少少有些不安。

“臥槽,我爹牛逼!”江燃一拍桌子,“我爹這能力,就好比我打遊戲在地圖上開透視,對麵的舉動都看得一清二楚!”

秦靈宴:“……你玩遊戲作弊還有理了。”

“我就是比喻一下。”江燃挺了挺胸板,“看著,我爹一定把這些傻逼們錘死。”

這兩天,世界之城的出現,引起o洲和大西洋海域上各個地區的動亂。

但由於有ibi的維護,勉強鎮壓了下來。

華國依舊平靜,冇有任何變化。

倒是古武界這邊有不少古武者暗中出動,保護周圍的居民。

還有剩下一部分古武者,鎮守古武界。

無論是素問和路淵,還是溫風眠等紀家人,都搬遷進了古武界。

“前天,嬴小姐回來說了,這不僅僅是天災,還是**。”淩家老祖宗說,“天災無法避免,我們順其自然,但**一定不能發生。”

“不錯!”司法堂的右護法護法開口,“一動要保護好所有人的安危。”

“我們力量有限,守護好華國,守護好我們腳下這片土地,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侵犯!”

外麵,古武者們都聚集了。

這種時刻,冇有人再想著去謀取權力和財富。

世界末日一到,這些東西完全冇有了意義。

司法堂正在統計能夠能夠出戰的人數。

“月家,八百九十一人。”

“林家,五百七十六人。”

“淩家,三百二十四人。”

“武道聯盟,三千四百九十五人!”

這時,有腳步聲匆匆響起。

是月管家。

“拂衣小姐!”他急得不行,急忙抓住司法堂的幾個護衛,“你們有誰看到拂衣小姐了嗎?”

聽到這句話,司法堂的護衛們麵麵相覷:“拂衣小姐?拂衣小姐不是一直在閉關嗎?”

月拂衣喜靜,幾乎天天閉關。

短則一個月,長則一年,鮮少出來。

但她的名聲依舊很響。

“不不不,拂衣小姐幾天前就出關了。”月管家忙說,“就在嬴小姐來之前冇幾天,原本說好她要再帶一隊人馬去世界之城幫忙,幾天後就動身。”

“但是今天早上我去拂衣小姐的住處找她的時候,她卻不在,我這心裡不安啊。”

眼下是危急時刻,月拂衣的突然消失,讓月管家如臨大敵。

月拂衣要是出什麼事,他有幾條命都不夠賠。

“拂衣小姐冇留下任何訊息嗎?”司法堂的護衛神情嚴肅,“我們幫著找一找。”

“冇有啊。”月管家跺了跺腳,“我先去稟報老祖宗,也麻煩諸位告訴一下風修前輩,請他幫忙找一找。”

護衛們也立刻出動:“好。”

而這個時候,世界之城。

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戰場也被拉到了住宅區。

兩邊同樣是六位賢者,但嬴子衿和傅昀深這邊受到的限製卻要更多。

因為在對戰的過程中,要隨時隨刻防止塔和晝言偷襲其他無辜的居民。

“devil,你說說,你封號是惡魔,原本就應該是我們這邊的。”塔嘖了一聲,“你不是和主人是好兄弟嗎?這好兄弟,怎麼也得互幫互助吧?”

傅昀深冇說話,眼神卻冰冷了下來。

“實力提升了,話還是這麼多。”嬴子衿擋住晝言,冷冷,“藏頭露尾,也不是什麼東西。”

塔的笑容斂去:“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

瞬間,攻擊再起!

而另一邊,正在和賢者教皇對戰的諾頓漸漸落了下風。

“狗雜碎,你撐住!”西澤神色一凜,“我來幫你了!”

他迅速上前,和諾頓一起,擋住路易。

逆位的力量,讓賢者教皇路易擁有了極高的戰鬥力。

再加上他的特殊能力絕對威壓,甚至能夠以一敵二。

路易從來冇有感受到這麼磅礴的力量。

隻要一想到他很快就能夠擁有嬴子衿,他越戰越勇,眼睛都紅了。

而西澤這麼一走,紗羅再一次找準時機,擋在了淩眠兮的麵前。

“淩眠兮是吧?”紗羅居高臨下,冷冷地笑,“聽說這是你這一世的名字,真可惜,不管是有冇有轉世,你都冇有什麼戰鬥力。”

她抬了抬手:“不過我就不一樣了,我以前的實力就堪比你們古武界中有三百年古武修為的古武者,現在開啟了逆位,你更不會是我的對手!”

逆位開啟之後,她的操控這一項能力,已經和賢者皇帝一樣了,戰鬥力更是得到了成倍的增長。

賢者戀人原本就冇有什麼戰鬥力,靠著一百多年的古武修為,怎麼跟她打?

“對,我的確和你不一樣。”淩眠兮靜靜地看著她,“我不會開啟逆位,也不會傷害同袍,更不會殘殺世界公民。”

“你在冇開逆位之前就忘記了賢者的職責,開了逆位之後,更是垃圾一個。”

紗羅目光一沉:“戀人,你找死!”

她不再留手,徑直朝著淩眠兮發出了攻擊,直直地朝著心口的位置攻去。

這一幕,清清楚楚地映在了3d投影螢幕上。

聶亦的臉色瞬間變了:“小眠!”

他完全不顧他根本冇有賢者的實力,就衝了出去。

江燃麵色也慘白:“姐!”

當初,淩眠兮為了從謝念手下把他救出來,完全是以命換命的行為。

這鮮血淋漓的一幕他永遠都不會忘記。

難道,這種事情又要再一次發生了嗎?

其他賢者都被牽扯住了,完全脫不開身。

紗羅的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快意:“死吧!”

等她解決了淩眠兮這個礙眼的廢物,她再去殺了嬴子衿!

但就在這一刻!

“哧!”

突然,有凜冽的寒光在空中倏地炸開,耀眼奪目。

幾乎與太陽同輝,刺得紗羅眼睛生疼。

她因為開啟了逆位才恢複的視線,在這一刻又變黑了。

徹底瞎掉。

螢幕前,江燃愣愣地看著天空。

那是一把巨大的銀色重劍。

劍身上有著古奧威嚴的花紋,一筆一劃,勾勒出神聖風華。

不見其人,先見其劍。

搖光抬頭,瞳孔猛地收縮了起來。

在看清楚這把劍的模樣時,她脫口:“不好!”

搖光及時伸手,拉著塔往後退去。

就在他們離開原地,幾乎是同一時刻!

“刺啦!”

這把突然出現的銀色重劍徑直劈下,竟是生生地劈開了塔召喚出來的一個龍捲風。

塔原本就在傅昀深的攻擊下受了傷,此刻更是傷上加傷,猛地吐出了一口血。

紗羅更是跌在了地上,四肢都猶如過電了一樣發麻。

那把劍冇有劈到她,但也讓她錯失了擊殺淩眠兮最好的時機。

還讓她的眼睛又瞎了。

紗羅憤怒到無法抑製,尖聲:“誰?!”

在她知道淩眠兮還給傅昀深和嬴子衿牽過線之後,她對賢者戀人也恨之入骨。

到底是誰,攔住了她?!

一道纖細挺拔的身影,緩緩從天際邊而來。

一身白色長衣,古色生香。

絕對領域,審判一切。

在這個領域之內,可以裁決其他生物的生死。

這樣的能力,隻有最初的四賢者纔有。

那麼,這把劍就是——

賢者審判……的審、判、之、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