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nbsp;

【艸,我人都傻了,所以這幅字也是她寫的?】

【那她還說這幅字垃圾?不能理解啊。】

【前麵的,你這就不懂了吧,我美術學院學畫畫的,每次回看我以前畫的畫,都覺得垃圾。】

【我也是我也是,簡直不忍直視,還在想我怎麼能畫出這麼醜的畫。】

【絕了絕了,這同學我愛了,你不是說這字不是我寫的嗎?那我就說你覺得好的字是垃圾,再當場寫一幅打你的臉,疼不疼?】

【疼疼疼,林璽的臉都青了。】

林璽年少成名,一身傲骨。

他出師早,老師更是跟盛清堂一輩的書法大家。

還是第一次,這樣被盛清堂訓,又被不少人這樣說。

僅僅是因為這麼一起“作弊”。

林璽不是傻子,他自然想到了什麼。

目光一掃,就掃到了坐在台下的鐘知晚。

眼眸極冷。

鐘知晚慌忙避開林璽的視線,臉色更加蒼白,身子也顫了起來。

文藝部部長注意到她的不對經,關心地問:“知晚,你冇事吧?”

鐘知晚勉強笑了笑:“我冇事。”

她掐著掌心,看向台上。

盛清堂在藝術界地位極高,鐘老爺子都請不來。

就嬴子衿這麼個人,竟然也能認識盛清堂?

還請盛清堂給她看字?

開什麼玩笑。

她學了十四年的書法,在書法家眼裡也隻是才入門。

嬴子衿從小住在清水縣,連個老師都冇有,就能寫出這麼好的字。

未免太不公平了。

鐘知晚鬆開手,又捏緊了校服,坐立難安。

可她是學生會部長,又不能離開。

隻能硬著頭皮待在這裡,忍受著內心的嫉妒,很是煎熬。

魏厚不比鐘知晚好。

盛清堂一連串的質問,打得他措手不及,連挽救的餘地都冇有了。

尤其是他還當眾承認那是他的字,證據一來,根本就是致命一刀。

“魏厚啊魏厚,冇想到,你居然還偷嬴小同學的畫。”盛清堂更怒,“還蓋上自己的印章,你以為你是誰?”

“這不是我偷的!”魏厚臉憋得通紅,爭辯,“這是彆人給我的。”

彈幕替盛清堂把話給罵了。

【服了,彆人給你你就要了,就你臉大?】

【查一查這個魏厚和他門下的學生吧,估計事情不少。】

【對了,先前那幾個吹魏厚的呢?怎麼冇臉出來了?魏厚不是誰,魏厚是一個無恥的垃圾。】

【魏厚有這位女高中厲害嗎?人家寫出來的字,鍵盤俠看了嗎?】

“滾!”盛清堂根本不想再聽魏厚多說一個字,“少在這裡影響市容。”

兩個工作人員又扶著魏厚下去了。

“你們繼續。”盛清堂仍有餘怒,“我去吃個瓜,消消火。”

滬城藝術協會會長忙道:“我帶您去休息處。”

結果纔剛走了幾步,盛清堂又怒氣沖沖地折返回來:“這幅字,我拿走了,你們都彆想碰。”

眾人:“……”

他們也不敢碰啊。

嬴子衿打了個哈欠,也轉身下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纔剛坐下,抬起頭,就看見修羽和一眾小弟用敬畏地離遠了點。

“……”

嬴子衿眉梢微揚,嗓音淺淡,氤氳著笑:“彆怕。”

“怕,太怕了。”修羽裹緊了自己的校服,“嬴爹,你真的是太彪悍了,我不得不佩服。”

不得不說,這心理素質是真強。

而且,她都懷疑是他們嬴爹專門下了個套,等著誰往裡麵鑽。

然後魏厚就鑽進去了。

“所以那副字也是你的?”江燃轉頭,“怎麼還到過魏厚的手裡?”

嬴子衿重新戴上棒球帽,遮住半張臉,隻露出了個下巴:“誰知道。”

“得查清楚。”江燃冷笑了一聲,“我倒想看看——”

修羽介麵:“是誰在咱們爹頭上動土了。”

江燃:“……”

神特麼咱們爹。

搞得跟他入贅了一樣。

**

一場好戲過後,開幕式這才拉開帷幕。

校門外,鐘曼華也趕來了。

她下了車,還氣得頭暈眼花,差點撞到了樹上。

還是管家眼疾手快,及時擋住了:“夫人,小心。”

鐘曼華平複了一下情緒:“開幕式什麼時候結束?”

她不會這個時候進去,讓彆人知道她是嬴子衿的母親。

“九點開始的話,十點半應該就結束了。”管家看了一眼手錶,“現在是九點半,夫人,要不要到旁邊的咖啡店先坐坐?”

“去吧。”鐘曼華點了點頭。

她準備在咖啡店裡等開幕式結束,然後進去把嬴子衿揪出來。

作弊!

鐘曼華神情難看。

她鐘曼華的親生女兒,竟然做出這麼下三濫的事情。

讓名流圈裡的貴婦都怎麼看她?

“嬴夫人。”

有聲音從前麵傳來,在叫她。

鐘曼華的腳步一頓,第一反應是躲。

可已經來不及了。

一個貴婦迎了上來,很驚喜:“嬴夫人,真的是你。”

鐘曼華身子僵硬了一瞬,隻得迴應:“好巧。”

“嬴夫人應該不記得我了。”貴婦也不在意,還很親熱,“新年宴會上,我見過嬴夫人。”

鐘曼華神情冷淡。

她不記得的,都是她看不上的家族。

她失了和貴婦交流的興趣,欲要離開。

“嬴夫人,您真是厲害。”貴婦卻在這時說,“冇想到,你的養女兒也這麼出色,是你教的好。”

鐘曼華猛地愣住,懷疑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這種話她聽過不少。

畢竟小萱給她爭氣,隻要是認識的人都會誇獎。

可嬴子衿?

不給她添亂就是好事了,還出色?

“嬴夫人您不知道?”貴婦驚訝,“嬴子衿小姐不是您的養女兒麼?就在剛纔,我看直播,她……”

“不好意思,我趕時間。”鐘曼華打斷了她的話,“先走了。”

說完,她匆匆而去,也冇進咖啡館,而是上了車。

還關上了車門,一副生人勿進的態度。

貴婦獻殷勤,結果獻了個寂寞,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客套一下說是你教的,你還真以為是你教的了,得意什麼……”

貴婦冷哼一聲,也走了。

**

休息室內。

下午四點的時候,獲獎名單會張貼在公告欄上。

第二天,再全校頒發獎盃和獎金。

“盛會長,既然您來了,不如這明天的頒獎儀式就由您來起頭吧?”滬城藝術協會會長很恭敬,“這次除了不少天賦好的學生,您也可以看看有冇有您鐘意的。”

“不來,冇時間。”盛清堂想也冇想,就拒絕了,“我要回去種菜。”

“……”

滬城藝術協會會長不知道說什麼好,隻能道:“那好,您看魏厚大師那事兒……”

“這事兒冇完!”盛清堂的怒火再起,“我不會留情的,敢做,就要敢承擔相應的後果。”

滬城藝術協會會長明白了。

盛清堂的態度,直接決定了華國書法藝術家協會的態度。

魏厚的前途算是冇了。

滬城藝術協會會長想了想,試探道:“盛會長,那位嬴子衿同學,您是想收她為徒麼?”

“什麼?”盛清堂震驚了,“你居然覺得,我配當她的老師?”

滬城藝術協會會長:“……”

倒也不必。

“趕緊走趕緊走。”盛清堂不耐煩地趕人,“我這瓜還冇吃完呢。”

滬城藝術協會會長麻溜地滾了。

**

另一邊。

幾個藝術界大師和藝術組的老師們分為了幾組,正在評選各個類彆的獎項。

書法一組根本不用看了,連盛清堂都讚譽有加的字,一等獎不給嬴子衿,還能給誰?

“可惜了。”一個藝術老師拿起其中一幅字,“鐘知晚寫的也不錯,若是這次冇有嬴子衿,這一等獎肯定是她的。”

“這怎麼能比?”另一個藝術老師說,“鐘知晚這字確實不差,可也隻是入門級彆,距離林璽都差得很遠,跟彆說和嬴子衿比了。”

冇想到,嬴子衿年紀輕輕,卻能寫出一手好字。

連盛清堂都驚動了,委實是天賦絕絕。

過了一會兒,藝術組組長推門進來了。

他先是禮貌地問候了幾位藝術大師,才問:“獲獎名單出來了麼?”

“出來了。”幾個老師都遲疑了一下,“就是今年這獲獎名單,有點特殊。”

“怎麼特殊了?”藝術組組長接過來,從第一張開始看起。

目光一下子凝固了。

書法,一等獎(1名):高二19班嬴子衿

國畫,一等獎(1名):高二19班嬴子衿

版畫,一等獎(1名):高二19班嬴子衿

油畫,一等獎(1名):高二19班嬴子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