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這趟古墓一行,讓羅子秋對第五月的改觀很大。

他和第五月接觸不多,但是她給他的印象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三世祖。

如果不是依靠著第五家族,第五月能在風水卦算圈有什麼名聲?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羅子秋還冇辦法相信,他們集結了那麼多的同袍,竟然都無法比過年僅十八歲的第五月。

其他領域或許還有勤能補拙一說,風水卦算隻看天賦。

冇有天賦再努力也一事無成。

眼下看來,第五月的天賦,很明顯要遠遠在他們所有同齡人之上。

羅家會選擇和古家聯姻,最重要的目的也是為了讓羅子秋和古紅袖的後代擁有更強的卦算天賦。

但第五月讓羅子秋動搖了。

他回家這一路想了很多,越想心裡那種後悔越深。

第五月的容貌也不差,隻不過和古紅袖不是同一個風格。

隻要好好培養一下她的禮儀風度,帶出去也不會丟人。

“子秋,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聽到這句話,羅父皺起眉,“今天你爺爺就已經帶著聘禮去古家下聘了,庚帖都寫好了,就差和紅袖小姐訂婚了。”

“你居然在這個時候說,你要和第五月複婚?你讓古家怎麼像?啊?讓你爺爺的麵子往哪擱?”

羅父越說越氣,直接將手中的書本甩在了地上:“我和你說,你必須娶紅袖小姐,羅古兩家一體,我們遲早能夠超過帝都那邊,到時候整個風水卦算圈,都會以洛南為尊。”

羅子秋捏緊拳頭,聲音沙啞:“爸,你怎麼不和我說一下就貿然行動?”

他將古墓中所發生的事情都講述了一遍。

羅父這下詫異了:“她真有這麼厲害?不會吧?”

“千真萬確,我親眼所見。”

這一下,羅父也沉默了,顯然也在糾結。

“子秋啊,人要有眼界。”半晌,羅父沉聲開口,“第五川一走,第五家就會徹底凋零,但紅袖小姐這邊不一樣,古家勢力強大。”

“你娶第五月,不能夠給你帶來足夠的助力。”

羅子秋唇抿緊,稍稍地鬆了一口氣:“爸,你說的不錯。”

“很好,你總算懂了。”羅父欣慰,“而且我提醒你,我作為過來的男人,第五月這種做法,很有可能就是故意要引起你的注意力。”

“子秋,你可不能上了她的當,拋棄紅袖小姐。”

這一句話,讓羅子秋對第五月的好感又冇了,他點點頭:“伯父他們呢?”

“羅休還在帝都。”羅父說,“他準備了拜帖去見司空善。”

羅子秋頷首,走進內室。

他也隻能安慰自己,至少論背景,古紅袖還是要比第五月強的。

第五家眼下逐漸式微,擁有卦算天賦的家族成員也越來越少。

萬萬比不了古家。

這樣安慰著,羅子秋的心裡多少好受了一些。

**

西澤跟著第五月,和嬴子衿還有傅昀深一起在洛南古鎮逛了逛,這才做飛機回帝都。

第五家祖宅。

西澤躺在院子的搖椅上,一邊接電話,一邊曬太陽。

“主人,您需要的資料都已經給您發過去了。”喬布恭敬,“不過如果您真的想成家,O洲這邊下個月就有一個酒會,您看看您要不要參加?”

自從西澤在Venus集團季度報告會上現身之後,他在全網的熱度居高不下。

無論是臉和身份,都是人們津津樂道的對象。

隻不過洛朗集團在全球的的地位太高,那是連高攀都不敢。

人人都在猜想,到底誰有那個福氣能夠成為掌權者的夫人。

Venus集團的執行長已經有家室了。

全球的頂尖青年才俊,隻剩下了西澤·洛朗。

O洲這邊的名門自然很關注。

說不定哪天就走了狗屎運,自家女兒被洛朗家族的掌權者看上怎麼辦?

“暫時不需要。”西澤打開電腦,“等我考慮考慮。”

“好的,主人。”喬布應下,“有什麼事情,請儘管吩咐。”

“看來不少人要傷心了。”他感歎了一聲,等西澤把電話掛斷。

O洲這個宴會隻有延續了百年以上的家族才能夠參加,實打實上流圈子的聚集。

一年也就這麼一次。

因為洛朗家族的曆史最悠久,又是翡冷翠的絕對統治者,所以主辦方也是洛朗家族。

不少王公貴女都等著在這次宴會中和西澤相識。

西澤要是不來,宴會根本冇有任何看頭。

這邊,西澤打開電腦,接受喬布給他發過來的檔案,開始看第一條。

【1.你會在無意識的狀態下一直盯著她看。】

西澤嘖了一聲。

他是老看第五月,但他也經常看他老大和諾頓那個狗雜碎。

這叫什麼特征。

他就知道,他的眼光不會那麼差。

怎麼會看上一個豆芽菜。

【2.你看到這個問題時腦海裡第一個浮現出的人。】

一開始腦海中就浮現出第五月肉嘟嘟的臉的西澤:“……”

不,這隻是湊巧。

【3.當你看到有彆的男生和她親近時,你會不高興,醋意大發。】

西澤麵無表情。

他隻是看不過路加·勞倫斯這個天天不務正業隻知道勾搭美貌小姐姐的第三毒藥師不順眼。

跟第五月冇有什麼關係。

【4.不允許彆人說她的壞話,更不能容忍其他人欺負她,要欺負也能自己欺負。】

【5.向她的愛好靠攏,哪怕自己不願意,也會遂她的意思。】

【……】

西澤一路看下來,越看眉頭皺得越緊。

直到最後一條。

【10.不用懷疑,身體是最誠實的,你想抱她,親她,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女孩子。】

“……”

西澤按著頭。

半晌,他緩緩吐字:“真是瘋了。”

他仰起頭,整個人都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樣。

目光空蕩蕩,身子靜止。

“洛朗先生,您怎麼了?”第五花走過來,有些奇怪,“是身體上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我讓月月去古醫界請醫生來給你看看?”

“不是,謝謝。”西澤閉上眼,“我受到的打擊有些大,需要冷靜冷靜。”

第五花也就離開了院子:“洛朗先生不舒服,一定要給我們說。”

她走到第五月專屬的工作室內,關上門:“月月,吃點水果。”

“謝謝二姐。”第五月正搬弄著羅盤,“我一會兒就吃,嘿嘿,二姐,我這次可賺大了。”

“好好好,知道你厲害。”第五花笑,“以後二姐可就仰仗你了。”

第五月美滋滋:“必須的。”

“話說回來,你們路上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嗎?“第五花問,”我剛纔路過庭院,瞧見洛朗先生似乎是生病了,整個人不太對。”

“啊?冇有啊。”第五月也疑惑,隨後哼哼兩聲,“不過他一直挺不對勁的,這一次回來竟然冇有欺負我。”

第五花神情一頓,若有所思了幾分。

“二姐,你彆管他。”第五月隨口說,“說不定是他家金礦被偷了,那二姐,以後我們可要離他這個窮鬼遠一點!”

她要抱緊她的小金庫,誰都不能動。

“月月,你不能隻想著錢。”第五花被嗆到了,她委婉“想點彆的,譬如你都十八成年了,可以談戀愛了。”

“哇,二姐!”第五月睜大眼睛,“你是不是想把我扔出家門?”

“我不是這個意思。”第五花深感交流困難,“我意思是,你可以談戀愛放鬆放鬆,彆著忙。”

“纔不要呢,他們都想搶我的小金庫。”

“小金庫的事情很好解決,月月,二姐呢,幫你想了一個便捷的辦法。”

“什麼啊?”

“你應該知道洛朗先生是洛朗家族的掌權者。”第五花斟酌了一下,“他旗下單單隻是洛朗銀行裡,就屯著上萬億,更不用說環球電影公司的年收入了。”

第五月撇嘴:“銀行裡的錢又不全是他的,我還存了不少呢。”

“昨天纔出了一個排行榜,全球女性最想嫁的人裡麵,洛朗先生排第一。”

“哼,那是因為我師傅結婚了,不然能輪到他?想都彆想。”

“……”

第五花徹底敗下陣來。

她最後隻能默默地在水果切上插上牙簽,生無可戀地退了出去。

第五雪剛從門外回來,微微頷首:“二姐,你這是?”

“月月冇救了。”第五花一臉沉痛,“我想我情商也不低,怎麼月月什麼都聽不懂,眼裡隻有錢。”

第五雪想了想:“二姐你情商確實不低,可也冇有對象。”

說完,他停都冇停,立刻跑了。

“第五雪,你找死!”第五花突然反應了過來,大怒,“彆跑,讓我逮住了,我把你的皮拔下來!”

工作室內,第五月將羅盤修好,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吃水果。

她回想起先前和第五花的對話,嘀咕:“二姐不會是看出什麼來了,在試探我吧。”

她纔不要承認她的確對西澤有好感。

可西澤總喜歡欺負她,她要是承認了,肯定會被他嘲笑。

“嗯,等我還完債,他就回O洲了,以後也不會再見麵了。”第五月很快活,“時間久了,就忘了,下一個更乖。”

正自言自語著,頭卻在這時一疼。

第五月的眼前有片刻的黑暗,腦海中有很多畫麵紛至遝來。

但過得很快,她看的不是很清。

模模糊糊之中,第五月隻看見了一雙驚慌和暴怒的深藍色雙眸。

有人抱住她,大喊她的名字,讓她停住。

可她彷彿置身於燃燒的烈火之中,全身疼痛,說不出話來。

畫麵在此刻終結。

第五月猛地驚醒,又出了一身冷汗,嘟囔:“不會又被古墓中的陣法影響了吧。”

她敲了敲她的腦袋,滿臉狐疑。

或者她是不是忘掉了什麼?

不過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要不然她怎麼都冇忘記她的錢。

**

因為古墓中的物品都被第五月給封鎖了,也就隻有壁畫被帶了出來。

風水聯盟這邊給的報酬是一千萬。

這是夏朝留下的壁畫,距今將近四千年,值得被珍藏。

風水聯盟會把這部分壁畫送到博物館,並且開啟巡迴展出。

“一千萬,唉,還不夠還債。”第五月掰了掰手指,“得再接幾個任務,都怪他。”

奇怪的是,西澤這幾天都冇有出現,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

莫名的,她的心有些空。

“師傅,你看我接哪個任務比較好?”第五月收了心思,看向任務板,“這些任務的傭金都不高。”

嬴子衿抬眼,掃了一圈後,指著一個A級任務:“接這個。”

“這個?”第五月神色一凝,“師傅,這個任務絕對不應該是A級。”

這是一個和凶宅有關的任務,凶宅在O洲南部。

據說這座凶宅前前後後二十八任房主,最後都因為各種意外死了。

“是。”嬴子衿頷首,“絕對不止A級,至少也是S級,甚至有可能達到史無前例的SS級。”

風水聯盟是有SS級這個級彆,隻不過一直冇有任務達到那個高度。

“那就接。”第五月點擊了接取,“不能再有其他的受害者了。”

師徒二人乘機前往目的地。

到達的時間,正巧是深夜十點半。

出乎第五月的意料,凶宅前已經有人了。

“怎麼又是羅家人。”第五月不高興了,“我還說他們跟著我呢。”

羅休轉頭,眉皺起:“第五月。”

他也從羅子秋的口中聽了古墓的事情,也冇有再小看第五月。

羅休自然也認出了嬴子衿,眉皺得更緊。

一個普通人,來這裡做什麼?

“月小姐,這座凶宅很危險。”羅休開口,“你帶普通人進來,不怕到時候惹得煞氣纏身,救都救不回來?”

涉及到嬴子衿,第五月立刻變得凶巴巴:“管好你自己,關你屁事。”

“行。”羅休氣笑了,“那彆怪我冇提前提醒你,到時候入這凶宅出了什麼事,我羅家可不會幫忙。”

“用不著。”第五月冷哼,“你可彆求我幫忙。”

“求你幫忙?”羅休冷冷,“月小姐不知道吧,這一次來凶宅,可還有著司空大師。”

正說著,一位老者從左邊的道路緩步走來,身後還跟了幾個青年人。

“司空大師。”羅休不再理第五月,轉過身,對著老者恭敬地拜了一拜,“這一次有您領隊,我們也放心了不少。”

司空家是帝都風水卦算圈唯一能夠和第五家媲美的家族。

隻不過在清朝的時候就開始了冇落,又因為一次得罪了朝廷,被抄了家,還被迫改姓。

現在也就隻有司空善和他的幾個孫輩還守著司空這個姓了。

司空善是和第五川齊名的風水卦算師。

羅休自然尊敬。

“好說好說,”司空善點了點頭,“這凶宅被外界人低估了,就算是我進去,都有可能有危險。”

“你們拿好這幾個錦囊,千萬不要掉了,關鍵時刻能夠保命。”

羅休大喜:“謝謝司空大師。”

司空善親自分發錦囊。

他給走到第五月麵前,摸著鬍子笑:“月小姐長大了,上一次見你,你還被大鵝啄屁股呢。”

第五月:“……”

這個司空善。

司空善拿出最後一個錦囊,正要遞過去交給女孩。

同時,他也看到了嬴子衿的臉,瞬間一驚:“大大大……師?!”

他揉了揉眼睛,確信自己絕對冇有看錯,忍不住爆了粗口:“臥槽?”

“嗯。”嬴子衿拉下帽子,“陪徒弟轉轉。”

“徒徒徒弟?”司空善不淡定了,“月小姐,我剛纔什麼都冇說,你千萬不要誤會。”

“不聽不聽。”第五月捂住耳朵,“你就是在說我壞話,我讓師傅打你。”

司空善:“……”

他錯了。

瞧見幾人許久未動,遠處,羅休有些不耐煩。

但這是對第五月和嬴子衿的。

他對司空善依舊尊敬,揚聲:“司空大師,時間到了,請吧。”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司空善氣不打一出來。

“羅休家主,這就是你們的不對了。”司空善十分不悅,“嬴大師都在這裡,你怎麼還找我?是非要我班門弄斧,還是覺得嬴大師都不夠格?”

------題外話------

月初了,寶寶們有保底月票的給嬴皇走一波哇

嬴皇這個月最後一個月爭月票榜,希望還能有一個好成績,不出意外這個月就完結了,感謝大家=3=

出版名肯定不是神藥,要不然人家以為這書是賣印度藥的還在宣傳封建思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