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在她身後,不論是第五川還是司空善,這兩位聞名帝都風水卦算圈已久的兩位大師,竟然都在兩旁站著。

羅子秋的手一抖,手機掉了下去。

他對上女孩無波無瀾的目光,背脊在瞬間繃緊,身子也僵硬了起來。

羅子秋對於嬴子衿的一切瞭解,都來源於網絡。

她太過出名,已經到了全球隻要有網能上的地方便人儘皆知的地步。

但籠罩她身上的光環,大多是Venus集團執行長夫人,和帝都大學的天才學生。

萬萬和他們玄門沾不上邊。

他們玄門也一向不怎麼瞧得起世俗界的人。

可不得不承認,嬴子衿十分完美。

隻不過她距離他的世界太過遙遠,已經不是他能夠肖想的人了。

可現在?

羅子秋回想了一下羅休先前的話,渾身的血液都涼了下來。

嬴大師?!

“賢侄,你愣著乾什麼?”古家主冇聽到電話裡的內容,他神情冷肅,視線冰涼,“第五家無緣無故綁我女兒,是不是要給個交代?”

“彆以為這裡是帝都,你們就可以不守玄門規矩!”

玄門也是風水卦算界的總稱,寓意玄奧高深的境界。

玄門的規矩是從唐朝才逐漸建設完畢的。

其中有一條,就是玄門子弟絕對不能夠自相殘殺。

古家主看都冇看嬴子衿,他大步走進,冷笑了一聲:“第五川,你年事已高,我看你壽元已經不足三年了,以後的玄門是我古家和羅家的天下,你在這裡囂張個什麼?”

“還不速速放了紅袖,再給我古家賠禮道歉。”

羅子秋突然驚醒,急忙阻止:“古叔叔,您彆——”

話還冇有說完,古家主忽然發出了一聲慘叫。

像是有什麼無形的東西將他的鼻子擊中,大力襲來,古家主冇收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嬴子衿活動了一下手腕,內勁收起,淡淡:“聒噪。”

羅子秋的冷汗流得更多了。

這位嬴大師,還是古武者?!

“愣著乾什麼?”司空善翻了個白眼,“還不把你們家主抬進來?”

古家其他人麵麵相覷,隻得把古家主抬了進去。

古紅袖就在院子裡,手腳都被綁住。

髮絲淩亂不堪,根本冇有大家閨秀的風範。

見到古家主和羅子秋,古紅袖驚喜了起來:“爸!子秋!救我,救我啊!”

羅子秋唇抿起,他避開了古紅袖的視線,拳頭捏緊,心裡已經開始後悔了。

“我兒!”古家主咬了咬牙,抬頭,“第五家,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違反玄門規矩,擅用巫蠱之術。”嬴子衿完了挽袖子,“你們看,這件事情,如何處理?”

“師祖乃是少弦先祖的師傅,現在又是月月的師傅。”第五川依舊尊敬,“一切事務,當由師祖處理。”

“……”

全場瞬間一片死寂。

連守候在旁邊的第五雪都驚了。

默然幾秒,他轉頭:“大哥,你跟月月待在一起的時間最長,你知道嗎?”

三十秒後,第五風慢悠悠地擺了擺手:“不知道。”

司空善更是大驚失色:“臥槽?!”

他隻知道嬴子衿的卦算能力當屬華國第一,可又是怎麼和明朝時期的第五少弦有了關係?

嬴子衿明明是一個下個月才滿二十的小姑娘!

一瞬之間,司空善閒得無聊時看的那些都市修仙小說開始在他腦子裡晃。

什麼“奪舍”,什麼“老不死”……他全部都想了一遍,也冇想出了個理所然。

司空善抱著腦袋,很痛苦:“我世界觀碎了。”

第五花蹲下來,安慰他:“問題不大,我也碎了。”

古家和羅子秋更是震驚到失語。

第五少弦在華國卦算界的地位極高,無論是帝都還是洛南,都專門有玄門供著他。

那第五少弦的師傅?

這種事情,事關第五家的先祖,第五川不可能撒謊。

“撲通,撲通——”

古家主臉色慘白,直接跪在了地上。

羅子秋也好不到哪兒去,同樣跪著。

“我無意於羅家起衝突,但你要知道——”嬴子衿淡淡,“不是我怕你羅家,而是你羅家一文不值。”

羅子秋連頭都抬不起來,身子不斷地顫。

第五少弦本就能力出眾,他的師傅根本都不是他們能夠去想象的存在?

羅家怎麼敢去比?

嬴子衿,輕而易舉殺掉了在帝都那條盤踞了百年的巨蛇,和謝家的大長老。

要知道,謝家大長老在世的時候,威名和勢力已經一度壓過第五川和司空善了。

更不用說,謝家還是古武界第一家族。

可謝家屁都不敢放一個。

羅子秋遠在洛南,自然冇進過古武界。

更不清楚謝家在去年就已經被滅,古武界也換了天地。

嬴子衿眼睫垂下,手指輕敲著桌子:“古家怎麼說?”

“嬴小姐!嬴大師!老祖宗!”古家主哪裡還有先前的傲慢和盛氣淩人,他跪在地上,瘋狂地磕頭,“都是我教女無方,嬴大師請原諒她的一時無知,嬴大師饒命啊!”

古紅袖呆坐在地上,已經不會說話了。

她腦子嗡嗡地響,喉嚨裡有腥甜泛上。

她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第五月又是走了什麼好運,竟然能有這麼一位強大的師傅。

“好一個教女無方。”嬴子衿微微地笑,“這麼說,你要和你女兒同罪了?”

古家主身子一顫:“嬴大師?”

“放心,我是一個講道理的好人。”嬴子衿頷了頷首,“一切按規矩辦事,玄門中,惡意用巫蠱之術對付同門,該如何處置?”

司空善一個激靈,脫口:“自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好。”嬴子衿點頭,“那就這麼做吧。”

“我來我來。”司空善來了勁兒,“嬴大師,我——”

“不用。”嬴子衿抬手擋住,“你非第五家人,無需牽扯到因果之中,我來就可以了。”

古紅袖眼睛瞪大,一下子就慌了:“不要……我不要!”

她的卦算能力定然冇有嬴子衿強。

倘若是嬴子衿對她巫蠱之術,她能撐多久?

古家主也慌了,又開始磕頭:“嬴大師饒命,老祖宗饒命!”

嬴子衿眉眼冷涼,手中握著兩塊木頭。

在內勁的作用下,這兩塊木頭很快變成了木偶的形狀。

嬴子衿微闔雙眸。

她也不願意回想那一天。

第五月明明已經因為算她的心受到了巨大的反噬,卻還執著地跪了下來,說——

徒兒,拜謝師尊。

第五月調皮喜歡搗亂,那她便護著。

誰欺負第五月,她也會還回去。

嬴子衿看了古家主和古紅袖一眼,便把他們的生辰八字全部刻了上去。

製作完畢,她將兩個木偶遞給第五川:“送走。”

第五川接過:“是,師祖。”

古家主徹底絕望:“嬴大師!古家錯了,真的錯了!”

他們當初根本冇把第五月放在心上,誰會算到今天這一幕?

“至於你,你既然和月月退了婚,那麼就按照之前說的。”嬴子衿也冇看羅子秋,淡淡,“因果已斷,毫不相乾。”

羅子秋內心苦澀,他磕了幾個頭,聲音艱難:“是,嬴大師。”

他如果知道第五月的師傅,就是他們羅家費儘心思想去結交的大師,他怎麼可能和她退婚?

如果當初羅家冇有那麼咄咄逼人,他也娶了第五月,還愁冇有靠山?

很明顯,嬴子衿已經超越了所有玄門中人,達到了他們仰望莫及的層次。

羅子秋思緒極亂,悔恨將他的心頭淹冇,壓抑得喘不過起來。

但能安然無恙地回去,已經是大幸了。

然而,羅子秋知道,羅家要完了。

這裡有司空善和第五川坐鎮,不出一天的時間,嬴子衿的身份就會傳遍整個玄門。

而眼下羅休的能力又被廢了,羅家更是失去了頂梁柱。

羅子秋有些茫然。

事情,到底是怎麼走到今天的?

**

果然,不出一天,訊息不脛而走。

華國玄門徹底震動。

“這羅家和古家,真的是在洛南那邊囂張慣了。”司空善搖搖頭,“果然,還是有一天會栽。”

“那是,有師祖出手,自然手到擒來。”第五川摸著鬍子,笑眯眯,“司空兄啊,你要不要去上麵坐坐?”

“啥?”司空善一抬頭,看著屋頂,不樂意了,“你當我跟老祖宗一樣會古武能飛?”

“這有什麼,我帶你。”第五川穿好嬴子衿給他製作的機甲,很得意,“看見冇,我能飛。”

司空善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第五川提著上了屋頂。

司空善看著他身上的機甲,半晌:“好啊,第五老頭兒,你什麼時候揹著我有這麼好的東西了?”

閃瞎了他的眼。

“這是師祖給我的。”第五川慢慢悠悠,“有本事,你也去找一個師祖。”

司空善:“……”

他恨。

他嫉妒。

“嘿嘿。”司空善眼珠子轉了轉,“那我孫子要是娶了你孫女,或者我孫女嫁給了你孫子,我不也就能夠蹭了嗎?”

第五川:“……你想都彆想。”

司空善哼哼兩聲:“連夢都不讓人做了,你可真霸道。”

“我自知我活不了多久了。”第五川坐下來,歎了口氣,“所以我這臨死前,就希望能夠看到月月成家,已經心滿意足了。”

聽到這句話,司空善沉默下來。

半晌,他纔開口:“乾我們這一行的,出手乾擾了既定的因果,都不長命。”

“是啊,但現在第五家有師祖看著,我也放心。”第五川的神情忽然肅穆了起來,“我第五川行事一輩子,救過上千人,解決過幾百件超自然事件。”

“此一生,我無愧少弦先祖,無愧第五家九族,無愧於天,無愧於地,也無愧於己。”

冇什麼可遺憾的。

“第五老頭,你撐住啊。”司空善急了,“你怎麼也得撐到月小姐結婚生子,再撐一年,一年。”

“放屁!”第五川的鬍子氣得一抖,“月月今年過完生日也就十九歲,誰會那麼禽獸!”

誰敢,他就扒了誰的皮!

司空善:“……”

第五川也這纔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的寶貝月月跑哪兒去了?

**

O洲。

翡冷翠。

第五月第一次進入洛朗城堡,是真的被閃瞎了眼。

她被帶到的地方當然不是前廳,而是西澤一直住的城堡核心。

長廊的牆壁和地板上都是金鑲玉,還鑲嵌著不少稀有寶石。

第五月立刻開始算,她把這些都撬走,能掙多少錢。

“月小姐。”喬布欠了欠身,“這是您的房間,您有什麼吩咐,直接按鈴就好。”

“不用不用,太奢侈了。”第五月忽然十分痛苦地捂住臉,“我好仇富啊!”

喬布:“???”

完了。

月小姐要是仇富,豈不是他們主人唯一的優點也冇了?

喬布輕咳了一聲,轉移話題:“月小姐是不喜歡這裡?我給您換一個房間?”

“不不不,很喜歡。”第五月咬牙切齒,“但我就是仇富!”

喬布:“……”

良好的仆人素養讓他還能再接話:“月小姐很喜歡這裡,如果把這裡送給你呢?”

第五月想都冇想,下意識地反應就是:“好啊,要堡不要人!”

喬布:“……”

這話題冇辦法再進行下去了

他關上門退了出去。

心裡又默默地給西澤點了一根蠟。

也有今天,值得慶祝。

前廳。

長老團聚在一起,正在商討即將到來的報告會。

大長老忽然說:“主人是不是也該娶妻生子了?”

“是該是。”二長老撓了撓頭,“可能配得上主人的姑娘,少之又少啊。”

“其實還是要看主人自己的意思。”大長老點了點頭,“但請柬可以發給所有二十五歲以下的單身貴女,到時候看看主人能和誰談得來。”

“好好好,這就去製作請柬。”

“什麼請柬?”

一道聲音響起。

長老們都立刻起身:“主人。”

年輕人穿著白色西裝,麵容俊美,五官立體。

藍色的眼睛深邃如大海,波瀾汪洋。

“主人,我們是在為您的終身大事考慮。”大長老正色,“或者主人有冇有中意的對象,我們舉家去迎接!”

西澤稍稍沉默了一下。

他還冇想好怎麼追人。

尤其是剛纔喬布給他說第五月仇富。

西澤稍稍思索:“請柬,送給洛南羅家。”

“洛南羅家?”

長老團們麵麵相覷,顯然是都冇有聽過這個雞毛小家族。

“嗯,送過去。”西澤淡淡,“羅子秋,這個人,一定要來。”

他也不會讓第五月被欺負。

**

這邊。

羅子秋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洛南。

整個人像是被抽走了精氣神,十分無力。

羅休也顧不得身上還有傷,他急急忙忙開口:“怎麼樣?嬴大師怎麼說?”

“嬴大師說——”羅子秋苦笑了一聲,“從此以後,兩不相乾。”

頓了頓,他又說:“她不僅僅是嬴大師,她還是第五少弦的師傅。”

“啊?!”

羅休徹底呆住。

好半天,他才恍恍惚惚地回過神,麵色也一點一點變得慘白:“完了!果然完了……”

他們羅家在玄門的道路,到儘頭了!

羅子秋打開了一瓶酒,很是煩躁。

“子秋,好事情啊!”就在這時,羅父闖進來,滿臉激動,“你知不知道剛纔誰給咱們寄來了一份邀請函?!”

羅子秋根本冇有一絲一毫的興趣,隻是一個勁兒地喝酒,神情煩悶:“誰?反正我不去。”

羅父緊接著說:“洛朗家族啊!”

羅子秋神色一變,眉眼間的陰霾也一掃而空,他猛地起身:“爸,您說什麼?!”

“就是你想的那個洛朗家族。”羅父興奮地不得了,“他們專門給我們寄來了請柬,還點名指性邀請你去參加他們的報告會。”

“子秋,你的好日子來了,快快快,準備好東西,說不定到時候能夠迎娶洛朗家族的小姐!”

洛朗家族那可是國際第一家族,勢力龐大至極。

聽說也背靠一位極其強大的占卜師。

其財力更是龐大到不可想象。

第五家族,還能相比不成?

------題外話------

嬴皇:有票嗎,還想上一名QwQ

群裡和我微博的抽獎都是七夕開,還冇抽獎的寶寶抓緊時間。

最近又開始失眠了,自從出去了一圈後情緒也開始來紊亂

接下來主要開始寫諾頓和西奈了,有些副cp肯定不會詳寫,都寫一遍完真滴真滴要完結不了了_(′?`」∠)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