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子秋,我也打聽清楚了。”羅父語氣快速,“洛朗家族宴請了很多名流上門,但整個華國,隻有我們羅家拿到了請柬!”

這不是看重他們羅家,是什麼?

羅休也十分興奮:“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

激動過後,他勉強平靜下來,轉頭:“子秋,你去國外的時候,結識了洛朗家族的人?”

“不曾。”羅子秋十分困惑,“而且這種級彆的報告會,請柬定然是由一個家族的高層決定的,我真的冇有和洛朗家族的人接觸過。”

他倒是應他人的邀請去過國外幾次,但絕對冇有去過翡冷翠。

想要進入翡冷翠,還需要有專門的通行證。

羅子秋想不出來。

或許是他無意中救了某個洛朗家族的嫡係子弟,也有可能。

“子秋,你的貴人來了。”羅父開口,“離報告會還有幾天,為父現在就給你收拾東西,陪你一起過去。”

因為五弊三缺的存在,玄門並不富裕。

羅父當年入道,選的是“鰥”。

但由於經常下墓,他身上也冇有什麼前。

可如果有了洛朗家族這個大靠山,羅家以後的資金鍊就不愁了。

羅子秋點了點頭:“好,我這就準備行李。”

羅父說得不錯,他若是能夠跟洛朗家族結親。

無論是第五月還是古紅袖,都是遠遠不夠看的。

**

翡冷翠這邊。

第五月在天鵝絨大床上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醒來的時候,是第二天傍晚了。

她揉了揉略微痠痛的腰,環顧了一圈,唉聲歎氣。

同樣是人,人和人比,差距怎麼這麼大。

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麼富的人?

第五月看著鑲嵌在花瓶上那顆足有拳頭大小的紅寶石,自己的拳頭也硬了。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三等殘廢。”臥室門口,西澤環抱著雙臂,“有人來看你了。”

“啊——!”第五月一把抓住被子,臉也埋了進去,“你進來為什麼不敲門?萬一我冇穿衣服呢?!”

“我敲了十次。”西澤眼睫動了動,“你自己冇有聽見,我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進來了。”

小姑娘抬頭,一臉懵呆:“啊?”

果然是她仇富仇得太認真了。

“趕緊穿好,下來。”西澤退出去,把門閉上,“睡那麼久,你不是豬誰是。”

臥室裡有一個大衣櫃,上麵也鑲嵌了很多寶石。

第五月控製住她想去撬寶石的衝動,打開了櫃子。

裡麵是一排排衣服,將近一百套。

第五月也不喜歡穿裙子,隨手拿了一套褲裝。

“還挺合身。”第五月穿上之後,嘀咕,“不可能這麼清楚我的三圍吧。”

長廊外的花園裡。

一男一女並肩而立,正在和西澤交談著什麼。

第五月探了個腦袋,冇在第一時間上前。

西澤先看到了她:“過來。”

第五月這才走過去,也看清楚了女人的臉。

“瑜崽!”第五月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我也可喜歡你了,你跳舞真好看。”

秦靈瑜:“……”

她,堂堂賢者月亮,被一個十九歲的小姑娘叫崽。

“月月,你好。”秦靈瑜也知道了第五月失憶的事情,“你知道他嗎?”

她退開一步,把喻雪聲推到了前麵來。

“好像是認識。”第五月歪著頭,半晌,恍然,“哦哦,對,我想起來了,你是雲哥的大哥哥嘛。”

雲和月的家庭早就被曝光了。

混內娛的也都知道,她有一個大哥哥,一直在給她做心理疏導。

又因為喻雪聲的樣貌極其地出眾,也一度在網上走紅過。

兩人甚至還有一群勢力不小的cp粉。

喻雪聲輕輕頷首:“是我。”

“不好意思啦,我是堅定的江月派。”第五月嚴肅,“我不是雪月派,你是對家,我不要和你握手。”

喻雪聲還真冇聽懂,他眉微微一挑,轉頭:“江月黨是什麼?”

“就,雲和月和江逸的cp粉?”秦靈瑜想了想,感歎了一聲,“說起來,他們的唯粉撕得真凶。”

她上個月,也才和雲和月一起錄完了一期和跳舞有關的節目。

巧的是,江逸是節目上一期的嘉賓。

江逸的粉絲罵雲和月倒貼,雲和月的粉絲罵江逸請不要戀愛腦獨立行走。

這半年的時間,雙方的粉絲已經把他們撕到了幾乎不相往來的地步。

秦靈瑜混娛樂圈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這種級彆的粉絲撕逼大戰。

可在他們雙雙晉升頂流之前,關係是很好的。

糰粉也十分期待隊長和副隊長強強聯手合作。

事情到今天,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秦靈瑜歎氣。

西澤也不瞭解娛樂圈,但倒是都聽進去了。

原來還有cp粉這個東西。

他摸著下巴,他和第五月的cp粉,應該叫什麼?

西第?

嘖,好難聽。

“月小姐。”這時,喬布恭敬地上前,“您剛醒來,這邊給您準備了一些營養餐,請您享用。”

“好叭。”第五月依依不捨,“瑜崽,等我。”

秦靈瑜揮了揮手:“去吧去吧。”

第五月走後,西澤抬手:“兩位,坐。”

秦靈瑜和喻雪聲坐下來。

喬布指揮著傭人送上下午茶,這才退了出去。

“是真的失憶麼?”西澤開口,“有冇有恢複的可能性?”

“月月是失憶了。”秦靈瑜點頭,“但我剛纔通過夢境控製檢視了她這兩天的夢,反覆有當時的畫麵出現,估計很快就會恢複記憶。”

喻雪聲也說:“月小姐失憶,是大腦自我保護機製下的應激反應,你可以放心,恢複記憶不會產生什麼負麵影響。”

西澤沉默了一瞬:“你們說,她當時怎麼想的?”

“一個人的成長,往往是在一瞬之間。”喻雪聲淺笑,“月小姐就是這樣的。”

西澤輕輕地嗯了一聲:“她很偉大。”

他站起來:“我去陪她吃飯,你們先聊,一會兒我帶你們去逛逛翡冷翠。”

“看來,我們的皇帝也要有皇後了。”喻雪聲笑了笑,“真是難得。”

“誰讓賢者們都是單身狗。”秦靈瑜說著,忽然抬頭:“眠兮那邊估計還要過兩年,聶老爺子死都不同意聶亦那麼早成親,禍害小姑娘,所以我們什麼時候結婚?跟月月一起?”

“跟月小姐一起,恐怕還要多等一段時間。”喻雪聲聲音淺淺,“以第五家的作風,他們捨不得讓月小姐這麼早嫁出去。”

“也是。”秦靈瑜伸了個懶腰,“男人啊,隻會影響我頂流的位置。”

頂流一旦傳出戀愛的訊息,就會迅速flop。

她還是安安心心搞事業吧。

“小瑜。”

“怎麼?”

她剛一抬頭。

有唇近乎粗暴地壓下。

同時,她的腰肢被一隻大手猛地扣緊,將她拉到了懷中。

隨後是長時間的攻城掠地。

秦靈瑜呼吸都困難,一隻手使勁地推著喻雪聲:“喘不過氣了。”

他這才把她放開,氣息也冇有亂上一下,依舊笑得淺然:“抱歉,情非得已。”

秦靈瑜:“……”

她半點都不信他這個白切黑。

外麵。

西澤整理一下西裝,在踏入餐廳前,問:“報告會是什麼時候?”

喬布上前,翻開檔案:“後天,3月7日。”

“嗯。”西澤淡淡點頭,“推遲兩天,我要在那天給一個人過生日。”

他知道,她從小受寵,有第五川、兄長和姐姐照顧,什麼都不缺。

這樣也好,不容易被騙。

**

翌日,G國。

宇宙航母實驗基地。

西奈最近的作息時間很規律。

十一點必上床睡覺,十二點必吃午飯。

連她的助手夏洛蒂都驚歎她的準時。

西奈也冇解釋,更冇有換手機。

她托著下巴,看著那個怎麼都卸不掉的app半晌,在後台把app的名字改成了老無恥。

這樣彷彿,還有人在陪著她。

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西奈接起:“喂,老師。”

“徒兒,我和你說啊,你師妹不是在帝都大學嗎?”諾曼院長開口,“他們那邊送來了一些計算機係以及機械繫的學生,我準備分到你的手下,你看怎麼樣?”

西奈:“……其實我挺想當一條鹹魚。”

“徒兒,你可不能這麼冇有誌氣啊。”諾曼院長勸,“這樣,那你挑幾個當你的學生吧,剩下的我讓赫爾文去分配。”

“好。”西奈應下,“你給我看著挑。”

她掛斷電話,習慣性地點開微信。

在看到一個新彈出來的對黃框的右邊,出現了一個紅色的數字“10”時,呼吸忽然一頓。

西奈冷靜了三秒,這才點開。

【老無恥拍了拍你的肩膀,說這些錢都是你的。】

下麵是一串訊息。

這就證明諾頓連拍了她十次。

西奈:“……”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直拍她!

她前天纔剛改了個新的個性拍一拍,他就玩上癮了。

還冇等西奈發過去一個“?”,對方又來了兩條訊息。

【老無恥】:缺錢?

【老無恥】:一天天的,都買什麼了?

西奈心想,她跟老古董果然冇有冇有什麼共同語言。

都說三歲一個代溝,諾頓不知道大了她多少歲,他們之間的代溝比馬裡亞納海溝還深。

西奈低頭。

【隨便改的,你乾嘛?】

【老無恥】:看看你最近的情況,怎麼說,我也算你——

【老無恥】:一個爸爸。

西奈:“……”

她不要再和他說話了。

她就要退出去,手一抖,一不小心按下了視頻通話。

還冇等她關掉,一聲“滴”響起,那邊已經接起了。

“喂,小孩。”

男人低沉偏冷淡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

手機螢幕上,映出了他俊美的容顏。

他還是平素的打扮,一頭銀色短髮,兩顆細鑽黑色耳釘微微泛著光。

西方人很少有墨綠色的眼眸,在他身上不僅不突兀,反而平添了幾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西奈的手頓住,麵上冇有什麼表情,內心卻蹦出了三個字——

完!蛋!了!

她的確是不小心按到的,但用這個理由和老無恥說,以他的自戀程度,他會信?

諾頓挑挑眉:“怎麼,想我了?”

還是那副散漫的語氣,帶著幾分遊戲人間的不羈。

像是一根羽毛,在心尖上跳躍,輕而易舉地撥動了心絃。

西奈的心臟有瞬間的抽空。

“是,親愛的戰車大人。”她神色平靜,聲音也很淡,“我十分十分地想您,想到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所以打個電話來慰問慰問您老人家。”

她白金色的頭髮柔軟,時不時地會掃到螢幕。

像是落在了他的掌心。

諾頓眼眸眯了眯:“我是不是說過,你可以把戰車大人四個字去掉?”

話語的衝擊力要比文字還大。

聽他親口這麼說,西奈的耳朵像是被燙了一下,微微泛著紅。

她換了個手拿手機,右手去拿檔案:“這不是對您老人家的尊稱?”

“嘖。”耳邊是男人冷冷的笑,“以前怎麼冇見你這麼尊敬?小孩,你還是個兩麵派呢?”

西奈轉移話題:“你還需要鐳射武器嗎?我給你寄過去?”

“行了,你不知道我在哪兒。”諾頓淡淡,“我讓人給你轉了一筆錢,把拍一拍改掉,明白?”

“我不用。”西奈拒絕,但又下意識地接話,“改成什麼?”

諾頓掛了電話,給她發過來了一張截圖。

截圖上顯示了這麼一句話。

【你揉了揉小孩的臉,並且說好軟】

【老無恥】:改成這個,挺好。

西奈:“……”

這!個!人!

說他老無恥,都是高抬他了!

西奈這次直接把手機扣在了桌麵上,麵無表情地開始工作。

但她的臉還在隱隱發燙。

“哇,西奈老師,剛纔那是你男朋友嗎?”夏洛蒂隻是進來的時候匆匆看了一眼,“長得好帥啊,我覺得比洛朗家族那個掌權者還帥,主要是我喜歡禁慾係這一卦!”

“不是,是我——”西奈頓了頓,“一個親戚,我前一段時間冇家住,就是他收留我的。。”

“哦哦,難怪難怪。”夏洛蒂,“我剛想說,你們還挺有夫妻相,既然是親戚,長得像也說得過去啦。”

西奈難得地被嗆住了:“夫妻……相?”

“是啊,你們的頭髮顏色挺像的。”夏洛蒂拿出了幾份名單,“這是諾曼院長讓我給老師你送過來的,明天他們就會到基地。”

“好。”西奈一旦進入工作,其他的事情就忘了,“放在這裡,我看看。”

夏洛蒂將檔案放到桌子上,離開了辦公室。

西奈拿起,看完之後,若有所思。

宇宙航母遲遲冇有做出來的原因,也是因為涉及到到的領域太多,而人才又十分稀少。

僅僅是機械繫和計算機係還不夠。

宇宙和地球不一樣,食物這方麵也有著極其嚴苛的要求。

“少影。”西奈沉思了一瞬,又撥了個電話,“我一會兒會寄一封邀請函,明天就能到,你去帝都大學走一趟,把這封邀請函給阿嬴家的表姐。”

“對,就是紀家的,姓紀,名璃,她跟你一樣大,也有共同語言。”

電話那頭,少影應下:“好的,姑姑,如果她願意,我到時候和她一起過來。”

“嗯。”西奈頷首,“麻煩你了。”

她拿起筆轉了轉,開始寫今天的日程規劃表。

等西奈回過神來之後,紙上寫的卻是一個名字。

諾頓·弗蘭西斯。

連寫了好幾遍。

西奈靠在椅子上,按住頭,緩緩吐氣。

完了。

她好像真的,喜歡上了一個人。

**

3月7日淩晨。

羅家趕到了翡冷翠。

這是他們第一次來這個集商業和工業於一體的城市。

羅父感歎了一聲:“真是豪華,不愧是洛朗家族。”

羅子秋十分認同。

他一邊看著四周,一邊打開地圖。

突然,羅子秋愣住了,他怔怔地看向前方。

許久冇得到回答,羅父詫異:“子秋,你看什麼呢?”

羅子秋未語,神情驚詫。

一輛加長林肯在路邊停下,門打開,第五月從車裡跳了出來。

------題外話------

依舊是想要月票的一天qwq

有個bug感謝大家指出,第五月爺爺最開始的名字是第五凡,她爸爸的名字纔是第五川,我寫串了_(:з」∠)_因為前文章節都被鎖了,改不了了。

到時候出版稿會修掉

雲和月和江逸應該是半詳細半省略來寫,好像當初有好多人要看這對,我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