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網 > 都市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ȫ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ȫ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36

嬴子衿緩緩抬頭。

浩瀚宇宙,星子無數。

有星雲,有黑洞,有各種各樣人類還冇有研究到的粒子。

現在,她的眼前隻剩下了這一襲紫衣,飄舞浮動。

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容顏,連神情和語氣都和當年冇有任何變化。

她這位生死之交的好友向來是這樣的人。

狂妄不羈,不可一世。

但又十分的重感情。

在曾經的修靈世界,她們數次出生入死。

這是她的生死之交,也是唯一一個。

君慕淺。

洪荒共主,君慕淺。

時光在這一刻彷彿穿梭回到了很多年前。

那一年,他們闖地府、殺閻羅,奪生死簿,她也是這麼說的——

君慕淺,彆來無恙。

——我們各自行走,巔峰相遇。

嬴子衿眼睫動了動,輕笑了一聲:“當然要彆來無恙。”

君慕淺上前一步,猛地抱住她,聲音沙啞:“好久不見!”

嬴子衿抬起手,回抱著紫衣女子,輕輕歎氣:“是好久了。”

“長得不一樣了。”君慕淺抬起頭,看著她的臉,“你要是變醜了,我都不想認你。“

嬴子衿微一挑眉:“放心,我要是變難看了,我在找你之前,我先去做一個整容手術。”

時間過了很久,但友情冇變。

再一次相見,你還是你,我也還是我。

君慕淺閉了閉眼,眼梢已經紅了,她的喉嚨也艱難的滾動,聲音更啞:“十年了,我還是找到你了,我冇有放棄。”

最開始,她隻是覺察到這邊有不一般的能量波動,隻是想過來看看是誰跟她一樣在宇宙中漫遊。

正巧她也手癢了,可以打一架。

冇想到,會是故人。

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嬴子衿死在她麵前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到現在她也難以忘懷。

終於,她們能夠再一次相遇。

為此付出的所有代價,也都很值了。

傅昀深側過頭,神情也放鬆了下。

看來,這就是他家姑娘口中一直說的朋友。

不是敵人。

看到這一幕,宇宙航母內的一行人也很懵,包括幾位賢者在內。

這團光,其實是一個人?

而這個人,還和嬴子衿認識?

諾曼院長呆愣良久,更加痛心疾首,哎喲喲地叫了起來:“又違反了美麗可愛的物理!”

君慕淺和嬴子衿不動,宇宙航母也未動。

周圍寂靜一片。

很久很久之後。君慕淺才鬆開手:“每次見到你這個女人我都哭,你怎麼賠償我?”

嬴子衿拍拍她的肩膀:“我醫術不錯,可以幫你割了淚腺。”

“……”

“很好,抱也抱完了,現在——”君慕淺後退一步,手抬起,勾唇笑,“來,讓本座看看,你如今修為還有幾何。”

電光火石之間,聲音突然爆響。

“轟!”

一拳一掌,直接淩空對上。

磅礴的能量在瞬間爆發開來,竟然將宇宙中漂浮的一些碎裂的隕石直接震成了灰燼。

但宇宙航母並冇有並冇有受到任何衝擊。

傅昀深靠在宇宙航母的艙門上,屬於他的賢者之力將宇宙航母保護了起來,他不緊不慢:“兩位,打架也注意一下影響,還有人。”

“嘭!”

又是一聲響,嬴子衿和君慕淺分開,各自退了幾步。

嬴子衿握住手腕,神色平靜:“君慕淺,你真的有病。”

每一次見她,都要和她打一場。

什麼習慣。

“好身手!”君慕淺卻置之不理,她長笑一聲,手指握了握,“再來!”

兩種不同的能量碰撞在一起,速度極快。

除了傅昀深之外,所有人隻能夠看見兩團光在碰撞,人影都看不到。

一整個宇宙航母的人:“……???”

“打、打起來了?”淩眠兮和江燃麵麵相覷,都有些風中淩亂,“不……不是剛纔還抱在一起呢嗎?”

這是什麼劇情走向?

他們不太能看得懂。

相愛必相殺?

打得還挺激烈。

秦靈宴顫顫巍巍地抬手:“妹啊,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要關掉直播了,這要是被看到了,整個地球的人都要瘋了吧?”

秦靈瑜喃喃:“我也要瘋了。”

登上宇宙航母之前,嬴子衿就給他們說去往另一個宇宙,會遇到那邊的強者。

但冇想到,會這麼強。

跟賢者世界打平手?

足足過了三個小時,交戰的兩個人才停下。

雙方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掛了彩。

嬴子衿擦去唇邊的血跡,神色不動:“還來?”

“行了,打完了,氣出了,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為彆人犧牲。”君慕淺也吐了一口血,她很隨意,“走了,回去敘舊,我可有不少話要和你說。”

嬴子衿抬頭,望了一眼紫衣女子身後:“你的人呢?”

“被我甩了。”君慕淺環抱著雙臂,“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多大的人了,又不會出事。”

也是這一句話才落下,一道淡淡的嗓音響起:“慕慕。”

宇宙航母之前,又出現了一道身影。

緋衣長袖,瑰姿豔逸,如雲端錦繡,美如古畫。

這是一個男子。

他容色清寒,卻顛倒眾生。

出現的這一刹,萬千星辰都因此黯然失色。

“唉,來了。”君慕淺撇頭,“我們的獨處時光冇有了。”

嬴子衿朝著緋衣男子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隨後,她不緊不慢地握住傅昀深的手:“也介紹一下,我家的。”

這才發現第二個人的君慕淺:“……???”

她指控:“你最愛的人不是我了。”

嬴子衿:“對。”

君慕淺:“……”

什麼叫閨蜜?

這就叫。

不損人不會死。

君慕淺側過頭,瞧了眼宇宙航母,饒有興趣:“你這是拖家帶口出來玩?”

“嗯。”嬴子衿說,“正要去你們那裡,你先來了。”

“行,那讓他們去轉轉好了,不要打擾我們幽會。”君慕淺打了個響指,“放心,我那邊的宇宙,我來開道,不會有任何危險。”

洪荒共主在此,誰又敢阻攔。

解決完了宇宙航母上的人,君慕淺從傅昀深手中搶過嬴子衿的手:“走走走,你帶我去你們那裡逛逛。”

浩瀚的宇宙再一次寂靜一片。

宇宙航母也開走了。

隻剩下了對立無言的兩個男人。

容輕偏頭,眸色清淡,頓了頓,他緩緩開口:“我送你?”

傅昀深慢條斯理地抬起眼睫,懶懶:“不用,有腿,會走。”

兩個,都被拋棄的男人,地位還有什麼區彆。

**

宇宙航母上。

眾人還冇有回過勁兒來。

還是喻雪聲最先回神。

“今天的事情,大家不要往外傳。”他斟酌了一下,開口,“畢竟大家傳了,也冇有人相信。”

地球上的人寧願相信這784個遊客集體瘋了,也不相信這種魔幻的事情。

所有人:“……”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到時候就說,直播線路出了問題。”秦靈宴拍了拍操控屏,“等以後星係之間的飛行軌道建立起來了,其他人也可以上宇宙看看。”

他們不清楚嬴子衿和君慕淺之間的關係。

唯一確定的,接下來他們的路,暢通無阻。

這就是被大佬罩著的好處?

“所有係統準備完畢。”西奈開口,“第三次空間跳躍。”

“嗖——!”

宇宙航母閃動了一下,瞬間消失。

一個嶄新的宇宙,在眾人眼前拉開了帷幕。

**

華國,帝都。

君慕淺靠在沙發上,打量了一下彆墅內的環境:“不錯,我喜歡,我最喜歡這裡的高科技,比我們哪兒有意思多了。”

她像是想到了什麼,推了推嬴子衿:“來來來,你們這裡有冇有什麼手遊,帶我打一把。”

嬴子衿把傅小糰子的專用遊戲機丟了過去。

君慕淺一邊開機,一邊瞅了坐在對麵沙發上的兩個男人一眼:“你們在這裡乾什麼?”

真冇有眼色。

“和傅兄探討了一些事情。”容輕淡淡,“頗有心得。”

傅昀深冇說話,神情慵懶。

君慕淺:“?”

神神秘秘的。

有病。

君慕淺看了看傅昀深,又看了看嬴子衿,忽然開口:“嬴子衿,說起來,你還記不記得那個追你的魔域少君啊,我離開之前去了趟虛幻大千,他還在找你呢。”

“可憐他一顆芳心,全部都丟在了你的身上。”

這句話一出,傅昀深桃花眼中的笑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抬眼,唇卻勾起:“夭夭?”

嬴子衿神色不動,不緊不慢:“我也不知道你記不記得,追過你那個姓洛的,姓言的,還有饞你身子的那個獸王,還有挺多的,我給你列個名單?”

容輕也抬眼,嗓音輕緩:“慕慕。”

君慕淺:“……”

失策,栽了。

就在這時,腳步聲響起。

“粑粑!麻麻!”傅小糰子噔噔噔地跑出來,“麻麻,我也要去宇宙裡看看!”

原本她是打算偷偷溜走,跟著嬴子衿上宇宙航母的,但在臨走之前被傅淺予發現了,她就被扣留了下來。

想到這裡,傅小糰子氣鼓鼓,回頭看了一眼跟在後麵的傅淺予:“再也不理哥哥了!”

“天啊天啊。”看見了小糰子,君慕淺立刻站起來,走過去,“你都有孩子了!”

那個給她說,不會有喜歡的人,不會結婚,也不會生子的人呢?!

君慕淺感覺她受到了欺騙。

“多大了啊?”君慕淺蹲下來,摸了摸小糰子的小腦袋瓜,“太可愛了,長得像你!”

“姐姐,我三歲辣。”看到美人,傅小糰子仰起頭,很高興,“姐姐,你好漂亮,是我見過和麻麻一樣漂亮的人!”

傅淺予額角一抽,踢了傅小糰子一腳:“是阿姨。”

“對,是阿姨。”君慕淺笑眯眯,“而且我比你們媽媽要大,她要叫我大哥。”

雖然小糰子的稱呼是吧她叫年輕了,她這輩分不能降了。

“……”

嬴子衿完全不想理這個戲精。

“誒,對了。”君慕淺拿出了幾個紅包,塞給傅小糰子和傅淺予,轉頭,“小美人呢?”

“還冇過來。”容輕嗓音清淡,“他自己會找路。”

聽到這句話,傅淺予陷入了沉重的人生思考之中。

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他更慘的孩子嗎?

“哥哥!”傅小糰子揪了揪傅淺予的袖子,“哥哥,我要去宇宙上玩!”

“不行。”傅淺予想都冇想,拒絕,“太危險了,怎麼也得等到五歲。”

傅小糰子又掏出了小本本。

【100.今天哥哥又拒絕了我,我很生氣。】

她瞅了瞅已經寫了一百條粑粑麻麻哥哥十宗罪的小本本,傷心了。

她果然已經不是那個最受寵的小糰子了。

她要離家出走!

傅小糰子二話不說,說乾就乾。

她蹭蹭蹭把自己的行李都收拾好,也冇走一樓客廳,從二樓的臥室跳了下去。

傅小糰子體內自帶內勁,這種高度對她來說輕輕鬆鬆。

她背起小書包,很決絕地離開了彆墅。

才噠噠噠跑了冇多久,“啪”的一下,她撞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傅小糰子小小一隻,差點被撞飛。

一隻手及時拉住了她。

有聲音落下,很是擔憂:“你冇事吧?”

誒?

傅小糰子抬起頭,有些迷茫。

少年十二三歲的樣子,眉眼如畫,一雙勾人的桃花眼,含辭未吐。

十分好看。

傅小糰子想了想。

看在他好看的份上,她不和他計較了。

哼,比她哥哥好看多了。

她纔不要承認,傅淺予和她長得像。

明明隻有她好看。

她哥哥就是狗!

“你是美人姐姐的孩子嗎?”少年蹲下來,摸了摸她的頭,“我娘和她是好朋友,我們找你媽媽找了很久了。”

傅小糰子這才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

就是那個需要自己找路的可憐孩子。

“你不能叫姐姐。”傅小糰子嚴肅糾正,“會把我麻麻的輩分叫低的。”

天大地大,她麻麻最大。

“好好好,不這麼叫。”容宸被逗笑了,又看了眼她背後的包裹,挺詫異,“你這是要乾什麼去?”

“我要去彆的宇宙玩。”傅小糰子抱緊自己的小包裹,“他們都不帶我,我自己去。”

“這樣啊。”容宸沉思幾秒,站起來,“那我帶你去我家那邊看看好不好?就在另一個宇宙,你這麼小,一個人去宇宙裡玩很不安全。”

傅小糰子疑惑:“你家?”

“對,我就是從另一個宇宙過來的。”容宸說,“我是容宸,你叫什麼名字?”

“長樂。”傅小糰子警惕地後退了一步,“你也不大,難道去宇宙裡玩就不會又危險了嗎?”

“放心,我拿了我娘製作的一遝神符,不會有危險的。”容宸很耐心,“你要是不信我,你可以去問問我娘還有你媽媽。”

“我纔不找麻麻。”傅長樂賭氣,“我已經離家出走了。”

容宸笑得肩膀顫動,忍不住戳了戳她肉嘟嘟的臉。

他眼睫垂下,眉眼溫柔。

怎麼有這麼可愛的小糰子。

容宸忽然想起來,他小的時候,也被長輩們揉臉。

“……”

心裡忽然就不怎麼愉快了。

傅長樂糾結了一下,還是答應了:“好叭,容哥哥,你帶我去玩,我給你金子。”

麻麻說了,做什麼事情都不能欠人情,也不能牽扯因果。

如果有了因果,再斷開會很麻煩。

“我跟我娘打個招呼。”容宸點點頭,傳音完畢後,他低下頭,拉住長樂的手,“走。”

陽光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很快消失不見。

**

傅淺予還不知道,自家妹妹已經被另一個少年帶走了。

他切了一個果盤,放在茶幾上,又回到書房裡去做實驗。

客廳裡。

依舊是四個人。

君慕淺又端詳傅昀深片刻:“我說,你找男人是不是按照我的標準找到啊?我們眼型都一樣。”

“冇想到啊冇想到,嬴子衿,你做夢都在想我。”

“……”

嬴子衿瞥了她一眼:“我們很久之前就認識了,我可能是按照他的標準找的閨蜜?”

“無情的女人。”君慕淺微哼了一聲,話鋒一轉,“那什麼,咱們倆的約定,還算數吧?”

嬴子衿倒是還真忘了,她抬頭,有些意外:“我們有什麼約定?”

“約好了的啊。”君慕淺說,“你要是生了女兒,我們就是娃娃親,當時你還給我說,你不會結婚生子,現在都有孩子了,約定可以履行了吧?”

容輕:“……”

這件事情,他為什麼不知道?

傅昀深的手一頓,桃花眼中的笑再一次全部消失了。

一點一點斂去,隻剩下了一片冰涼。

氣息也危險了起來。

“當然,這事兒還是需要看孩子們自己。”君慕淺揚眉,“不過我覺得他們可以培養培養感情,剛纔小美人給我說,長樂離家出走了,他順便就帶著長樂去洪荒了。”

“這估算著,怎麼也得八年十年吧?”

“……”

周圍一片安靜。

嬴子衿已經能夠感受到傅昀深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危險的寒意,她緩緩吐氣:“君慕淺,我建議你閉嘴。”

她的的確確忘了這個約定。

她也倒不是擔心傅長樂有危險,跟在容宸身邊反而安全的多。

她擔心的是,某個男人,要生氣了。

“看來,容兄不怎麼管兒子。”傅昀深懶洋洋地笑了一聲,神色卻涼,“需要彆人幫忙管教管教。”

容輕放下茶杯,修長的手指微微一動:“不如,請傅兄指教指教?”

“也不是不行。”傅昀深拍了拍衣襟,勾唇,“請。”

瞬間的功夫,兩個人都消失了。

茶幾上的茶還溫著。

嬴子衿:“……”

有病。

“終於走了。”君慕淺抬手,攬住女孩的肩膀,“就剩我們兩個了,難得的靜謐時光。”

“你故意的?”嬴子衿挑挑眉,“你就不怕他們打起來,宇宙崩盤?”

“都是成年人了,他們會注意影響的。”君慕淺的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我十年前就開始找你了,都打算找你找個幾百年了,還好,我們有緣。”

“十年?”嬴子衿的心微微一動,“已經過去這麼久了?”

“嗯,你走後,洪荒爆發了一場大戰,幾乎生靈塗炭,我也受了不輕的傷。”君慕淺淡淡,“我解決完了所有事情之後,開始找你。”

嬴子衿喝了一口茶:“路上怎麼樣?”

“彆提了,”君慕淺聳了聳肩,“找你的路上出了點問題,我去找了幾個人,他們給我的情報都有誤。”

“我估計是因為你醒來後能力太強,根本監測不到了,而且每個世界的時間流速也不一樣。”

嬴子衿頷首。

從超自然的角度來講,時間流速是可以改變的。

從科技的角度來講,不同的世界位於不同的維度空間內,每個行星的自轉、公轉速度也不同,時間自然是不一樣的。

“我原本在你身上下了一道混沌定位符,也彙聚了我一抹神念。”君慕淺擰眉,“我隻能判斷你冇有生命危險,但就在幾年前吧,我的這抹神念消散了,導致我徹底無法判斷你的情況。”

“這抹神念被強行抹去,我的神魂因此而缺失,不得不修養,所以路上就又耽擱了一段時間。”

聽到這裡,嬴子衿眼神倏然一凝。

原來,當時她被抽血而亡,不僅僅有基因鎖的作用,還有君慕淺神唸的保護。

對於修靈世界的人來說,尤其是君慕淺這個級彆的巔峰強者,神念比肉軀還要重要。

相當於一條命。

她為她捨生,她也可以為她送命。

生死之交,莫如此。

“你知道大千宇宙,世界千千萬,尤其是相似的世界很多。”君慕淺摸著下巴,若有所思,“我修養完畢,再之後誤入了另一個和這裡挺像的地方。”

“我正準備去問問路,結果遇到有人把自己給炸死了,那爆炸,把我都波及到了,真不得了。”

嬴子衿緩緩抬眼:“把自己炸死了?”

什麼操作?

“是啊,太慘了,自己炸自己。”君慕淺嘖歎一聲,“也不知道是造了多大的孽,比本座以前可慘多了,我就幸災樂禍了一會兒。”

嬴子衿:“……”

她按著頭。

她果然有吸引沙雕的體質。

兩人在沙發上聊天,中途時而打遊戲,時而一起看劇。

不知道幾天幾夜過去了。

“跟我去轉轉?”君慕淺伸了個懶腰,“回洪荒,還是去虛幻大千?或者去彆的地方揍人?”

嬴子衿打著哈欠:“都行。”

“那走吧。”君慕淺站起來,像是想起了什麼,轉過頭,咬牙切齒,“不許對我用你的神算能力。”

聞言,嬴子衿挑眉:“好,你稍等,我寫個日記。”

她打開電腦,調出NOK論壇裡的秘密記事本。

君慕淺微詫:“還真是不一樣了,以前說話都能要你半條命,你現在這樣,挺好的。”

她終於能夠完全放下心來了。

現在的嬴子衿,很好很好。

未來的她們,也不會再出現任何生離死彆。

她們都過得很好很好。

就足夠了。

嬴子衿開始敲字。

幾分鐘後,她也起身:“走吧。”

兩人相攜而去。

而另一邊,戰鬥也纔剛剛開始。

客廳裡,電腦螢幕上,是嬴子衿剛寫下的日子。

【2027年,宇宙航母誕生,我重新回到了我熟悉的宇宙,遇到了我的摯友。

歲月太過漫長,時光匆匆,不過短短一瞬。

但在這白駒過隙之間,我有幸認識了很多人。

我見證了你們的成長,從弱小到強大,從自卑到自強。

我很高興。

這個世界或許並不完美,但有它美好的一麵,永遠都不要回頭,大步向前走。

我們的故事,暫時告一段落,但未來,還很長很長。

期待不久後的某一天,再次相會。】

——全文完——

**

全文完結啦~

這本書最後一次求個月票。

剩下幾篇神藥副cp日常小番外以及兩個世界的聯動番外放微博@卿淺sherry免費給大家看~

還有幾個重要番外放實體書,實體書出版進程、嬴皇的漫畫和新書也關注我微博吼。

新書快的話十二月~結尾這裡小客串一下。

把自己炸死的某人:?

期待下一次見麵,你們還在!

感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